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虚弱的邪党折腾“敏感”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我是河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教师。6月3日夜里大约11点,我在家里正准备休息,突然接到部门领导郝立宁电话,叫我明天(6月4日)把教案带齐,教务处要检查,并问我此刻在不在家。郝立宁得知我在家的回答后即挂了电话。几分钟后,学院保卫处副处长胡占稳电话告诉我,说他就在我楼下,让我下来,有紧急情况对我说。他所说的楼下是我去年曾经的住址,今年我已经搬了家,他不知道。我感觉到他的身边还有别人,感到一股恐怖的气氛,我没有去见他,就挂了电话,并关了机。

单位另一同事任立军知道我家。又过了一会儿,任立军突然敲击我家的门。我不知道他背后究竟是谁,没有开门。最后我看到了我学校的几个人,郝立宁、学生处处长冯子庆、学院书记赵建彬,及最近新到我们学校上任的副书记马云山(音,名字尚未确定),他们在外面折腾了好一阵子,最后任立军再三敲门,我打开门。

原来他们怕我去北京。这真可笑,邪党怕什么人去北京怕成这样,邪党的神经已经到了极端脆弱的地步。即使这样,仍然念念不忘迫害法轮功,造谣诬蔑,蒙蔽众生。我要把这件事当成讲清真相、挽救众生的机会,启发众生的善念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