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

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仍在野蛮迫害被劫持在那里的大法弟子。劳教所恶人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强迫她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劳教所还对大法弟子进行野蛮的奴役。

一、暴力洗脑

凡是进过王村女子劳教所的人都知道,一进劳教所首先遇到的是:恶人千方百计对大法弟子进行的“转化”迫害。方法有:“学习”诽谤大法的所谓“文件”、看诽谤大法的光盘、写所谓的“学习心得”、写“保证书”、大会揭批、坐小凳、罚站、挂吊铐、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饭、不让大小便、吃不明药物等。一开始由邪悟者做帮教,进而就是吸毒犯当帮教,俩帮一。帮教为了减刑,不择手段对付法轮功修炼者,例如:

1、昌邑大法弟子于丽丽、陈振波被蒙头吊起七昼夜不“转化”,其恶警气急败坏,指使徐惠惠等人把其当拳击袋打,用钩针在脊背上横竖乱划,划的满脊背上道道血痕。恶警郑金霞指使蒋丽霞与孙丹丹(吸毒犯)对陈振波进行毒打,把颈椎打坏,头歪在一边,一年多了还直不起来。用钩针捅耳朵,钩针捅在耳朵里,拿不出来了,上医院才取出来,结果捅坏了耳朵。

2、莱州大法弟子卢秀敏坐小凳子两天两夜不“转化”,恶警郑金霞指使蒋丽霞与孙丹丹(吸毒犯)叫喊:“一天不‘转化’打一天,两天不‘转化’打两天,直打到‘转化’为止。”两个吸毒犯还挺卖力气,拼命的打,打累了,休息一下再打,一直打了两天。有一次,恶警宋丽娟见卢秀敏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佯问:“为什么躺在地上?” 卢秀敏说“被打的起不来了!”宋说:“不要胡说,谁见了?”接着就用高跟鞋跺脚面,直跺的一年多了卢秀敏还没好。还有一次,指使一群吸毒犯对卢秀敏进行群殴,边打边问,写不写(三书)?由于卢秀敏不配合邪恶,其中一个叫王丽丽的吸毒者叫嚣“找家伙,打她个当门开瓢!”

3、湖北大法弟子曹玉香,冬天里满身泼上凉水在敞开门窗的房子里冻了七天七夜,不准吃饭、喝水、睡觉。还有一次罚站两天两夜不准吃喝,但还摆样子每顿“一菜一馍。”刑事犯刘文龙管着填写吃饭记录,一天填三次,不准落下一顿。

4、寿光大法弟子付文英,有一次由于没完成强制奴役任务,被恶警石伟、孙振红拽着头发往墙上碰,把头碰破了不准说是被撞破的,只能说是犯了病,自己破的。

5、大法弟子孙怀森绝食抗议,吸毒犯蒋丽霞等用粗管子野蛮灌食一个月,灌的都是菜汤水。有一次遭受蒋的毒打,把头都打破了,蒋怕别人看见,给她戴了个白头套。

6、李小燕,二十六岁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吊了七天七夜,大小便也不放下来。有一次恶警孙振红和吸毒犯蒋丽霞给吊着的李小燕脱裤子解手,有意不给把裤子提上,恶警宋丽娟见状哈哈大笑,对其进行人格侮辱。

二、超量奴役劳动

劳教所为了赚钱,定额量一加再加。就拿缠线来说,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每人每天80-150个。不管分的多少,保证让你在所谓的奴役时间内都完不成,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为了完成定额就必须得加班加点,把吃饭、睡觉、休息、大小便洗刷的时间都用来劳动了,还是完不成,就自然的延长了奴役时间。身体有病的和每天延长至十五、六个小时依然完不成的,那么星期六、星期日(原本是休息时间)也就成了劳动时间,有甚者年初一还在干。由于身体弱不能干活,得到的惩罚就是不给吃饭或少吃饭。

三、瞒上欺下,内外勾结

1、每逢有检查的来了一是改善生活,二是找人作假。只要一改善生活,炒菜见油有肉了,必定是有检查的来了,检查的没来,早就准备好了,过后再把检查改善生活多花的钱给省出来。检查的来前,先找好人,编好怎么说,怎么问怎么答,谁靠前谁靠后,事先都得安排好,以免把真实情况给暴露了。

2、只要谁有病了,他们的“爱心”立即出来了,积极的安排到王村183医院去检查,原因是检查费、药费都是自己付,拿什么药医院说了算,吃药在他们的监视下吃,不吃都不行。不吃这药还好些,越吃身体越坏,脑子越不清醒,眼越花,神智越糊涂。也不知给吃的什么药。可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钱赚了,人被控制了。

山东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名单:

赵文辉 大队长
赵丽丽 副大队长
孙振红 副大队长
曾 敏 代班
石 伟 代班
宋丽娟 代班
赵红梅 代班
郑金霞 代班
五、犹大名单:
杨秀荣 滨州人
刘宝叶 郑州人
刘京俊 日照人
蔡云娥 郑州人
周桂梅 莱州人
刘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