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伟遭八年残酷折磨 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张宏伟因坚持信仰,在吉林监狱被残酷迫害已八年多了,现身体极度衰竭,于4月9日张宏伟被送入吉林铁路医院住院,现已瘦成皮包骨。家人去看望接见时张宏伟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他已不能身体力行,情况十分危急。

张宏伟,男,现年41岁。当兵5年,曾立三等功一次,身体健康。他不粘烟酒。92年在吉林通钢公司公安处任经警工作。97年他有幸看到法轮功书籍,觉得非常好,从此走入修炼。他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后身心更健康。他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在利益上不贪不占。他们经警每月有罚款任务,每月的票据他都如实上报,在工作岗位中从不徇私舞弊,他不让一辆私人转运货车从自己岗位中走过,得到领导表扬,说他是信得过的岗位。在危险面前舍己为人,一次通钢居民楼煤气爆炸,张宏伟第一个冲进去救人。同事一致认同他的人品,说他正直、仁义。

99年7月法轮功遭到中共江氏集团无端的诬陷、迫害,为澄清事实,张宏伟依照宪法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明真相,被通化驻京办非法绑架至长流看守所关押近2个月。在这期间他单位领导怕受连坐政策的株连,迫于压力到看守所逼张宏伟辞职,张为了不牵连单位领导就同意了。

2001年1月20日,张宏伟因在北京市做“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资料”,被房山区派出所非法绑架。据《北京日报》2001年8月19日报导《市法院审判九起涉法轮功刑事案》,提及张宏伟被判刑十三年。于2001年11月9日由北京市房山看守所非法送往长春铁北监狱迫害。于2002年3月份又被劫持到吉林省监狱继续迫害并连续关进小号摧残两年半。

在长春铁北监狱时,法轮功学员殷立柱因炼功遭到狱警李军毒打,张宏伟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认为狱警李军“执法犯法、践踏了宪法、严重违反了警规、警纪。”于是第二天早上利用各监区打饭开铁门的机会,全体法轮功学员都到狱政科反映情况,要求与监狱对话,严惩打人凶手,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允许学法炼功。狱警们不容分说把包括张宏伟在内的五名大法学员关进小号。法轮功学员刘子巍因抵制迫害不进小号,在推拉中狱警诬陷刘子巍动手打人,就把他铐在大门口的树上,两脚离地,身体悬空,手铐深深勒入肉里,鲜血淋淋,半年了手还没有恢复正常。

张宏伟因制止狱警行恶,喊“不准打人!”“法轮大法好!”被拉到刑法执行科酷刑毒打,张宏伟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用绝食的方式抗议对自己的非法迫害。绝食到31天时,张的身体出现危险,监狱怕担责任通知了家属。张的岳母从通化赶到他床前,悲痛欲绝哭喊着要求停止迫害,可邪恶的监狱狱警们仍不放过。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2002年3月份秘密将张宏伟转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

吉林监狱是吉林省第二大监狱,狱中关押二千八百多名长期服刑人员。监狱为了严格的管理制定了各种“监规、监纪”。原监狱长李强、现任监狱长王昆、副监狱长刘伟为首,亲自指挥谋划了对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各种方式方法的残酷迫害。而监狱教育科的干事李永生、王元春则是直接参与并实施各种迫害的主要打手,从零二年至今,在监狱中发生的所有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迫害几乎都是经此二人之手。还采用了多种非人性的酷刑折磨。造成法轮功修炼者多人伤残。使刘成军、雷鸣、张建华、何元慧、林世雄、魏修山、孙长德、曹洪延、崔维东、郝迎强、王启波、杨光等十二人被迫害致死。

在吉林监狱,张宏伟因不放弃法轮功,狱警们强迫他坐板,从早上四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并指使刑事犯人严加看管,严密的包夹监视,随意打骂。不许他随便说话,在规定的时间才可上厕所,三顿饭都由犯人给打,每天都吃不饱。狱警们还唆使刑事犯人用手弹张宏伟的眼珠、鼻子,拽眼眉、头发,长期坐板等。因他不放弃信仰,就被强行拖到严管队上抻床抻、固定四肢后暴力毒打,遭上死人床、用烟熏、开水瓶烫、脏布堵嘴、用针扎、拳打脚踢等多种酷刑折磨。后来张宏伟跟家属说:他多次写申诉信讲真相但都被狱警们扣留。

