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明慧记者刘文新台湾采访报导)当人一生中吃了无数的苦,受尽沧桑岁月的折磨,在心里就会不断涌现问号“什么是做人的意义?”人们不断追寻人生的目地与真谛时,问题还是很难从现有科学中找到答案,很多人转向信仰,试着从修炼中找出解答。

两个女人的故事

高精度图片
陈淑华(左)与八十一岁的母亲曾秋月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今年八十一岁的曾秋月与五十二岁的陈淑华是母女,她们红润的脸庞散发出慈悲祥和的气息,温和的语气娓娓道来如何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陈淑华在花样年华继承家族童装事业,将其经营得有声有色,业绩蒸蒸日上。她在家族里颇有一席之地,弟弟对她十分敬重。

淑华谈及自己与母亲的故事,她说:“母亲是一位传统的女性,自嫁入陈家后,面对婆媳间的问题,不管婆婆怎样无理欺压总是逆来顺受,数十年来一个人独自承受,常常在夜里暗自哭泣。”

“小时候看到奶奶只要一生气一跺脚,母亲就会紧张吓得发抖。曾看过一幕,挺着大肚子的母亲跪在奶奶面前,好言请求奶奶息怒。奶奶欺压母亲的嚣张行径随着孙子渐渐长大成人而有所收敛。我从小就见到母亲的处境,于是成年后选择待在家里,承继家族事业,守护着母亲。”

见到一线的曙光

母亲曾秋月说:“我一生吃了无数的苦,不断找寻心灵的慰藉与寄托,加入过很多修炼的法门。自从怀了第二胎就开始吃斋念佛,现今已长达五十余年,但是心中没有踏实感,总觉的每个法门都不纯,有的牵扯到钱,有的是夹杂名利,到后来皆灰心与失望。”

淑华与母亲亦有同感,她说:“那时就感到什么都不想要了。绝望之际,曾经一起修别的法门的朋友登门造访,分享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她炼功时间已达二年,觉得功法很好,也谨慎地评估过,觉得这么好的法门,应该介绍给我与母亲。”

听到那位朋友带来的这个消息,淑华表示“当时内心如同拨云见日的喜悦,对修炼失望已久的心,好比枯木逢春,见到一线的曙光。喜闻乐见这部大法,在场还有位远道而来的台中朋友,一块听到这样的讯息,就下定决心修炼。”

当天她们一同到书店找《转法轮》这本书,回想那天晚上下了一场滂沱大雨,她心想得正法,一定有干扰与阻碍,于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今晚一定要找到这本书。”而且她也担心那位台中朋友是七十几岁的人,今天若没有买到书,回去台中也不易找到书。于是她们就挨家挨户找遍基隆各大书店,终于找到一家书店,买齐了《转法轮》、《精進要旨》、《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三本书。

沐浴在法中的喜悦

因为家中有四位老年人,有些是不太识字的,淑华说:“他们就要求我念给大家听,当时我在念法时,就感到全身发热,能量通透全身。当时看完一遍《转法轮》,觉得这部法很高,书中提到关于修炼可达到祛病健身、如何提高心性的法理,以前接触的法门从未谈得这么深入透彻。”

“读《精進要旨》时,每看完一篇,都会感动的落泪,象《真修》这篇经文,师父担心弟子修炼走弯路,就适时发表经文,我心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师父!”淑华心想修炼法轮功,肯定是修对了,透过不断地学法,她越来越清楚修炼的意义。

周游列国弘法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严重污蔑和残酷的迫害,很多世人被中共谎言所蒙蔽,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就在世界各地讲清真相揭露中共迫害,并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淑华和母亲平日省吃节用,积攒下一些积蓄,参加去国外的弘法活动。台湾学员数十人成行,到英国、丹麦、瑞士、比利时、法国、荷兰、希腊、以色列、美国、墨西哥等十几个国家弘法讲真相。

淑华说,“出国弘法这段期间,大家为了减低开支费用,住很便宜的饭店,防空洞的旅店也住过。因为一趟行程约十几天,又去很多的国家,正逢冬季,欧洲的天气很冷,带着一些厚重的御寒衣物及干粮食物,所以行李很大且重,有些饭店很老旧,没有电梯,年轻人就帮着老年同修扛行李,大家相互帮忙。

“弘法的行程十分紧凑。待一个地方不超过两天又走了,所以厚重的行李也随我们的行程扛上扛下。我们也尽量省吃俭用,大部份时间都是吃干粮充饥,有时天气冷想买碗热汤面,询问价格时,一碗要价约十几欧元,觉得很心疼,大家的经费都是自己省吃俭用的积蓄,很吃紧,于是放弃想吃的念头,填饱肚子就行了。

