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潘本余遭酷刑折磨 生命危急(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头部肿大、生活不能自理,在其几度生死奄奄一息时,狱警程强竟威胁:“你不写三书就不放人,保外就医不给你上报。”直到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狱方和齐市六一零等部门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家人将这一活死人接回家中。


潘本余腹部水肿,不能进食;身体多处有烟头烫和疥的痕迹。


潘本余昼夜不能入睡,呼吸困难,只有此种姿势才能喘息。

目前大法弟子潘本余不能吃饭、不能睡觉、吐血、腹部肿大、浑身浮肿、鼻膛内都是血痂、呼吸困难、昼夜煎熬、生不如死,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目前潘本余及其亲属的艰难境遇和将面临的一切,泰来监狱及齐市六一零等部门有着不可逃脱的法律责任!

大法弟子潘本余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曾先后在齐市浏园救过四个溺水之人、在家居附近的火车道上同时救一男孩和女孩;因坚守信仰在齐市碾子山劳教所(铁路劳教所),遭遇小白龙(塑料管)抽头、自来水管冷水哧身体致抽搐、烟头烫、板凳打头、开水烫、被折磨的痴傻;在富裕劳教所被关在猪舍毒打致昏死、因控诉江泽民而被富裕公安局刑拘至富裕看守所、遭皮带抽脸至血肉模糊、戴手铐、支棍、关铁笼子,恶警为掩盖王宝宪、张晓春被迫害致死真相又将其转至北安监狱;北安监狱一心将潘本余弄死,杀人灭口,将其关小号迫害七十多天,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在小号内背铐穿地环儿、不给被褥使其尿血、吐血、手腕和双臂锁烂、骨缝长肉芽;在铁锋区北居宅派出所被警察用皮鞋踹肚子、毒打致昏迷、便血、内脏衰竭、生命危急、在齐市二院戴手铐脚镣抢救,仍被铁锋分局伪法院枉判七年,送入泰来监狱。

修大法做好人 先后救六条人命

九七年夏天,邻人送给潘本余一本《转法轮》,他看后觉得这书教人修心向善太好了,便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改变了多年不好的思想观念,按真、善、忍的要求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九七年九月,在自家楼后的火车道口,火车突然鸣笛,一男孩一女孩骑自行车一时发懵同时相撞,都摔在铁路线上。这时潘本余立刻将他们及自行车扔出铁轨,其中一个孩子砸在一老人身上,而潘本余的衣服被火车挂破,摆脱险境后,心有余悸的潘本余脸都吓白了。

他还在齐齐哈尔浏园(嫩江流域)曾先后救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姓张的职工,此人在江对岸岸边深水处呛水喊救命,潘本余跳下水,被溺水人死命抓住胳膊、挠掉一条肉,他还是尽全力将那人拖上岸。这个人得救后表示感谢并留下姓名,潘本余说:不用谢,能见死不救吗?

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囚禁于碾子山劳教所

九九年七月,中共新闻媒体铺天盖地诬陷抹黑法轮功,潘本余心想:只有这部法才能使一个人真正的从内心改变,使其成为好人。这么好的一部法,这么伟大的师父竟遭如此诽谤、不公,我要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与单位领导请假去北京,被单位非法软禁在办公室,由家人送饭;同年九月,单位伙同齐铁分局将他劫持到加格达奇党校,在非法办的洗脑班里迫害两个月;之后齐铁公安将其直接送到齐齐哈尔市碾子山(铁路劳教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碾子山劳教所几乎是天天挨打,警察用小白龙(塑料管)抽头二、三十下;寒冷的冬天他们用冰冷的自来水管子向他身体哧水,哧一、两个小时,使其浑身抽搐、不能动;被毒打的不能走路,不会查数,没饥饱,睡觉颠倒,不让睡就痴傻的坐着。头脑恢复后他写信申诉,信被没收,人被监视、不给笔、不给吃饱。从天亮到天黑挖地基,稍怠慢一点就非打即骂。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获释。

回家后潘本余回单位要求上班,经理张玉晶、书记董霞说:你已被开除,今后单位与你没任何关系。此后他没有经济来源,生活窘迫。

二零零零年七月,潘本余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刚离开家家就被抄,途中被围追堵截,辗转来到北京。当时北京遍地是公安、便衣,由于身份证被街道拿走,他只好露宿街头。七月二十二日潘本余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警察疯狂的骑摩托车往他身上撞、从他腿部压过去,几个恶警连拽带打,揪扯着将他绑架到一小屋里,后被齐铁公安处带回齐铁看守所,又被哈铁路局枉判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关押于富裕劳教所。