2002年9月份,家属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下落,其家属去探望时,他是被两名刑事犯人架着出来的,同时有4个狱警陪同监视,见他头上有两处疤痕。

2003年10月份,其家属又去探望他时,他还被非法关押小号迫害。他被犯人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看起来不搀着腿就不能走,停下来必须靠墙,家属才知道他一直被非法关押小号严管迫害。家属非常气愤,到检察院上告,在家属的多次强烈抗议指控下,这些不法部门知道丑事败露,怕引起民愤,迫于压力,于2004年8月份才将张宏伟从小号放出。

被关小号长达两年零五个月,使张宏伟的身心被摧残的极度虚弱,但不法狱警们仍不放过他,继续让刑事犯人看管迫害。

2005年初,在狱警的唆使下,张又被几个犯人合伙编造谎言诬陷押入严管小号迫害3个月。在这期间的一段时间里,又非法剥夺了家人的探视权利。

由于长期残酷迫害,2006年初,张宏伟就出现了整天咳嗽,检查出双侧肺结核(III型)、胸膜炎。3月份病情加重,检查出胸腹水、高血压、心脏病,身体极度虚弱。张宏伟从2006年初就被送监狱医院住院。但邪恶之徒还不时的折腾他,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监狱干警们怕担责任,在同年的3月末给张宏伟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上报到省监狱管理局,在各方面都符合保外条件的情况下,省监狱管理局却不予批准。

当时,家属十分着急。因张宏伟的岳父宋文华就是这样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生前的情况和张宏伟一样。由于这些部门的渎职犯罪行为,结果造成耽误治疗时间,使宋文华被接回家几天后含冤离世。

张宏伟的保外就医材料是2006年5月1日后报到监狱管理局的,20日左右,家人去找监狱管理局的刑罚处处长王德惠,因没给其送钱,一连四天问都没批,第五天家人问刑罚处的白雪洁,她说:“保外不一定能批,文件对我们有规定,得达到肺部空洞,咳血才能批。”家人问:“如果肺部空洞,咳血人不就完了吗?出了问题谁负责任啊?”白雪洁说:“谁也不负责任!”

第二天,家人问王德惠批没批。他说:“我就告诉你没批,你爱哪告哪告!”家人说:“我的父亲就是因为司法局没批,才去世的。”他说:“这与我没啥关系。”

吉林监狱还以家属与张宏伟接见时说“修炼”二字为借口,剥夺了张宏伟家属的探监权。7月17日,家属又来到吉林监狱要求见张宏伟,再次遭拒绝。家属向监狱长刘伟要求看张宏伟病例及所拍的透视片子,刘伟蒙骗说“家属没有权利看”。家属是张宏伟的法律第一监护人,在张宏伟生命和人身自由受到威胁的时候,有权掌握张宏伟的一切情况。

7月19日,家属再次要求监狱长刘伟解决停止探监一事。家属问:“为什么不让张宏伟接见。”监狱长刘伟说:“你自己说了什么你非常清楚。”家属说:“我只说 “修炼”二字,佛教中有,道教中有,基督教中有,为什么法轮功就不能说。”刘伟说:“监狱有监狱的规定,我按照国家法律办事。”家属说:“你把法律规定拿来我看一下。”刘伟说:“你没有权利”。家属质问刘伟为什么给张宏伟蹲两年小号,刘伟否认说:“你不要道听途说。”家属说:“你们若不给他蹲两年小号、打他、骂他,他身体能这样吗?警务公开制度上写着不许打骂,体罚虐待在押人员。”刘伟说:“我们没有打他。”家属说:“既然你说没有打,我们把张宏伟叫出来当面对质。”刘伟不敢而心虚的又说:“你没有这个权利。”

从7月31日开始又剥夺了张宏伟家属的探监权。接见室主任王燕凌曾屡次阻止家属与张宏伟接见。说:“张宏伟表现不好,家属不配合,停止接见3个月。”王燕凌说:停止接见是监狱做的决定。

