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向内修”的一点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师父在零八年纽约法会中再次谆谆教导:“现在存在的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讲的这个问题,就是不能够修自己,不向内找。”(《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作为真修弟子可能都知道这是我们修炼升华,同化大法的关键所在。但是在实践中,当我们遇到常人中的所谓“麻烦事”时,如何向内找,明晰高层次中的法理,能否真正找到;找到时,怎样坚定的修去他,从而更有力的救度众生,确实是摆在每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几年来,自己经过多次艰苦的“过关”,对于师尊这一法理,在我目前的修炼层次上有了進一步的加深理解。

我是零三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此前,经历了大约八年的精神焦虑和抑郁,并长期服用抗焦虑药,最后在走投无路,对生活几乎丧失信心的魔难中真正得法(在此之前,曾看过大法书,但因业力深重,一直未能真正走進来)。记的当时是因为看了师父《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之后,心里反复背诵师尊的一句话“大法弟子的前程一定是光明的,绝对是光明的”。就这一句话,使困扰我八年的沉疴在几天之内无影无踪,那凤凰浴火中的从生,那脱胎换骨的震撼与喜悦只有得法的弟子才能言表。

师父“七·二零”以后的所有讲法,我在短短的时间内全部看完,用“如饥似渴”来形容一点不过份。上班看(当时工作比较清闲),下班看,走路时背诵我能记住的段落,一下子就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任:修好自己,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

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安排。师父看到我有救人这颗心,很快就让我学会上明慧网,打印真相资料,做光盘散发,并开始在工作环境、社会环境、家庭环境中面对面讲真相。同时利用工作条件,收集全国范围内本行业的电话、传真和电子邮箱,上传明慧网直至今天。

刚得法时,儿子上一年级。“自然而然”也就让他开始学法(主要是听法)。一晃近五年过去了,这其中有修心去执著的剜心透骨,有师父帮助消业时的痛苦,有讲真相,劝“三退”时遇到的各种魔难和心性考验,但都在大量学法与对师对法的坚信升华中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来。小弟子也同我一起沐浴法光,共同精進。我们经常一起发资料,我劝三退时,他帮我发正念。

虽然在修炼中放下了一个又一个人心,但是在这几年中有一个问题时时困扰着我,那就是如何看待孩子的学习。

孩子从一年级到小学毕业,成绩都不是太好。一至四年级还可以,中等偏上,但五年级以后就中等偏下了。以前以为小男孩贪玩,没在意。心想,孩子得了法了,前途无忧了,学习差一点没关系,而且自己每天抓紧做三件事,督促孩子学法,觉的时间都不够用,哪有时间管孩子学习,说不定小学没毕业就法正人间了呢!即使有时帮孩子辅导功课,也是三句话不投机,就火冒三丈,讽刺,挖苦,打击他的自信心,过后自己还痛苦的不行,开始为孩子的前途担忧,这其中包含了多少人心和执著啊!执著于正法时间,执著于自我的心,侥幸心,急躁心,怨恨心,执著于对孩子的情,还有恶党的党文化思想:对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打击,报复。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变异党文化思维:孩子若学习不好,长大了就不会有一个好前程,就不能在社会上立足,出人头地。再说了,学习不好,也不能证实大法呀!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这么多人心,法理不明晰,思想混乱,想放放不下。怎么办呢?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其实师父在“宿命通功能”(《转法轮》)中说的再清楚不过了:人的一生是高级生命安排好了的,特别是修炼人,他的人生之路是师父安排的。那么小弟子不是由师父在管着的嘛!自己为什么受常人观念影响,受社会环境影响呢?可是眼前的现实太真实了,自己虽然从法理上有些明白,但总觉的太飘渺,心里不能完全放下,甚至晚上学法都感觉一颗心在那儿吊着,而且怕看孩子的作业(总觉的他错误很多),这种心态开始干扰我劝三退,救众生。不行,得放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怎么能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心干扰!我开始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思想中一出现不好的念头,立即抓住他,竭力排斥他,不要他,走师父安排的路。在人神两种观念的交汇中,在正与邪的较量中,虽然感觉很苦,可主意识告诉我,为同化大法,救度众生,必须放下!