“我们带了很多的真相资料,将学员分成好几批,由一个会讲英文的学员带路,分几个路线,每到一个地方都把真相资料分送完。我记得去以色列的时候,因为那里的种族很多,我手上拿了七、八种语言的法轮功简介,我认不得手上的简介是什么语种,就把简介摊开让当地的人挑选,我讲几句简单的英语。有一个人走到我的面前,询问还有没有其它的语种简介,因为我手上的资料不是他会的语种,我马上回头找学员,终于找到他要的语种的简介,那个人好高兴地向我们道谢离开。”

淑华继续补充说,“记得我们到墨西哥的国家,当地的天气非常的炎热,我们到人潮很多的地方,演示五套功法,人山人海围着看,等我们要炼静功的时候,因为阳光直射,地板被晒得发烫,我们准备的坐垫,是薄薄胶塑坐垫,大家静静坐在发烫的地面,直到炼完静功,当时也不觉得苦,只觉得有那么多的人渴望得到法,想了解真相,心中充满喜悦与充实。”

与老年同修一起用网路讲真相

淑华讲到用网路讲真相的历程,她说:“我本身是不懂电脑,在求学阶段根本还没有电脑这种东西,为了讲真相我开始上学员开的电脑课程,因为负责我们这区的学员,有其它的原因不能来,辅导员问我能不能来接这一块,当时我的反应是,我又不懂电脑,怎么来接网路技术员的项目?辅导员表示不懂没有关系,有人会教。我心想自己学东西很快,虽不懂电脑,既然是师父给我安排网路讲真相的路,凡事都要有人去做,于是我就一头扎进网路讲真相。”

“网路讲真相的形式,经常在变,需要有人来配合着做,就要去找人来。刚开始要推展一个项目,因为难度较高,所以需有一定的程度才能来学,后来学员研发出更简便的讲真相工具,操作步骤变得简单易学,若找以前那文化程度高的学员来做,他们一定会觉得很枯燥,灵机一动我想到了老年同修,虽不懂电脑,但只要敲几个键,就能做出来。有一、二个年长同修,操作后觉得没问题,于是他们起到了带头作用,又带了一些老年同修进来学,他们都做得很高兴,每天都会主动来开电脑,并且做很多事情,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喜得大法 格外珍惜

淑华有时想起母亲曾秋月信师信法的精神,觉得很令人动容,到国外弘法、曼哈顿讲真相,她从不缺席,年过八十的老人家,白发苍苍慈蔼的笑容,经常拿着“反迫害百万征签表”穿梭在人潮中。曾秋月的话不多,只讲几句简单的话“请签名,救人做好事”,很多人都会签。每周六去学法组,曾秋月身上不忘带着征签材料,路过的民众,连排队买早餐的人,曾秋月也一个一个去征签。

淑华说:“只要是对大法有益的,我母亲都会尽力尽心去做。她每周六自己从基隆搭公车到台北市国父纪念馆弘法讲真相,听到学员说可以用录音机,录真相稿,就可以通过电话播给中国人听,回来后她马上就去买录音机,要我帮着录音。但是母亲试了几次,对方不听就挂掉电话,于是母亲还是觉得,要自己亲自去讲,其实她不太会讲普通话,讲出的话是很不标准的台湾国语。我听起来心想,这能行吗?”

“母亲觉得救人的事很急,她的心态很纯净。当时我也因为担心母亲讲不好,心里会有压力,就去找了福建省的电话,请母亲每打一通,就从号码的末码加一码,于是她打了很多福建省的电话。有一天我路过母亲的房门,就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非常柔美、和善的语气在讲真相,听起来令人非常舒服,我压根都没想到那个声音,竟是从我八十岁的老母亲口中讲出的。”

淑华笑着说,“对方与母亲交谈后,觉得很好听,想与我母亲做朋友,当得知母亲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都觉得不相信,感觉母亲的声音像是十八岁的姑娘。”

淑华回忆起刚得法时,她说:“我妈和我一起走入修炼,她也知道人生苦,她更格外珍惜大法,我看她每天一有空,就拿起大法经书在读,对大法有益的事,师父说什么她就去做什么,她只要能做就会去做。而奶奶因为我们不断地善心与她交谈,长年母亲对奶奶的孝顺与侍奉,渐渐地奶奶也感受到母亲的善心,对母亲的态度越来越友善,慢慢也会关心母亲,到奶奶临终前一刻,化解了婆媳一生中的冤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