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

  • 致大连鲅鱼圈国保大队长王洪魁家属的信

  • 写给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公安分局、长清“610”、新城、孝里派出所的警察们

  • 向米易县公检法人员劝善

  • 请广州素社居民关注汪宇清的遭遇

  • 致大连鲅鱼圈国保大队长王洪魁家属的信

    王洪魁之妻子:你好!

    在给你写这封信时,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因为继2008年下半年以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我区竟有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劳教、判刑。一时间,又有多少个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又有多少个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惨遭酷刑迫害、备受煎熬!

    红海新区大法弟子孙影,近八十岁的老太太,因患肠癌,在生命无望中修炼法轮功,康复后向身边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好,被劳教四年,出来后又因讲真相被举报并关押,我们在向公、检、法、司等多个执法部门讲孙老太的经历时他们表现的大多是同情和感动,如果你的丈夫能多一份善念的话,满头白发的孙老太不会又送五年劳教。

    海星大法弟子孙玉斌,因坚修法轮功被数次迫害,一个多月前因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再次被绑架并迅速送劳教,他的妻子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而要求离婚。

    红海新区男大法弟子王身伦,在你丈夫带领下对他恶意抄家时摞走万元以上的私人财物,现被关押在看守所,如果你看到他八十岁的老母亲哭诉她孝顺的儿子惨遭迫害时的那种无望和孤苦,当你看到她无论如何也不理解、想不通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时,你会作何感想呢!

    这一桩桩、一件件触目惊心的血腥惨案,竟是你丈夫王洪魁亲手策划、制造、跟踪、蹲坑、绑架抄家、劳教判刑的。一个个好端端的家庭瞬间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们同是华夏子孙,有五千年的血脉相承,何至于同胞之间骨肉相残?人们常说,山不转水转,人不亲土亲,都是家乡人,怎能这样无情?置良心道德于不顾,一意孤行,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不妨换个角度思维一下,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又有何感想?每天面对白发苍苍的老人盼望亲人归来那望眼欲穿的泪眼,面对临近高考的孩子孤独无助的眼神……这一切的一切你能熟视无睹吗?

    今天讲出这些,主要是让你和你的亲人们,知道你的丈夫王洪魁是怎样用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当然了我们并没有想报复谁的心理,因为他也是一个受害者!也是受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蒙蔽和欺骗,才做下的坏事,充当了江的工具和帮凶。希望你的丈夫能尽快醒悟过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替江氏集团卖命当替罪羊了!如其不悟、后悔晚矣!

    你应该知道,按照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没有犯罪。相反以江氏为首的流氓集团,凌驾于法律之上,公开践踏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为了一己之私把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迫害,导致数千名修炼人死亡,对教人做好人的大法师父李洪志先生进行诽谤诬陷。这一切令人神共愤,所有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都被上到了法网恢恢国际网站,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及著名律师高智晟致胡、温的多封公开信,你们最好看看。好多正义的人士,都在起来反对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失败是必然的,报应马上就临到他的头上,配合策划4.25事件的天津“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子宋平顺已经遭恶报死亡,全力追随江泽民并拨(用于迫害)巨额费用的常委黄菊患癌死亡,多年来帮着撒弥天大谎的“喉舌”罗京患喉癌身亡,江泽民、罗干在多个国家被起诉,审判江泽民的浪潮风起云涌。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是父母所生,谁没有亲朋好友?常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从古至今,迫害修佛的人是绝没有好下场的。远的不说,我们身边的仅举几例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事。营口政法委迫害法轮功的头子李闻启,得肝癌医治无效,从北京回营口时,吐血死在秦皇岛的路上。还有卖力参与迫害的原海星办事处主任许才民,不也因经济问题而锒铛入狱了吗?

