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小道过关”到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八年前,我做了一个梦:在一条由篱笆夹成的小道上,有无数道很高的铁门,我快速的不断的一道道翻越着,而在我身边有一警察伴随着我,也在不断的翻越。当我终于翻越完铁门,跑上了一条非常宽敞、平坦的大道时,我回头一看,才知我已瞬间跑了很远,那警察已远远的落在后面。

我们不执著于梦,但是,有些梦确实是师父的点化,叫我们去悟的。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悟不明其中的真正道理,倒是我修炼的路真的是坎坎坷坷,邪恶也一直和我纠缠不休。

二零零零年春,恶人们進了村,在喇叭里喊着,叫我去。我真不想去,我深知违心的签那个字,有多么的难。我已被它们“请”去了两次,都是写了“不炼了”三个字,然后被勒索了一千多块钱,才被放回。可是,我觉的不去又不行,因为家里有幼小的孩子要上学、要吃饭,离了我不行。由于放不下她们,因为我不能進京证实法,我曾在梦中急的哭醒过。我曾想:要是我一个人,刀山敢上、火海敢闯,为了法死不足惜。

我的心哆嗦着,两腿颤抖着不由自主的去了。邪恶这次来,是怕我進京,想再次“请”我到它们那去。村支书问我:“你有钱?你去了还交钱?”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我悟到给它们钱,是自己想出来的心造成的。况且常人也跟我说:不能给钱,一千多块钱,够咱们挣几个月的,在那蹲几个月都值。我说:“我死也不交。”“好!行了,你回家走吧。”村支书做了主,来的人不敢说什么,我回家了。

第二天,恶人又来了,专门让我去,说是已有人進京,怕我也去,村支书不答应。第三天,恶人又来了,连邪恶的头儿都来了,非得叫我去,村支书急了,说:“让谁去,也不让她去。”恶人们没办法,只好派人,在村子里看着我。

那次,乡里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恶人绑去了,问他们还炼不炼,“炼”就打,同修们都说“炼”,所以都被打了。恶人们用木棍打、用铁棍打……同修们有的肋骨被打折、有的腰骨被打断、有的被打晕……看到大法弟子的宁死不屈,有的常人哭了:你们这样,究竟为了什么?最后,同修们都被勒索了不少钱,才被放回。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幸运,我和村支书的关系并不好,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拼命的保护我。

二零零四年春,一同修被恶人绑架,说出了我。警察找上门来,没见到我,搜了一阵,没搜出什么,就走了。接着,深更半夜的又来了,想绑架我,又没碰到我。于是,我被迫举家流离失所。我想:到哪儿,我也要证实法,就是拣破烂儿,我也要证实法。我没有抱怨,我知道是自己人心太多、怕心太重,修的太差,不精進。看同修那么精進,自己也想精進,可就是精進不起来,所以见同修就问:我为什么精進不起来呢?

流离在外以后,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叫我再接再厉:一个同修手握接力棒,竭尽全力的向我跑来,我接过接力棒,又竭尽全力的向前跑去,嘴里并不停的念着正法口诀。一天,我望着远方的天空,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跟您走定了。我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那一刻,我真想再从新写“严正声明”,要用我的心写:我要跟师父走到底。

当我的住处已经变换,稳定下来之后,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当中。在急于救人的同时,我开始大量学法、发正念、看新旧《明慧周刊》,并一直坚持着,所以我的变化很大、很快,明白了许许多多的法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麻麻木木的我。二零零五年秋后,只因为了更好的救人,我回家了,恶人们一直没来找我。

二零零六年初,在一次交流会上,一个外地做资料的同修说,和他有关系的一个同修被绑架了。当时在场的同修包括我,都没有理会,后来这位做资料的同修被牵扯,也遭绑架。而这位同修又牵扯到和我有着密切联系的一个外地甲同修,这下我动心了,开车就去通知他,心想:一定要让他转移。半路上,我想:同是师父的弟子,我怎么就没想到,叫出事的同修提前转移呢?要转移就不会出事了。我深感愧对师父,流下了眼泪。我责问着自己:你为什么不叫同修转移呢?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本能的感到,那不是单纯的一颗人心的问题,是有更深层的东西,我现在看不到,那是因为我还没有超越自己,所以我发誓:以后一定要找到。

