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放下人心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二零零五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这三年半的大法修炼中,有千言万语要向师父及同修讲,千头万绪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在二零零三年得了血液病,叫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医生说:再严重一点就是白血病,好转一点就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修炼之前的一年多,除了住院、回家也离不开吊瓶、中药、西药、各种偏方和大量的营养品,听说哪里能治这种病,就到哪里去看,抓药。却越吃越严重,吃激素吃得体重从一百二十斤长到一百四十多斤,脸象个大发面馒头。

二零零五年的新年前,一个老年大法弟子,我家的一个亲属,几次来我家和我讲她修炼法轮功身体的变化,十年来没吃一粒药,身体却越来越健康,我当时也是听了邪党电视、报刊上的谎言的宣传,受了毒害和欺骗,亲属说了几次,似信非信的。看到亲属身体这么健康,很是羡慕,才想试一试,因我的病已无药可治,后来我才知道亲戚朋友、同事都背后议论说:“这个人完了。”

慈悲的师父在这时救了我,让我听到了大法的福音,也是我和师父有缘,和大法有缘,我下了决心要炼。亲属帮我请来了《转法轮》,和师父的教功碟,当时我的悟性很差,这边看着《转法轮》学习五套功法,那边打着吊瓶、吃着药。心里想:等我的病好点,我再把药停了。有一次同修到我家,我正在打吊瓶。通过和同修交流,我认识到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又看到师父在《转法轮》里写到:“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我就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早上,把所有的中药、西药、病历等,用一个大塑料口袋装好,扔到了垃圾站,没有让家里人知道。

就这样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炼,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修炼的心越来越坚定了,后来同修又给我请来了师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讲法和一些新经文,我又认识了一些同修,和他们交流,参加集体学法,有了集体的环境,我知道了要做好三件事。

在当年五月份,我家搬入新家,七月份给儿子结婚操办婚礼,我都能应付过去了,不但没累着,身体越来越好了,过去上二楼都费劲。我的巨大变化,我们小区认识我的人都特别惊奇,问我病是怎么好的,我就说:炼法轮功炼好的,话题引回来,我就开始跟他们讲法轮大法如何好祛病健身,讲大法的真相。

在这三年半的修炼时间里,师父多次给我清理和净化身体,有三次连拉带吐,全身发冷。有一次,头痛的就象要裂开似的,连续疼了几天,但我一点没有动心,三年多没有吃过一粒药。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心性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对各种情看的越来越淡,正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婆家人都说,大嫂象变了一个人。修炼后的几年,婆家人新年都在我家过,十三、四口人一住就是好几天,白天、晚上除了吃饭就是打麻将,要是过去是不可能的事。去年新年全家做了一个游戏,每人拿十元钱包在一起,把一个饺子里包上一角钱,谁吃到这个饺子,包里的钱就归谁。结果全家人都在找有钱的饺子。我在厨房忙完,回屋大家都说,大嫂快吃,他们吃的差不多了,也没吃着,我拿起筷子,吃第二个里就有钱,他们开玩笑说:大嫂,谈一谈得奖的体会。我说这叫“无所求而自得”。最后,我把钱都给他们退了回去,我当时想起师父讲的,大法弟子领孩子抽奖,摸个小孩自行车不要,拿钱给单位赞助,拿这钱得给他们多少德呀。

在讲真相方面,刚开始时,也不知道什么是怕,现在想起来就是常人的胆大。和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大白天把真相资料用双面胶贴在每一家的门上,特别显眼,有一家回来一个人,看到门上贴的真相资料,就大声喊:“哎,法轮功。”我心里也没有害怕,但心里想:问我也不承认。这是当时学法不深,没有理智智慧的救度众生。后来经过背《转法轮》和学读师父的所有讲法,对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去年五月份,由于给我们提供《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的资料点同修,在同修家学法时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我们周围的同修没有了周刊看,也没有了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了,心里感到非常的难受,无法用语言形容,怎么办?我当时心生一念,我能不能做呢?但心里想:我也不会电脑,我连鼠标都没有摸过,能会做吗?心里在反复思考着,下定决心我也要成立家庭资料点,拿存折从银行取了一千五百元钱,叫我儿子给买回来一台黑白激光打印机,用我儿子的电脑,同修教我如何上明慧网,如何下载。

当打印出来第一份《明慧周刊》时心情非常激动又高兴,但后来打印真相资料时就不行了,因为打印出来的真相资料是黑白的,怎么办?我和同修说起这事,后来同修把原来资料点的那台喷墨彩色打印机拿来了,通过向同修一点点的学习,及儿子、儿媳的帮助,现在我能自如的上网,下载、打印、排版、刻碟等基本的操作了,为周围同修及时提供《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

由于开始和儿子使一台电脑,我总想多做一些真相资料,用的时间长了,不修炼的儿子也要用电脑,用起来觉的不是很方便,和儿子争来争去的,时常发生矛盾,我又买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小小的家庭资料点就象一朵小花,也开放起来了。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家庭的矛盾,儿子不和我争电脑了,我丈夫不同意,我一打开电脑就和我叨叨,有时心性守不住,就和他干起来了,我非常强硬的说:你如果真不让我做,我就出去租房子去,任何人、任何理由也别想改变我的做法,丈夫他净说些不吉利的话,难听的话,吓唬我,甚至讽刺我,但我从心里从来没想放弃过,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给我开创了学技术的智慧,我就听师父的话,只要救度众生需要我,我就去做。

今年三月份,我们家又添了小孙女,打乱了我做三件事,过去做完资料后,有时间就出去发,见到人只要搭上话就讲大法真相。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家务活多了许多,儿子,儿媳又希望我能帮带孩子,总感觉影响了我做三件事,怎么办?和同修切磋,交流,有的同修说不能给儿子看孩子,有的同修说应该看,得符合常人状态,我自己又悟不上来。我当时就和儿子儿媳谈,这孩子我不能看,我现在的生命是师父给我延长来的,如果让我整天看孩子,那我就是常人,因为我的天定年限已过,那样我就得离开这个人世了。

结果儿子、儿媳听了,很不高兴。我想他们都是常人,也听不懂我讲的话。经过和同修切磋,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我的决定是错误的,我退休在家,家里也是我修炼的环境,我在家也要证实大法呀,有好多大法弟子既看孩子,同时三件事,做的也非常好,我这不是“私”字在做怪吗?要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我做到了吗?我就和儿子儿媳说:你们安心上班吧,妈给你们看孩子,结果现在家庭非常和睦,资料点上用的耗材等一切材料都是儿子儿媳买,他们有时间还帮助我打印,刻碟,打字等,我在早晚或孩子睡觉时做资料,有时间就多学法,抱孩子出去,或买东西时,就讲真相。

孩子现在六个月了,非常聪明,我哄她时,给她背《论语》、《洪吟》,教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她说你是大法小弟子,来到奶奶家是来得法的,我一说这些话,她的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我相信她的元神一定听懂了我说的话。

以上说了这些象流水账,其实三件事哪件事也没做到位,学法、发正念时精力不集中,炼功时心不净,胡思乱想,讲真相时有分别心,看到三、四十岁男的特别是象机关干部的就不愿讲,这些都是法没学好,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修去。我是师父的弟子,听师父的话,就要在大法中,修去各种执着心。

以上是我几年来在大法修炼中的心得体会,由于水平有限,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