    营口市鲅鱼圈区原区委副书记、“610”头子陈立刚是多年策划迫害和绑架大法弟子的主谋和先锋,无数大法弟子惨遭他的毒手,因他恶贯满盈,鬼使神差的自杀身亡。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原教委主任江永才在任期间,配合区“610”、政法委等部门迫害教育系统大法弟子,强迫全区中小学生及教师参加诽谤大法的百万签名。2002年2月份换届落选被调职,后来又遭恶报,身患绝症。

    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积极参与非法迫害的法官丁玉玲,在某刑事案中因徇私枉法惹怒当事人遭连捅数刀,重伤入院。

    秦世龙是原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政保大队大队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此人积极参与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劳教法轮大法学员,并勒索巨额罚款。每个被拘留的大法学员,最低罚款五千元。后来他被转到鲅鱼圈区经济大队当大队长,因涉及经济勒索等罪被辽宁省公安厅逮捕。他家被抄,连地板都被撬起来了。

    这不都是恶报吗?前车之鉴啊,他还不能清醒吗?正应了那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在此希望营口市和鲅鱼圈区所有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悬崖勒马;否则受害的最终只能是你们自己。

    王夫人,耳闻你是一位富有正义感且有同情心的人,希望你能阻止你的丈夫不要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为了他,也为你的家人留条后路,别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在未来法制健全的社会里,必定受到法律的严惩,罪责难逃

    天意不可违,中共解体在即,退党大潮风起云涌,不知道你是否有幸看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书中深刻的剖析了中共的历史,真实的揭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史实,使更多的世人明白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并退出党、团、队。现在“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经达到5600多万,中共就要解体了,天灭中共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请你在这历史重大转折时刻,摆放好你的位置,赶快叫你的丈夫善待大法弟子,争取拥有美好的未来。

    下面我给你讲述一个发生在北京一位警官身上的真实故事:从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后,他只要知道要抓哪个法轮功学员,他都提前通知,使他们安全转移。对收缴上来的大法资料他都妥善保管,然后转送给大法弟子。当萨斯病(非典)蔓延时,在他身边工作的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事,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有的自己突然死亡,有的家人死亡。他感慨地说:幸亏我善待大法弟子,没参与迫害法轮功,没对大法犯罪才使我和我的全家人躲过了这一劫。还有,朝阳市和锦州市的部份警察也已经醒悟过来,知道法轮大法弟子个个是好人!再不作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的帮凶和打手。每当上级有命令下达时,他们都提前告知大法学员,他们自己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常言道: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请你为你和你丈夫的未来,认真地想一想。

    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十年的迫害不仅没能使人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反而信的人越来越多,这现象本身足以引起人们的深思。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世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越来越多的世人开始得法修炼了。

    今天江泽民及其打手和帮凶们因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罪名被告上国际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的审判。希望你的丈夫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不要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自毁未来;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一个赎回未来的机会,这才是他正确的选择。

    关心你们的鲅鱼圈全体大法弟子


    写给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公安分局、长清“610”、新城、孝里派出所的警察们

    近年来,你们几乎不间断地以各种手段对济南长清大法弟子刘如平律师及家人进行迫害。

    近日获悉,7月2日上午你们又采取惯用的特务手段将他绑架,并将其投入洗脑班进行强制性洗脑,再次从精神和肉体上对他施行迫害。你们假法律之名行暴虐之实,令所有熟悉他的人感到震惊!在此,我们对你们的非法野蛮行径提出抗议!

    不要以为你们自己所做的坏事无人知晓,你们的每一桩恶行都已被记录在案。

    遭受你们的迫害前,刘如平拥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业和生活:他是“长清党校”教授法律和经济管理的高级教师,又是舜天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执业证号150094120774),为人谦逊,温文儒雅;妻子张承兰在长清区经委工作;儿子已读大学,他的家庭和睦,其乐融融。然二,这样一个在家庭中合身会上的好人,却被你们多次骚扰、绑架,甚至被非法劳教,受尽酷刑折磨。回来后失去了律师的工作,失去了走上讲台执教的机会;妻子被非法判劳教后至今被关在臭名昭著的浆水泉劳教所遭受苦难,儿子也遭到恶警的审讯骚扰。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几年来你们对刘如平一家所犯下的罪恶吧:

    2005年10月17日晚,长清区公安分局东关派出所以刘如平张贴《法轮大法公告》为名将他绑架。10月25日,长清公安分局反××侦察大队将他劫持到济南刘长山洗脑班。在这期间,刘如平的父亲为儿子遭无端迫害而焦虑不安,11月14日在悲愤中离世。

