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我在北京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邪党对大法进行了疯狂的迫害,那时天象塌了一样,七天七夜,广播电视里放的全部都是污蔑与诽谤大法的造假新闻。全国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都被这恶毒的谎言所欺骗。为了制止迫害、为了还大法的清白,全国的大法弟子们,放下了个人的所有得失,来到北京,向当今的政府讲清真相。然而疯狂的邪党,无视大法弟子的忠言善举,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疯狂的抓捕、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的四月,我与黄石的大法弟子一起到北京,还没走进信访办,就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在那里,我经历并目睹了邪党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那年北京的四月还十分寒冷,恶警把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女同修打倒,用冷水将她从头淋到脚,并要她穿着湿淋淋的衣服跪在水里,老同修不跪,恶警就迫使她在水里坐了二个多小时。老同修回来后告诉我们说:“老师在加持我呢,我坐在那一阵阵的发热,一点都不冷。”

第二天早上,恶警又把我们九个人劫持到精神病院,对那的护士说:“她们在绝食,给她们插管子灌食。”当时我就揭穿了他们的谎言,告诉护士我们没有绝食,不能给我们插什么管子。恶警又说我们是精神病,不要听我们的。就这样,他们强行把我们九个人绑在病床上,用很硬的塑料管从我们的鼻子往里插,插进去后他们并不给我们灌食,就等那塑料管自行滑出后,再插进去,就这样来回反复的插。他们看我们还是不动心,又把我们带回看守所。

当时整个看守所就象酷刑场一样,牢房内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声,一直持续到傍晚。这时关押我们的牢门打开了,只见二个人架着一位年近三十岁大法弟子,连拖带拉,把她摔在空板床上。只见她下身全是湿的,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趴在床上边哭边说:“他们给我用电刑,用了半个多小时,我的二条腿都失去了知觉,不能走路,他们就把我拖到了这里。那里边还有人在被电,有的人受不了就说了,我真担心自己明天能否坚持下去。”当时我们心里都非常难受,这时我的头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不能让同修消沉下去!我立即振作起来,给同修们讲了我们地区有位大法弟子,在被恶警酷刑迫害时,那种正念的心态所带来的感受。大家听后都很受鼓励,这位同修听后立即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腿,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第三天,恶警又把我们一批批的拉到精神病院,用电刑来威逼我们妥协(电刑就是在人的人中穴、涌泉穴、合谷穴上扎上针,再把电极接在人中穴及涌泉穴的针上,通电使人的软组织高度痉挛,甚至软组织断裂,不能行走)。第四天,第五天他们就这样持续的给我们反复用刑。最后他们看到实在是没招了,就说:“只要不是无罪释放,你们提出任何条件都行。”

当时被非法关押到东城区看守所的有全国各地一百五十多法轮功学员。我们四十多个大法弟子决定给写一封上诉信,把监狱内的情况、大法蒙冤及电视报纸的造假新闻都写了出来,然后我们都签上自己的名字,想办法将这封信投邮。

四月底,我回到黄石,恶警又把我非法关押到黄石第一看守所。一进牢房,眼前的情境把我惊呆了,五个大法弟子,有四个大法弟子被戴上了脚镣手铐,而且三个大法弟子戴的是二副脚镣。在给她们铐手铐脚镣时,恶警用“搓铐子”来折磨其中一大法弟子。搓铐子就是从反背戴上那个生了锈的铐子,将两手腕对着铁铐子来回使劲的摩擦,立即就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二只手腕马上都肿了起来。那种折磨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位大法弟子当时被恶警折磨得全身大汗淋淋、面色苍白,可她却一声都没吭。

牢房内还有十几个其他犯人,她们当时都失声大哭。她们是被大法弟子的坚定与善良所感动,也被恶警们那毫无人性的迫害善良的残酷场面,惊吓得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