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带我正念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弟子,跟着师父走过了几年的正法历程,在这期间我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事情,表现的是一个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正行的经历和记载。

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我丈夫从外面回来对我说:听说派出所的人要找你。我说别管他。过了两天,我正在家做早饭,突然来了个骑摩托车的,车后带着一个人。我一看是当地派出所副所长和一个何姓警察。何姓警察一下车就和我丈夫打招呼,一起到房间里去了。过了一会儿,丈夫出来叫我过去一下,说有事找我谈。我一过去,那副所长就问我:“你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炼功可以祛病健身。”他听了脸色一变,拿起我家的电话往外打电话:“喂!你们那边怎么样?嗯,我们这边蛮顽固的。”我没理他,继续到厨房做饭。他们见我没理睬,就指挥我丈夫把我的大法书都拿出来。我丈夫是个常人,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警察,要紧不慢的拿出两本《明慧周刊》。何姓警察问我:“这资料是哪来的?”我说:“是我自己的。”他又问:“你自己又是哪来的?”我看了他一下,没有搭理他。他对我没法儿,又叫我丈夫把附近刚得法的一同修找来。这时我才想起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铲除黑手乱鬼!我们是主佛的弟子,我们是修大法的,谁也动不了我们。

发正念时,我全身感到阵阵热流,被能量包围着。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过了一会儿,这两警察什么也没说,骑着摩托车就走了。

正是师父说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两人晚上骑自行车出去发真相资料。我们相继走了几个村子后,所剩资料不多,我们就分头往回走。这时对面来了一辆电动三轮车,我就顺着公路边缘骑,与电动三轮车错位约两米宽。不知是怎么回事,三轮车还是将我的自行车撞了。这时,只听到“砰”的一声,我就被摔在水泥路面上。同修在后面十几米远都听到了,她感觉我不是在自行车上摔下来的,好象是从半空中摔下来的。同修急忙赶上来,看到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她连声说:“没事,没事。”我心里也想:没事没事。可就是四肢无力爬不起来。同修慢慢将我扶起,我们继续往前走,坚持把剩下的资料发完了才回家。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照镜子,头上连个包都没有,只是膝盖上青了一块。要是一个常人,不知会摔得怎么样了呢!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真的连皮都没有破,是师父在保护着我哩!

为跟上正法進程,我和同修开始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时跟周围熟人讲,他们有明白真相的都三退了。接着我就想回娘家劝弟妹们三退。娘家离我住的地方三十多里,我叫丈夫用摩托车送我。正准备出发时,邻居来叫丈夫去帮忙,结果丈夫去了两三个小时也没回来。我等急了,跑过去一看,他在桌上打麻将呢。当着外人面,我不好说他啥,心想今天是去不了了。下午四、五点钟,丈夫回家后说要去。因天色已晚,我犹豫了一会,转念一想,我是救人的,还讲什么早晚呢?于是就和丈夫出发了。到了娘家天已经黑了,可是真凑巧,这天远在武汉的大哥、我的姐夫和他在上海的儿子都回来了,真是大团聚,这好象是师父的安排,我跟他们一讲真相他们就退了。

修炼过程中,我对师尊的感激以及修炼中的体悟,在此无法一一尽述。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