    50天后,长清公安恶警、610恶人命刘如平任职的“舜天律师事务所”主任陶红英以工作的名义将刘如平骗到单位,再次绑架了他。12月14日,你们将他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关进王村劳教所。在那里,刘如平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洗脑“转化”,为此,王村劳教所又非法延长他的劳教期限2个月22天。

    2008年8月12日下午3点左右,刘如平的妻子张承兰外出办事时,被事先埋伏的长清“610”和长清公安分局的恶警绑架,随后恶警强行破门而入又劫持了刘如平。恶警往他的脸上喷洒警用辣椒水,致使他无法讲话,睁不开眼,两眼流泪。刘如平家的私人财物及七万元的存款单和银行卡被抢,他本人被绑架至位于刘长山的济南市洗脑班非法拘禁,妻子张承兰则被非法劳教。

    不久,张承兰九十三岁的老父亲,在对女儿、女婿的极度挂念和绝望中去世。

    2009年以来,长清区的恶警侵犯刘如平的人身自由,用种种特务手段加紧对他进行了监视、跟踪,拍照、电话监听等等。4月的一天,长清恶人恶警又强行将刘如平软禁在单位一天,原因是怕他去参加在市中区法院正在进行的一场对另一位大法弟子——济南教育学院退休教授张兴武(张教授被非法判七年徒刑)的非法庭审。

    刘如平一家的悲惨遭遇是无数济南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所承受的苦难的缩影。尽管如此,为了你们的未来,在此我们仍想对你们进一言。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是正法大道。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心性做好人决没有错。实践也已经证明,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而中共却为一己之私利迫害法轮功。中共给法轮功强加的所谓的罪名是不成立的,是经不住推敲的,是非法的。

    为此我们劝你们,在善良与邪恶面前不要丧失了最可贵的良心,不要为行将末路的中共卖命,到头来落得个悲惨的结局。

    历史告诉我们,邪不压正,迫害正信的决不会有好结果。中共和对真善忍信仰的残酷镇压将它自己送上了历史的审判台:至今迫害的直接责任者——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吴官正等几十个中共高官们已经在世界几十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法庭,有的已经被宣判有罪,不久的未来必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然而你们是中共灭绝性政策的直接实施者,同样逃脱不了罪责!

    也许你会说我在“执行上级的指示”。请想想,以往的各项运动中共都是用红头文件下达命令的,为何唯独迫害法轮功却没有正式文件下达?多是以口头、电话,电邮等形式,并要求传达后,将以上这些传达记录销毁?这不是销毁罪证,为以后推卸责任做准备吗?如果有一天,人类对这些迫害法轮功的人进行清算时,你们现在的“上级”能为你承担责任吗?你能脱了干系吗?另外,法律也绝对不会因为你是受人教唆而不治你个人的罪。二战后,国际海牙法庭在纽伦堡对纳粹战犯的审判中,就连杀人的护士、医生也没有因为是“执行上级的指示”而能逃脱掉自己的罪责,照旧被判死刑。

    历史的发展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天定的,是有定数的。它和人的生老病死一样,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的。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统治几十年来,为维护它的特权稳定,搞了十几次各种名堂的政治运动,整死、害死国人八千多万,比一、二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数总和还多。一个人杀人,法律要判死刑,一个党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百姓就完事了吗?“多行不义必自毙”!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内发现的“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启人深思!

    到2009年7月10日,全国已有超过5700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党员。中共从基层到高层都在退党了,中共邪党还能撑几天?《九评共产党》一书已给中共盖棺定论,这个杀人嗜血的魔教很快要被上天清算,觉醒的中国人已加入到浩浩荡荡的退党大潮中去,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那些追随中共的恶人,前途岌岌可危。

    中国有句古话说:“举头三尺有青天,人可欺,天不可欺。”诽谤和迫害修炼人是犯了滔天大罪,神谴是无法抵挡的。这几年,公安、国安系统人员“因公殉职”的意外死亡率也远远高于过去,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的却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仅在明慧网上公开曝光的已有一万多例。而中共则一直要求严密封锁实情。