一段时间后,渐渐感觉轻松很多,那不好的物质在消退,慈悲的师父帮了我。人心放下了,孩子的状态也在变,能主动学习,而且比较刻苦,成绩也有所好转。

孩子小学毕业升入初中。暑假里督促他加强学法,虽然这其中有激烈的矛盾冲突,有强烈的人心干扰,但靠着对大法的坚信,不断学法,向内找,向内修,小同修变化很大。由原来的被动学法到主动学法,还参加和其他同修(也有小弟子)的集体学法,相互切磋,看《明慧周刊》和有关讲真相资料,大法无边的法力在小弟子身上展现:理性,沉稳,很多问题能在法上认识法。

我感觉松了一口气,却未察觉潜在的人心。中学开学后不久,孩子的学习又开始出现小学阶段的状态。数学上课听不懂,作业错误多,两次考试不及格。对孩子打击很大,沮丧极了。他哭着说:“妈妈,我法也在学,学习很尽力,怎么就搞不好呢?”我的人心又被吊起来,向内找,感觉是自己只顾努力做三件事,没在孩子的学习上下功夫,执著于自己要干的事。于是决定沉下心来,利用“十一”假期帮他复习功课,提高上来,增强他的自信心。

可是没想到,在这过程中,冲突不断,而且我越讲他越糊涂,甚至很简单的一道题连做三,五遍都不对,孩子又哭又闹,直埋怨自己笨!虽然我也在修自己,尽最大的耐心对待他,同时发正念解体对他進行干扰的一切不正的因素,可是似乎作用不大。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一个大法小弟子的智力还不如一个常人?是旧势力在干扰他?还是他的业力所阻?一个星期,由于心性不到位,我只劝退了几个人(平时都是一、二十)。法也在学,还是悟不出。

直到有一天,在静心学到“武术气功”(《转法轮》),师父点醒了我:“练武术气功可以练出什么铁砂掌、朱砂掌、金刚腿、罗汉脚的,这是常人中的本事。常人经过锻练之后就可以达到这一步。”“大家可能听说有这样的功夫,在小说中写到什么金钟罩、铁布衫、百步穿杨。轻功啊,有的人可以高来高去的;有的人甚至可以遁入另外空间。这种功夫有没有呢?有,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常人中没有。真正练出这种高功夫的人,他也不能够拿出来显示。因为他不是单一练武术练的,完全是超出常人层次的了,那么这个人就必须得按照内修功法去修。他就得讲心性,提高他的心性,他把物质利益这些东西都得看淡。”

我豁然开朗,感觉身体一震:啊,原来作为一个常人,要想学习好,得靠勤学苦练,多做题,熟能生巧。可是对于一个大法小弟子来说,虽然常人的一面也需要这样,但更重要的是小弟子要向内找,找出通过这件事情而暴露出的人心,执著,修去他,才能改变现有状态,才能有高超的技艺。这些表面现象对小同修来说,不是一件大好事嘛?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所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无论你是出自于为救度众生,出自于为证实法,或者是出自于为个人的修炼提高,魔难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觉的我是在为大法做什么、我是在为救度众生做什么,这个魔难就应该让路。”这不正是小弟子修心去业,提高升华的修炼过程吗?是大好事!我怎么用人心把他给障碍住了呢?不就是怕孩子吃苦,不愿看到孩子消业时的痛苦状态,心疼他,希望他和常人的孩子一样天天快快乐乐的。说到底,还是对孩子的放不下的情而派生出的各种执著心。

至此,我才真正明白师父所说的“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转法轮》)的深层涵义。不明悟高层次中的法理,不找到真正障碍自己的根源,表面的执著心干修修不彻底。

我体会到执著心修去后,心静如水,那淡淡的,心不动的境界。好几年了,我终于超脱出来。随后,讲真相,劝三退如行云流水,如意而行。以前自己根本难开口讲的一些人,偶遇时不禁脱口而出,而且对方一劝就退。对于小弟子,也知道如何面对了:加强他的正念,相信他一定能做好,共同学法,鼓励他向内找,去人心,不怕困难,同时提醒他加强炼功,在法中升华。

不久,孩子告诉我,在最近的一次年级统考中数学得了九十三分。我问他是怎样做到的,他说,当时把执著成绩的心放下了,心里很坦然,并求师父加持。

虽然,在我和小弟子今后的修炼中,在这一方面还会有考验,有魔难。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只要我们按照法的要求向内找,向内修。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