在富裕劳教所,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要求无罪释放惨遭迫害,二人死亡

潘本余与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大监舍里,李齐、马勇拒绝看诬蔑录像,被邪恶之徒贾维军弄出去毒打、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王宝宪从窗口喊:“不许迫害大法徒!”潘本余从监舍出去制止,被犯人打翻在地,强行按住。一日贾维军指使犯人将潘本余弄到猪舍,对其毒打三、四次。一次把潘打昏,贾说其装的,竟邪恶至极的用开水往其身上浇,身上被烫起泡,还不给吃饱饭、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马勇、李齐、张晓春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写声明要求无罪释放,贾维军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连六旬老人杨立成也不放过。潘本余见此情况便高喊“法轮大法好!”全体学员都喊。潘被打的鼻孔穿血,大牙被打掉一颗。贾维军叫嚣:“给我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齐市六一零去所里扬言:“你们承认错了,我们就不追究这事。”

此后,张晓春、马勇、王宝宪被富裕公安非法拘捕,送到富裕看守所。贾维军开大会疯狂叫嚣:“王宝宪就是我凑材料送进去的。”并让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不与政府对着干。王宝宪控告富裕劳教所的非法行径,被看守所狱警(原塔哈镇派出所所长)打耳光,还指使刑事犯林立国打他,使其脏器衰竭,活活被打死。当时驻看守所王检察官还为刑事犯林立国做假证,说没打王宝宪;张晓春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犯人将其眼角打出一寸长的口子,被灌浓盐水,因浓度太大,致使血液凝固导致死亡。

最高法回文不够起诉点 潘本余仍被非法判刑

一日,副大队长对潘本余说:“你们从铁路来的都不转化,跟我们对着干,我们的转化率一下子少了,都是因为你,抓应该抓你这样的。”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潘本余被非法拘捕,也被送到富裕看守所。

潘本余在看守所炼功,狱警阻止并毒打他,用皮带往其脸上抽,顿时脸部血肉模糊,潘本余高喊:“法轮大法好!”在押犯人觉得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该此般对待,都义愤的敲窗砸门也高喊“法轮大法好!”,潘本余还被戴手捧子、支棍、被关在铁笼子里遭非法审讯。

富裕伪法院对潘本余非法开庭,院长李平问:“你犯什么罪?”潘回答:“我没有罪。”李平又问:“你没犯罪检察院怎么起诉你呢?”潘问检察官:“我没犯罪你对我栽赃陷害,你的良心哪里去了?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连老人都打,我阻止他们竟被打的鼻孔穿血,牙被打掉一颗,他们才是真正的犯罪。按照刑法,他们构成对我人身伤害,应判一至三年。”

之后潘申诉无罪,县彭检察长将材料转送到省检察院,处理不了就转送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回文说潘本余不够起诉点,起诉期限内不解决应该放人。齐市非法机关六一零等部门不同意。他们将潘本余非法超期关押一年多。期间王宝宪、张晓春被迫害致死。人死了瞒不住了,为封锁消息,他们抓紧对潘非法开庭。

被非法判刑后潘又申诉到齐齐哈尔中级法院,中法开庭审讯笔录和潘说的不一致。他说不按手印是因为这不是我说的,要求重新记录。下判决时他们把空白刑讯笔录让他按手印,他说:“我知道你们又要作假证,现在看守所所长在这里,警察在这里,我找到王检察官告诉他,中法拿空白笔录让我按手印,他们是栽赃陷害,纸包不住火,这事我告诉你已经是第三个人了,早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到时候你给我证明一下,揭露他们的罪恶。”

马勇被枉判五年;潘本余被枉判四年,转送到北安监狱。目地、的是为封锁王宝宪和张晓春迫害致死的消息。

北安监狱的罪恶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潘本余被送到泰来监狱,在泰来监狱他继续申诉,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零三年三月,他将申诉交给监区负责人张教,等到七月他问张教“我的申诉应该返回来了。”张教竟说:“你写的还是法轮功那一套,国家正在打压,你写也没用。”他又将控告江泽民非法镇压法轮功的材料上交,北安监狱将他关小号,戴戒具,一心想弄死他:背铐穿地环儿,日夜锁在水泥地上不给被褥。一天他报告说自己尿血了,姓安的狱警破口大骂:“×××的,尿血谁没见过,你给我喝它。”

潘本余说:“我吐血了。”安恶狠狠的说:“活该!”潘本余说:“你把铐子打开,我的双臂、肋骨、手脖子都锁烂了。”安说:“×××的,你吓唬谁?我要抓苍蝇往烂肉上放,让你长蛆。”潘本余又说:“你给我打开吧,我要大便。”安说:“你有屎往裤子里拉。”潘本余问:“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安说:“我要向监狱要政绩,四书我已经给你写好了,只要你签字,我马上就放你回去。”潘本余回答:“我不签。”