    以下几个是最典型的也是知名的因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而遭恶报的事例:

    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追随中共不遗余力地迫害大法,在汽车追尾事件中,她坐在最安全的位置,别人都安然无恙,唯有她从车中射出死于非命,而且死后三天闭不上眼睛。几年后,她的丈夫又突发脑溢血死亡,扔下儿子孤苦伶仃。

    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同一天先后强奸了两名同他母亲年龄相仿的女法轮功学员,不久就遭到报应,被判刑八年,在狱中得了阴茎癌,做了阴茎睾丸全部切除手术,三次自杀未遂。

    最近,死于淋巴癌的央视主播罗京,是中共利用央视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喉舌之一。他昧着良心播报诬蔑法轮功的新闻,为中共做帮凶,欺骗了无数世人。罗京用嘴造谣栽赃,结果得了淋巴癌,死前时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而央视47岁的陈虻,曾经参与制作“天安门自焚案”栽赃法轮功,于去年死于癌症。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又发布了《全面收集中共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的罪证的公告》,开始对中共司法系统全面追查,要求收集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有关的案例的相关消息和迫害证据,即将到来的历史性审判就要开始。

    难道你们真的非要等到对你们进行审判的那一天,才醒悟吗?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我们劝你们,立即停止追随中共迫害善良,将功补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

    济南法轮功学员
    2009年7月


    向米易县公检法人员劝善

    我们是米易大法弟子,本着坦诚和善念写这封信,请你们珍惜这个机会,仔细的想想我们所说。

    在这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你们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十年来,米易县法轮功学员有三人被迫害致死,数十人被非法劳教、判刑。

    现在在米易看守所,有四位女大法学员高龙英、周建先、张正焕和罗仕美正在被非法关押着。其中高龙英已近七十岁,她的两个女儿张洪英、张家双于去年被非法劳教,一家三人遭非法监禁。而在迫害中被迫离婚的罗仕美,因被你们绑架,她上小学的小女儿现无人照顾。

    四位大法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她们只是本着善念讲真相,希望更多人明白法轮大法好,能在这多灾多难的年月中自救、保平安。她们现已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了。

    你们不要自认为这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有这个“党”、“上级”给自己撑腰,你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昧着良心干坏事,觉得到时责任也落不到自己头上,甚至还想赶紧利用现在的职权、机会捞点利益,发泄点私愤,象赌徒一样赌一把。至于未来,看不到那么远就不管不顾了。你们如果真这样想,那不但是大错特错,而且是极为愚蠢、无知。

    你们回顾一下这个党的历史,就会发现这种想法是自欺欺人。当年文革中坚决执行上级命令的警察,运动过后哪里去了?被秘密枪毙了。详情可看《九评共产党》,那里面有详细的曝光。再远一点,那些执行希特勒命令的基层纳粹分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哪里去了?都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和追捕。历史是一面很好的镜子,在如今迫害法轮功上,历史依然还将重复。想一想吧,你们在做什么?泯灭自己的良心,最终换取的是什么结果?

    在谈做坏事遭恶报的例子之前,你们先了解一下真相:

    一、恶法非法 恶言论更不是法

    许多人都认为“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为了×教。这种认识是中共长期造谣宣传、愚民政策的结果,但仍有很多有头脑的人们、有良知的律师揭穿了这个无知的谎言。事实是:江泽民在1999年10月25日对法国记者第一次提出“×教”之说;第二天,《人民日报》跟风发表了“×教”社论。但是,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言论不是法律,没有法律效力。1999年10月30日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其中对“邪教”的认定,跟法轮功没有一点关联,根本没有提到法轮功。实际上,这只是江氏集团玩了一个逻辑上偷换概念的把戏。

    所以,即使在中共把持下,依据现在的中国法律,直到今天,炼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完全合法的。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才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犯罪行为。

    在这里,希望从事于公检法的你们认识到:一、党条不是法律。二、有权者的言论不是法律。三、即使独裁者订出恶法,在世界法律界有一个共识的理念:恶法不是法。这些是正常社会的基本共识,是法律界的共识。