让我想不到的是,到了甲同修那,看到同修状态挺稳,不象自己这么慌张,相比之下,感到自己修的太差,所以由于人心的作用,我竟没好意思说出叫他转移。不几天,甲同修也被恶人绑架了。几天之后,经过我们全力营救,甲同修挣脱魔爪,又回到我们身边。外地恶人不甘心到手的“收获”白白的丢掉,就到我家搜查。搜查不到,就开始监视我家,妄图跟踪我,找到同修。

近一年后,同修在回家返回的途中,不慎被恶人发现、绑架,之后又被非法判刑。从此恶人撤销了对我的监视。而我却经历了从未有过的失去同修的巨大痛苦,因为有师父领着我,我才走过了这一劫。我也找自己,同修出事与我有什么关系,只是模糊的觉的是自己对同修的情促成的。

而在这时,我地发生了同修们“轰轰烈烈”的集体“要人”事件,致使多名同修被邪党绑架,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损失相当惨重。

在自己痛苦的经历中,在这些年众多同修遭到邪恶残酷的折磨与失去生命中,我才渐渐悟到:那是我还没有一颗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心。同时,我也深深的感到:如果我们能时时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就能稳健的走好我们的路,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所以,我每次与同修交流时,我总要说:一定要站正基点: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有同修悟不上来,我就不厌其烦的说,我想:一定要让同修们有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意识。

有一次,乙同修和我商量:丙同修听说做资料的挺忙,他也要做,他说可能师父点化他该做了。我知道丙同修的情况,他以前做过资料,后来被邪恶发现,把电脑抄走了。当时他压力很大,埋怨没有人为他分担,人的情绪很重,所以后来什么也不做了。我说:他现在想做,也是感情用事,并不是出于急于救人的心,要做的话,很容易出事,我们要为同修负责,而为同修负责就是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因为这些都是紧密相联、不可分割的。可是乙同修却说:他要做就让他做,如果我们挡住,他救不了人,我们得犯多大的罪呀!所以乙同修就给丙同修提供设备。可是丙同修,不是不在家,就是家锁门,要不就是家有常人串门,最后乙同修再去送东西时,半路上摔了一大跤,东西撒了一地。乙同修爬起来想:这是师父不让他做了,算了。而丙同修从此也不提做资料的事了,事情不了了之了。

不久,丙同修因六一零怀疑他做资料,而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底,我地的一位协调人,由于人心的作用,在外出工作前,把自己所负责的重要事项,也就是把整体的安危,交给了一位有问题的同修,没过多久,存在问题的同修被邪党绑架。事后,我和这位协调人交流,他说:咱俩谁都不错。那意思是:悟的理不一样,只有高低,没有对错。我说:这不是悟的高与低的问题,这是对法、对同修、对众生、对自己不负责的问题,这将会铸成大错。同修不语了。

不久,被邪党绑架的同修,被洗脑出来了。出来之后,便左一次、右一次的给我捎信儿,叫我多加注意。我知道我有漏,但又不知漏在哪。就只有多学法、多发正念。

今年春天,当地的恶人又找上村来。然而,这一次却成就了我。我有一颗很不好的心要去,之前,有同修背后曾用尖刻、刺耳的话说过我,也有同修当面善意的指出,可我一直不悟。春天,丁同修被邪党绑架,向恶人说出了我一些情况,恶人们進了村。村支书把三番五次找上村来的恶人都挡了回去,然后对我说:“以后你别这去那去的,你要出了事,我也保不了你,乡里也保不了你。”我一听,这不是师父在警告我吗?“你那颗显示心再不去,师父保不了你,谁也保不了你”。一时,我真切的感到,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点悟着我,一直在为我操心、着急。于是我恍然大悟,顿觉羞愧难当。之后,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去掉了这个显示心,从此,恶人也消停了。

由此,我切身悟到:自己的一切麻烦都是自己的人心招来的,都是冲着自己的人心来的。只要我们向内找,找到自己的人心,去掉它,邪恶才会自灭,周围就会平静。

这件事情到此,似乎已完结,但是我总隐隐的感到自己有些自私,只是围绕着自我在修,自己如何的提高,自己如何的不被迫害,却不去想丁同修出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前几天,有同修告诉我说,有同修在某某地方卖耗材。我一听很高兴,心想:到同修那去卖,东西一定可靠,我还可以问一些我不懂的事情。过后一想:不行,如果有一方暴露,双方都得出事。由此,我想到:我如果不接触丁同修,不让他给我买这个、买那个的,他就不会出事了。是什么心让自己这样做的呢?这样,我找到了自己一颗从未发觉的人心:依赖心。

