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六位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2009年6月1日早不到7点钟,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法院周围在200米内用绳子围上,封锁路口,警察密集,便衣远近都是,名义是公开开庭,实际上是怎样呢?每个被迫害的家属只给两张入场券,法庭内坐的都是公检法,省、市长、区书记李红等官员,世人根本接近不了会场,室内台前没有话筒,没有音箱,会场内后面都听不清庭审和辩护声音,只有两架法院的摄像机。

上午8点钟30分,金山屯伪法院非法开庭,六位北京正义律师为三位被迫害大法弟子包永胜、张培训、栗崇富作无罪辩护。

检察院安排申相福作诉讼人对三位大法弟子包永胜、张培训、栗崇富捏造事实,非法作犯罪指控,被正义律师驳倒。申相福表现非常尴尬,一会和这个窃窃私语,一会和这个窃窃私语,律师指控申相福扰乱会场,干扰律师发言,申相福经常用手攥矿水瓶子,咔咔在作响,坐立不安,经常上厕所,丑态百出。

在一天的开庭中律师们正气凛然的阐述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无罪。律师说:如果今天不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良群体,明天就会迫害其他群体,这样我们中华民族还有希望吗?法轮功被迫害这么多年,他们讲他们被迫害真相也是正当的,不是犯罪,至于传《九评共产党》,民众有权利指出共产党的不好及犯罪行为,公民有言论自由,有对共产党的监督的权利,共产党的不好不对,公民就可以说,你不改是你的问题,公民是有权利说话的。

包永胜承认张培训曾向他借了3千元钱,但张培训没说清借钱用途,借钱是无罪的。包永胜被绑架后,刑警队陶绪伟,孙立龙,还有奋斗派出所王学刚等恶警严刑逼供。12月份天气严寒,晚7点钟将包永胜绑架到外面,穿单衣服往身上浇凉水,还往他身上挂冻成冰的矿泉水瓶子,还用小白龙抽打。这样折磨他到第二天四点钟,长达九个小时,头被陶绪伟、孙立龙打的两个月不清醒。但考虑到他们都有妻儿老小,不打算起诉他们,给他们改过的机会。当时有好多公检法的人被感动的眼圈都湿润了。大法弟子的善心、慈悲之心是真心的,不是装出来的。

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培训在法庭上,法院交给他的证词,有很多都是他不知道的,都是他不承认的,与他无关的,纯属捏造。张培训指控公安局恶警对他酷刑折磨,将他打死过两次。公安恶警严重犯罪,诉讼人中的证词中,有在同一时间在两地审讯一个人的证词,律师严正指出这纯属捏造,还能把一个人分成两半审讯吗?

在中午时分,国际追查组织给法庭发来传真,把传真交给伊春市市长。国际追查组织指出,正在追查中国大陆法院司法系统给无罪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迫害的人员,无论多长时间,无论到天涯海角都要清算。

正义律师们强有力的辩护,申明大义,有理有据,说到感人之处,公检法人员之间对话说律师讲的真好,看起来我们这做的都是假的。

律师强有力的辩护,使在场的公检法人员及各级官员大多数都低下了头,法庭一直开到晚上6点半钟才结束,临结束时伪法官问律师:你们说此案应该怎样定?李和平律师说必须马上无条件放人,副审判长张海涛一锤敲响又说:等合议厅合议后听结果。

本应该三位大法弟子当场释放,可是又被公安带走了,审判台上,审判长和副审判长、陪审员、书记员全都在场,完全有权决定当场释放,为什么在指控人被全面否定的情况下,你们也都明白三位大法弟子没犯罪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放人呢?

最后希望各位在场的与此案有关的法警和官员都应该清醒了,千万别受任何外来干扰法律实施而干坏事,尽快释放法轮功学员张培训和包永胜、栗崇富,那时你和你们的家人都会因为你的善举而得福报,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