    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的范围目前已达到114个国家和地区,“真、善、忍”的法理给世界带来美好,世界各国政府机构、议员、团体组织等对法轮大法和创始人的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至2008年4月已超过2945项。《转法轮》一书已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弘传世界。

    法轮功要求学员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纠正一切不好的行为和思想观念,同时炼功,从而达到身体健康和道德的升华。许多原本不幸的人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

    三、迫害是以谎言为基础的

    江泽民是以个人的嫉妒心,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且一开始是以“自杀”来诬蔑、诋毁法轮功,以达到煽动民众仇视、害怕继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目的。

    实际情况是:一九九九年前,中国有上亿人学炼法轮功,从没听说有人自杀的案例。法轮功要求修炼的学员绝对不能杀生,因为杀生罪大如山,难以修炼。而法轮功师父在答学员问中明确讲过“自杀是有罪的”。所以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是决不会自杀的。

    2001年除夕,中共导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案”,这是邪党利用人们的善良,为了达到煽动民众仇视、使镇压升级的目的而制造的一场阴谋。然而该案漏洞百出,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早已备案,指出这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谎言闹剧。现简单举例说明:1、大面积烧伤、烫伤病人应在无菌病房中,让伤口裸露,而该案中的被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却被包扎得严严实实;2、“自焚”的王进东在身上衣服燃烧之后,两腿中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依然完好。3、“自焚”的小女孩刘思影,在做气管割开手术后,回答记者采访的声音清晰脆亮,这在医疗实践中是见不到。

    揭露此案的纪录片《伪火》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新唐人电视台2002年1月制作)。而中国人在中共花巨资封网的今天,依然相信那些谎言,而对身边无数炼功人受益的事实视若无睹。

    四、警示恶报不是诅咒而是慈悲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类的警世之言。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人在了解了真相、相信大法好、相信退党退团退队能保平安后,真的在劫难中逢凶化吉了,这类的例子很多。当然,也有很多很多关于恶徒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的例子。

    先说明一点,我们认为,恶报是神在警示世人。法轮功学员告诉你一个你可能不知道、看不见但却是真实存在的事实。善恶有报,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发明,是神的意志,是我们中国古老传统文化中一直存在的教诲。

    有的人遭报即死,神用以警示他人;有的人,一时没遭报,这是神在给他机会去了解真相、得救,这不是慈悲吗?当然,也有的人,罪不可赦、无可救药,虽然没有立即遭恶报,但他却正在通向无生之门的地狱的路上,只是阳寿未到而已。

    当你知道恶报的事实时,请冷静想一想:他以前做过什么?你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生命与钱财谁更重要?

    十年来,全国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人已经很多了,公安系统尤为明显。我们米易就有这样的例子:

    梁晋川,原米易县公安局局长。从1999年迫害法轮功起,就积极配合,迫害大法弟子。在其任局长期间,被劳教的大法弟子有十几人,被非法抄家的人次有几百人。在抄一大法弟子家的时候,梁晋川将大法师父的像片放在地上踩,结果没过多久,其双腿瘫痪,从2001年到现在,都在痛苦中活着。

    希望和他一样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看看他,就想一想自己,到时谁来替自己承受痛苦?

    徐朝有,原水塘村村长。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就积极配合,在水塘村办洗脑班期间,手段很恶毒,不准睡觉,通宵罚站,罚大法弟子跑圈,连7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结果在2005年传统新年,徐朝有遭车祸,腰被撞断,躺在床上,不能行走。后来他得了绝症,在痛苦中死去。

    还有毒打大法弟子,疯狂抄家、抓捕大法弟子的米易警察柴发强;举报大地弟子遭恶报而死的垭口安全村村民李朝洪等。

    当然也有在事实面前幡然醒悟,从而使自己和家人保住一命的事情。如二零零六年九月,山东胜利油田的一警察投书明慧网说:“我身边很多同事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从中共历次运动中得出的教训是卸磨杀驴、舍车保帅,随从者的可悲下场,所以都不愿再被中共当枪使,他们不仅退了党,还主动收集迫害罪证,提供给国际真相调查团,将功抵过。”

