唐山开平劳教所恶警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

开平劳教所恶警丁小光恶行

开平劳教所恶警丁小光,在大法弟子李治民告诉打饭的一个人念法轮大法好时,被丁小光听到后,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打得顺着嘴直流血。

开平劳教所恶警闫红丽恶行

大法弟子张风兰,08年12月的一天正在床上坐着发正念,恶警闫红丽拿着电棍大打出手,把张风兰的棉被抢走,把她用手铐铐在阴冷不见太阳的屋子里,且把南北窗户都打开冻张风兰一天一宿,当时冻得张风兰直哆嗦,而且还吐了血,直到现在还在哆嗦。

大法弟子白风玉(有严重心脏病),有一次想去厕所大便,闫红丽不让,拿着电棍电白风玉一个多小时,直至白风玉昏迷。

开平劳教所恶警陆海存恶行

男恶警陆海存,强迫大法弟子报数,如果不报就大打出手,三九天在外面冻着,冻得大法弟子都站不住了。

一次,他把女狱警哄出去后打大法弟子李治民的嘴巴子,打完后还邪恶的说:“我打你谁看见了,没有人给你作证。”

还有一次大法弟子刘小军在绝食中,恶警陆海存掐着刘小军的两腮,刘小军说了他一句“流氓”,陆海存就左右开弓打了刘小军十多个嘴巴子,一旁的女恶警王文平又接着打了刘小军二十多个嘴巴子。

开平劳教所恶警王玉芬恶行

恶警王玉芬一个嘴巴把正绝食的女大法弟子郑宝华的嘴角打的直流血,然后就粗暴的插管子灌食。

开平劳教所恶警王文平、王艳、夏娟恶行

老年大法弟子吴淑贤由于发正念被恶警王文平、王艳、夏娟三个打她一个人,把耳朵给打聋了,到现在胳膊都抬不起来。打完了王文平把吴淑贤领到医院去,跟那里的恶警院长王红丽一边做着假动作一边说:“我没打她,是她打我了,我都没碰着她,她就说我打她。”恶警院长听完假汇报后,她又左右开弓打了吴淑贤四个嘴巴子。

开平劳教所恶警总是以不遵守所规所纪为由,超期关押大法弟子。恶警们还以大法弟子不报号为由,不让大法弟子打饭,把每个班的大法弟子隔离迫害。现在开平劳教所什么样的病人都敢收,男队还有艾滋病的也敢收,女队有长疥疮的也收,其实那些都是传染病。

在开平劳教所关押的大法弟子郑宝华、刘小军绝食一个月,被灌食后出现头昏、头痛、手脚麻木、心跳加速,肚子、胃、小腹经常疼痛、抽搐、出虚汗等症状,和以往绝食灌食后出现的症状不一样,怀疑一定是恶警在食物中下了药,请速查要人(现在这两位同修依然被隔离,而且强制给郑宝华输液)。

大法弟子杨淼(高血压170~190),因为炼功就挨电、挨绑、挨冻,现在还在不分白天黑夜的铐着,在二楼单独关押。

大法弟子刘瑞兰,家中有二岁的孩子,她丈夫得了恶性脑瘤,家属把所有的材料都邮来了,恶警现在还不放人,孩子无人照看,寄托在亲戚家,请同修营救,

2009年2月23日,被非法关押于开平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刘书荣、杨淼、刘小君、侯芳、白凤玉、郑宝华在所内炼功,恶警将她们铐在床上。2月27日放下来,大法弟子28日继续炼功,当日恶警又施铐刑。恶警掀起床板,铐上大法弟子,她们蹲不下、站不起,不分昼夜。3月5日放下来,大法弟子依然坚持,3月9日恶警继续迫害大法弟子,连续10天不分昼夜的铐着。3月24日,白玉凤要上厕所,厕所明明没人,值班犯人胡徐燕就是不让去,白用力敲门,恶警闫洪丽用电棍直击其头部。此时白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已经血压高,心脏严重不适,此后刘小君、侯芳、白凤玉、郑宝华绝食抗议,多日遭强行灌食,经常听见惨叫声。

女队恶警陆海存(队长,男)、王艳华、闫红丽、王文平、王颖、丁小光、刘丽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