几年来家属投诉无门,只能忍受这种不公的对待。妻子多次看望,每次接见时见张宏伟身体每况愈下,身体虚弱的样子非常担心。有时不是接见日又不让见丈夫很着急 。

2009年2月张宏伟又出现吃什么吐什么,3月初张宏伟又遭到十监区服刑的刑事犯人殴打,行恶者没有受到惩罚,张宏伟却被关押严管折磨。3月25日张宏伟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绝食反迫害,又被强行关押小号。于4月9日张宏伟被送入吉林铁路医院住院6天,检查结果是胃息肉、胃糜烂、十二指肠潰疡、肺部出现钙化灶、肝血管瘤。已不能进食,吃了就吐,现已瘦成皮包骨。家人去看望接见时张宏伟又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张宏伟已被吉林监狱非法迫害的生命垂危,

6月12日张宏伟的父亲及姐姐到监狱探望。张宏伟被两个人架着出来,被人扶着自己站不住,他脸色苍白消瘦,他自述胃痛,腹胀,吃东西后就吐,往上返,他只能坐着。靠喝一点奶粉维持生命。父亲和姐姐心痛的落泪。家属和监狱提出办理保外就医,但监狱说“不够条件”。目前他身体仍不见好转。

看到这样一个好人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不禁要问:在全世界号称人权最好时期、以法治国的中共,为什么不择手段的迫害一个有信仰的好人呢?《宪法》第33 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北京正义的律师们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正气凛然的阐述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无罪。律师说:如果今天不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良群体,明天就会迫害其他群体,这样我们中华民族还有希望吗?法轮功被迫害这么多年,他们讲他们被迫害真相也是正当的,不是犯罪,至于传《九评共产党》,民众有权利指出共产党的不好及犯罪行为,公民有言论自由,有对共产党的监督的权利,共产党的不好、不对,公民就可以说,你不改是你的问题,公民是有权利说话的。

而今天中共的所有法律机构人员,普遍缺乏《宪法》意识,丧失了职业道德,在所谓的执法时,全都是违背宪法的,到底是谁在犯法,不是中共自己吗?是谁在扰乱社会秩序,不是中共自己吗?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哪里还有安全感?如今的中国大陆腐败官员和黑社会勾结,黄赌毒遍地,百姓如何能生活下去?好人都被关押,剩下中共的党徒在外面折腾,社会能好吗?我们百姓还不觉醒吗?贵州平塘县“亡共石”的惊显,已经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只有顺天意,退邪党,才能迎接一个没有邪党的新中国!


给张宏伟非法判刑的是: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柏 军
审判员:安瑞华
审判员:贾连春
书记员:王 奕

现任吉林监狱改造监狱长:杨玉江
狱政科长:李玉娇
教育科长: 徐占锋 3040
十监区大队长:汪洋 3110 3120
省监狱管理局刑罚处长王德惠电话:0431—2750563
吉林监狱电话总机0432—4881551转监狱医院、转教育科、各个监区
刘伟,改造监狱长
原科长谭富华,现狱政科长李永升
吉林监狱电话:地址:吉林市军民路10号 邮编:132012
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邮编:132012 区号:0432
总机:0432─4881551传真:0432─4881559
领导值班室:4881551转3300
值班室:4881551转3009
狱政科:4881551转3666
狱政科科长刘伟0432─2409418
驻监组:4881551转3077
文秘科:0432─4881559
教育科:0432─4881551转3040
监狱长:0432─4885488
李强 监狱长:4881551转3001
13843218517
刘长江副监狱长:4881551转3003
13904429905
王玉范副监狱长:4881551转3006
4883619 13804411837
赵信超副监狱长 4881551转3008
48823134882313省管理局长:于广胜电话:0431—2750563、2750062、2750593、2750574
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名单:
李永生,教育科干事
李壮,教育科科长
刘长江,负责政治
李强,正监狱长
刘伟,副监狱长
郭东彪,五监区干事
王士杰,刑法执行科科长
王彦青,教育科干事
谭付华,狱政科科长
杨小天,看守队队长
王志青,十一监区队长
魏向辉,十监副队长
胡忠学,十监干事
岳钢,九监区队长
崔云彪,九监区队长
赵英彪,八监区管教
岳言明,原二监区队长
张健,二监区管教
李玉娇,二监区队长
刘显章,狱政科副队长
武东丰,十一监区队长
林志斌,五监队长
唐国中,十一监区干事
崔军,七监区队长
张宝志,干事
张键华,五监区管教
孟海波,二监区管教
长春铁北监狱恶警: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