由于长期一个姿势,不过血,导致潘本余肌肉腐烂,双臂骨缝长肉芽。

一日,省司法局人员来监狱检查工作,潘本余高喊:“我最冤哪,政府官员打死两名大法徒,为封锁消息把我关在监狱,我申诉他们就关我小号,酷刑折磨,想整死我。姓安的狱警对检查人员谎说“他是精神病。”半个月以后将戒具卸下时,他双臂仍是被锁的姿势,已经不会动了。测血压高六十,低三十,整日昏迷状态,随时能死去……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获释。

再遭绑架 在泰来监狱饱受迫害

潘本余因向民众讲真相,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警察到家砸门,潘本余被迫流离失所,靠给人送牛奶艰难维持生计。同年十二月八日,他在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两个警察非法绑架。在派出所,被铁锋区六一零王队长铐在暖气管子上;对其毒打致昏迷;还用皮鞋踹其肚子;打的拉血。两天后被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由于六一零王队长打的心、肝、肾衰竭,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齐市第二医院抢救。

同年四月被铁锋区伪法院枉判七年。下判决时,把空白刑讯笔录让他按手印。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潘本余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继续迫害……直到潘本余病危将其推出监狱。

十年来,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反迫害,向民众讲清真相。期间,多位学员被六一零等邪恶系统迫害致死;有的被夺去工作;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至今还在冤狱中非法囚禁。目前在中国大陆,类似迫害潘本余的恶性事件还在发生。了解潘本余为人的乡邻、亲友都为他的生命担忧。人们期待着立即停止这场对良知、信仰、人权的迫害,期待着法轮功学员能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自由的炼功!期待着光明重现!

目前,泰来监狱仍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四十多人。大法弟子卢玉平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刘晶明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徐林山(齐市碾子山区学员)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潘洪东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潘本余等法轮功学员被非人迫害。急切呼吁世界各界正义之士、国际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密切关注发生在泰来监狱的疯狂虐杀,营救他们早日获得人身自由!

被泰来监狱虐杀的齐市及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潘洪东、刘晶明、卢玉平

泰来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未注明地区的均为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
一大队:王文龙、张跃明
二大队:李兴亚、吴刚
三大队:孙为民、张立群
四大队:李民、
五大队:李齐、王俊清(碾子山区)
六大队:高福平
七大队:王守庆(双城市)赵文山(齐市昂昂溪区)王俊峰(哈尔滨)、邢延良、王录
八大队:刘喜祥(七台河)
九大队:李顺江、伍元龙
十一大队:付明智、韩利(哈尔滨)关星涛(哈尔滨)
十二大队:徐有运(哈尔滨)
十三大队:纪得才(双鸭山)
还有不知在哪个大队的学员:慈海、郭玉志、宋安宇、田志强、李长安、赵传芳、张跃明、孙广利、周立风、吴宪刚、刘海康、刘银泉、于伯清、纪德才、杨志、邱俭彬、马福龙、郝彦成、梁红玉、翟玉柱、王子忠、胡平、王俊峰、付海、韩喜明。

附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相关电话、恶人姓名、邮政编码:
泰来监狱狱长:张志诚
政委:杜英超
改造副狱长:于振海
狱政科科长:马晓春13019093390  传真 0452--8235443
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
狱侦科科长:杨立波
教政科科长:姜海涛
刑法执行科科长:张兴军 0452---8225543
监区辅导员: 程 强 13351623798
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 0452--8225647  13079655898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监查科:主任蒋某,手机:13796333391 电话:0452--8221708
集训队队长:梁福文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八监区改造副监区长:李伟明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八监区二分监区长:于洪涛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管监狱人员:关玉德 手机:13089988067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电话:
接见办0452─8225443
监狱长电话:0452─8229203
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电话:0452-55120398
泰来监狱电话: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狱政科电话:0452-8225443
监狱办公室:0452-8237949
狱长赵如滨电话:0452-8229203
纪委书记:0452-8239203
狱政科0452---8225443
监狱办公室0452---8237949
八监队恶警: 杨洪秀 纪靖平 陈炳江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邮政编码:162401
泰来监狱长:于振海,
狱政科:马跃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电话:
监狱长电话:0452—8229203
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主管监狱长:0452-8229203
纪委书记:0452-8229207
纪委、检察办:0452-8225504
九监区 曹某:13194529100
张维佳、王智玲、乔平、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