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十年前的7月21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十年前的7月21日中午,我正在休息,突然听到全国各地大量的同修被抓捕,其中有我所熟悉的同修。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共邪党终于撕下伪装开始大打出手了。中共从4.25北京和平上访之后就蠢蠢欲动,许多辅导员家电话被监控,同修被跟踪,有同修家的电脑硬盘被抄走……。

其实我们大法弟子都是社会当中的一员,按照“真、善、忍”做人的社会当中的好人。难道做一个好人都不准吗?

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让政府知道我们的真相。也没心情吃中饭了,我就坐车去洪山广场旁省信访办。湖北省信访办公室就在省政府大门口旁边,也就是在省政府围墙边的一个两层的小楼房,门旁边挂了个湖北省信访办公室的牌子。当我到达洪山广场时已下午两点了,只见一辆辆绿色的军车停靠在路旁边,车上的军官正在大声给军人交代什么,还有武警及公安的车子散在各处。没想到信访办的门前早已站满了同修,大家静静的站在人行道的旁边,前面留一条路供行人通行。天气很热,也没人走动。从远处看大家显得平静安详。

省政府门前的路已封锁,由公安把守。不让外面的人进去。更多的同修只能站在省政府远处的路边,他们有的包车从全省各个地方赶来的,就是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我感到气氛的严重。一种悲壮涌上心头,我知道中共邪党的残酷和毫无人性。我想要和里面的同修在一起,我想尽办法进去,但警察拦截,甚至住在省政府对面的居民也不让通行。省政府的后面的一个巷子,那里看的不严。我找了个理由进去了。我终于和里面的同修在一起了。

广播车一遍又一遍的从信访办的门来回游弋,说什么这是非法上访之类,要市民们回去。看大家不为所动,最后广播车灰溜溜的走了。洪山广场旁的科学技术大厦里面不少的人打开窗户惊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切。其实常人有明白的一面,我最近听到一个老人,他还没有听过真相,他告诉他读中学的孙子,大法弟子素质都很高,电视上说炼法轮功的离开后连一片纸屑都没有,不要相信共产党所宣传的。

下午5点左右,省信访办两边路口又来了大批手持盾牌和警棍的武警,他们喊着口号,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他们有的从抗洪前线被拉了回来,为的是对付手无寸铁,善良的修炼者,抗洪也不重要了。正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呀。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这时有几个信访办的官员夹着公文包从信访办里面走出来,听说当时已有五个学员代表进去谈判。大家看到信访办的官员就围上去给他们说明我们来这里的目地,这些官员说你们上访也没有用,他们也解决不了问题,然后就走掉。这时武警将我们团团围住,不知啥时候省政府门前的路上早已停满了公交车,我们被武警分隔开,只留一条上公交车的缝隙。官员一走,他们立即动手,将大家推上公交车。我没有罪,不想被他们带走,我拒绝上车。我的双手朝后被一左一右的两个武警架了起来,头朝下,就是“文革”常用的“坐喷气式飞机”那种姿势。我被强行推上了公交车。当时中小学已放暑假,我们被分散非法关押在各个学校。大批学员被强行抓走之后,天空下起了小雨,坐在省政府旁边路口的花园的很多同修看到师父的法身,大家激动的鼓掌。半夜一两点钟仍然有大量的同修守候在那里。

进去谈判的五个同修被邪党开车送到一个荒郊野外被扔下。有的同修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遭受一遍又一遍的通宵审讯,直到第二天晚上得到省政府通知才得以释放。

武汉外地的同修7月22日被当地公安押送回到当地,直到7月23日才被释放。也有同修登记之后被释放。

据警察讲,7月21日大约有7000名全省各地的大法弟子在湖北省信访办上访。

99年7月21日这一天,不仅仅是湖北,全国各省的大法弟子在这一天或之后都走了出来,向世人讲明真相,救度被毒害的世人。

十年的风和雨,无论邪党如何疯狂,大法弟子信念只会更加坚定,邪恶迫害的真相也即将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