那么,依赖心又是什么呢?我接着又往纵深挖下去:就是只图自己方便,麻烦给了同修,让同修置于危险之中。于是,我惊讶的发现,挖到根源处,那竟是一颗对同修不负责的心。此时,我清醒的看到,不只是依赖心,所有的人心,都是对大法、对同修、对众生的不负责,因为挖到根源处,都是都是对正法与救度众生起干扰和破坏作用的东西。

我惊醒了,我豁然明白了很多。

我们是带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同心来世间”(《洪吟》)的,我们是带着责任来的。又因为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一切,所以我们维护大法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

由此可见,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具备也必须具备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意识,否则,就称不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可是,当我们应该也必须具备,但却不具备时,我们的处境将如何呢?。想想这些年来,自己痛苦的经历,及同修们遭到邪恶残酷的折磨与迫害,甚至失去生命,问题就有了答案。

我以为自己经历了很多,对责任心的认识也较为深刻,其实是那么的肤浅,而又片面,总以为,这个责任心只体现在证实法的某一方面,或某一比较大的事情上。所以才一边口口声声强调着要有责任心,一边又对大法、对同修、对众生不负责,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影响到救人。其实它是体现在我们证实法的一切中,体现在我们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所以我们必须时时有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意识,才能不断的去掉“私”,纯净自己,才能处处展现出大法的正面形像。

有很多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他(她)们发出了生命最深处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我每每想起我们的同修,那震撼宇宙的呐喊,那忘我的境界,就让我的心震动,让我流泪,给我鼓舞,让我更加做好三件事。有一位多次去北京证实法并平安返回的同修,在他的文章中深有感触的写到:“……北京之行,使我更加坚信了我应当时刻从内心里做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保护我们、谁也动不了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必须是纯净心态,千万不要想到自己一点‘私’,关键时刻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反映出‘万一被抓’等怕心,就把它去掉,真正做到纯正自己、助师正法。”我想,何止是去北京啊,在任何环境下,都应该如此,因为那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为,那才是一个真正宇宙保卫者的姿态。

我总以为,责任心独立于向内找之外,不属于向内找之列。所以使我常常处在个人修炼中,围绕着自我这么修、那么炼,由于找不到问题的根本,也就跳不出自我的框框,在自我中徘徊左右,最终也是人心难去,怕心很多,显的自己那么的无能与渺小,结果给了邪恶以可乘之机,使自己常常陷在干扰与魔难之中。从根本上讲,我们不是来修炼的,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个人修炼是为了给救度众生打下坚实的基础。所以如果我们只围绕着自我去修炼,忙于个人解脱,没有救度众生的责任感,那就大错特错了,那我们是修不成的,宇宙的法理也不会让我们修成。然而,当我们履行自己的使命,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力排、消除阻挠自己救度众生的所有人心障碍时,当我们满怀着慈悲去唤醒众生时,那我们就已经成为真正的觉者了。其实,我们的责任心是先天就有的,是通过我们多学法,在做好三件事时,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去掉一切人心,超越自我,修出来的。它是一种纯净的状态,它是一个无私无我的境界,它是一种强大的正念与慈悲。

自此,我对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已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它会指导我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经过这一切,让我深深的体会到:多学法,向内找,向内修是何等的重要啊!我就是通过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超越自己,找到了一切问题的根本:就是我们应该有一颗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心。

有了这颗心,我们就是在一个很高的层次上,我们就拥有了一种强大的正念与慈悲,低层的人心就会自然消失,邪恶就会自行解体;有了这颗心,我们就会居高临下的把事情做好,而且简单、快捷,事半功倍。在证实法中我已深深体会到这一点。

现在,再看看八年前的那个难解的梦。

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小道修炼时,告诉我们:“他修炼比较缓慢,他的招儿比较笨,他抓不住修炼的中心。而我们是直指人心,按照我们宇宙的最高特性去修炼,按照宇宙的那种形式去修炼,当然功长的很快。因为修炼的法门是金字塔形的,只有中间是大道。”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以前虽说自己是修炼人,可遇事,不明法理,总是用人的理去看待、用人心去对待,不会向内找、向内修,更没有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意识,就象在小道上修炼,就象在篱笆夹成的小道上过关,不但又苦又累,得不到提高,反而常常遭到邪恶干扰,危险重重,魔难不断。当我能多学法,能真正向内找、去掉人心,拥有了一颗为法、为同修、为众生负责的心时,我才是真正走上了一条大道修炼,而且修的从容,走的稳健。

以上,是我修炼的体会,希望同修们有所借鉴,不足的地方给予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