    许多明智的公检法人士都不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还用自己的所能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弃恶从善,纷纷在明慧网发表郑重声明,承认错误,将功补过。

    现在有限的机会为你们选择未来:一个人若明白法轮大法的真相,不再迫害法轮功,选择退出中共邪党,宣布废除曾为其“奉献终身”的誓词,从而除去因毒誓而被打上的烙印(《圣经启示录》有预言),就会有光明的未来,否则将失去未来、失去生命的永远!宁可信其有啊。


    请广州素社居民关注汪宇清的遭遇

    善良的素社居民:

    你们好!请关注我们素社的一位优秀居民——汪宇清——因坚守信仰而遭受残酷迫害的不幸遭遇。汪宇清目前正被劫持到千里之外的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承受着暴力“转化”。善良的素社居民们,让我们依据良知、理性的指引,制止迫害,呵护善良。

    汪宇清,女,原是深圳发展银行广州海珠支行营业部经理。一九九七年,汪宇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时时以“真、善、忍”法理来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踏实肯干、业务能力强,深得领导和周围同事的好评;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深得家婆、家公两位老人家的喜爱。这么一个过着美好生活的家庭,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为说句“法轮大法好”而承受着迫害者强加的苦难。汪宇清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五年间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的时间多达五年,其家人的精神、经济和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即使回到家中,当地派出所警察也经常骚扰,本应平静的生活增加了不平静。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多,来了两个街道居委会干部,一个是素社新村居委会主任谭锦添,另一个是女的,二人骗汪宇清家中老人开门;之后来了四个警察带着搜查文件进屋,进行抄家,抢走了一些私人物品,还将汪宇清绑架。

    晚上,汪宇清丈夫到派出所要人,警察要求他配合做汪宇清的“工作”(以放弃信仰为目的的洗脑),被她丈夫严词拒绝。汪宇清丈夫表示,这么多年汪宇清被迫害期间,在与有关人员打交道中,他们说话不算数,不会配合他们的。当时汪宇清被关押在素社派出所,随后就把汪宇清转移到海珠区拘留所。在这以后,汪宇清家属曾多人多次去海珠区拘留所、素社新村居委会、素社派出所、海珠区公安分局要人,并要求见人,但他们以上面有规定和推托的方式来掩盖罪行,一直拒绝见人,态度恶劣。

    直到三月十二日,家属再去派出所要人时,派出所交给家属一份劳教一年的决定书,发出的日期是零八年三月五日,家属质问为什么一直未通知家属时,他们的回答是已经寄出了。显而易见,他们做的事情见不得人,不敢告诉被迫害者家属。

    二零零九年三月,汪宇清劳教期满,因坚持信仰,又被劫持到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所谓的法制学习班),遭野蛮迫害。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主任胡绍斌指使三个女人索汉华、戚春芳、杨正香,折磨汪宇清,强制洗脑,不让睡觉。

    汪宇清家人得知消息后向武汉的洗脑班要人,武汉推脱,要汪宇清家人与广州联系,当汪宇清家人向广州有关方面了解情况时,都是不接电话或回避。

    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在了解了上述事实后,都会愤慨的。善良的素社居民,请关注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伸出你的援手,发出正义之声,不仅是为了受迫害的汪宇清,同时也是为了维护我们这个社会的公义,给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儿女一个尊重人权、维护人性尊严的环境;否则,在中共的暴政下,任何人都可能随时遭遇不测。

    在此,我们正告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在即,继续跟随中共行恶的人必将成为中共灭亡的殉葬品,断送的是自己永远的未来。

    愿所有人的都能选择光明的未来。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敬致

    附:迫害汪宇清的部份相关责任单位及恶人
    素社新村居委会主任谭锦添
    素社派出所:020--84429675、84233509、84233376、84445982、84233507
    素社街道办事处:020--84254307、84238067
    海珠区公安分局“六一零”部份恶警
    温春兰:女,13602846718 、13710542408、宅020--34117485
    余强:13802547842、13802777302、020--84395156、办020--84443110
    何敏聪:020--88511108
    黄棉、李耀文(音)、陈某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