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颜虽逝神愿在 留得芬芳在人间

江南奇女子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在洞庭之北,长江之南,有一个鱼米之乡;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个坐落在江滨的小镇,这就是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在这个小镇里更有一位奇女子——湖北车轿厂技术工郭恒宏。

郭恒宏出生于公安县毛家港镇,虎沱河边的螺丝湾村。她从小善良懂事,勤奋学习,完成了大学学业后在湖北车轿厂工作。长大后更是超凡脱俗,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她不看重世间的名利情场,只想清净修行,曾苦苦找寻高德大法,终于在一九九六年找到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从此她真修向善,处处用法轮功“真、善、忍”准则要求自己做好人,善待同事邻里,工作中从不计个人得失,常常是一人干两个人的活,亲友同事都纷纷称赞她。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郭恒宏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几次去北京上访,多次遭恶警非法抓捕、绑架、拘留、强制洗脑、打骂凌辱及酷刑折磨,直到二零零二年七月被迫害致死,死后仍不放过她。

一、单位一脚踢开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郭恒宏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不肯放弃修炼,公安县“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多次给车轿厂施压,并以“单位如有炼法轮功的,则不能评明星企业”等来株连单位。郭恒宏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公安县“六一零”趁机向她单位敲诈一万元现金,说是到北京去接她。她亲眼目睹公安恶警用敲诈的钱大肆挥霍,硬是将一万元钱挥霍一空。

期间郭恒宏一直在绝食,然而恶警们大吃大喝大用,又开假发票,如吃一百多元就开三百多元的生活费,一应开支全在里面摊。更丑恶的是在回来的火车上几个恶警还为分赃争的面红耳赤。

恶警将郭恒宏非法超期关押在公安县看守所,刚释放不久,车桥厂就配合“六一零”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在单位工作了整整十年,只给她算了四千元买断费,就把她一脚踢开了。

二、看守所的脚镣手铐

自郭恒宏被单位开除后,恶警还采取蹲坑的卑鄙手段在她的住所周围盯梢。一次,郭恒宏正在宿舍做饭,以周良清(斗湖堤派出所警察)为首的七、八个警察闯进她的宿舍,再次将她绑架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郭恒宏坚决反迫害,和功友们一起大声向各号室里的人讲真相,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经常遭恶警殴打、辱骂、受尽凌辱。

一次,郭恒宏与其他几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起背师父的法,被不法警察刘国华狠命打了两耳光,当时在场见证的有六名大法弟子。大家一起反抗,冲出号室,质问刘国华凭什么打人。一时间,来了很多恶警,郭恒宏及其他两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用反手铐将双手铐在后面,并将郭恒宏单独关押在一间号室里。大法弟子齐声喊:“打人那!打人那!”那次,郭恒宏被铐的时间最长,一直到中午吃饭也没给她打开,这时她大声喊:“打开手铐!打开手铐”。其它号室同修们听见后,一齐不停地高喊:“打开手铐!”女恶警蒋陆玲来了,不但不给她打开,还冷言冷语说些难听的话讥讽她。那次将她反铐着折磨了三、四个小时,恶警真是惨无人道至极。

还有一次,陈刚(看守所所长)等几个恶警用死刑犯的重脚镣铐住郭恒宏的双脚, 将她从长长的走廓拖到另一号室,也是至少有六名大法弟子见证,当时大法弟子齐声高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放开她!放开她!”大法弟子情急之中,就拿手卷成话筒,对着街面向世人喊:“打人那,打炼法轮功的人那!”那次恶人迫害她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了才给她解开脚镣。

还有一次,恶人逼大法弟子照相,郭恒宏不配合恶人,恶警刘国华(看守所副所长)给郭恒宏上脚镣铐也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后才解铐。郭恒宏前后至少遭三次脚镣手铐的酷刑折磨。

三、绝食抗议

郭恒宏坚决反迫害,在看守所多次绝食抗议,强烈要求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自由。绝食最长的一次是九天九夜滴水未进。可是恶警不但不放人,还将她野蛮地绑在长蹬上,有“六一零”、国安及看守所的恶警、号室里的犯人等十几个恶人,硬是按住她的手脚,用一根又粗又长的胶管子强行灌食,郭恒宏不配合,看守所副所长袁昌武就抓住她的头发,拼命地往地上撞。直到灌得她胃出血。在地狱般的看守所,郭恒宏受尽了折磨。

四、罪恶的财校洗脑班

郭恒宏在看守所坚决反迫害,每天和功友们一起背师父的法,坚持炼功。恶警们气急败坏,“六一零”又将她劫持到财校洗脑班(注:现在的鑫港娱乐城)强行洗脑折磨,企图逼迫她放弃修炼。当时一共七名大法弟子在财校黑窝遭迫害,年龄最大的是高建村的谭爹,年近八十岁的老人。当时正值六月高温时节,在财校招待所里,恶警串通不明真相的炊事员,服务员协同迫害大法弟子,每餐每人只给约一两米饭,极少的一点菜,只能维持生命的最低底线。

一天早晨,在恶警的授意下,只给七名大法弟子送了六个包子,那就意味着还有一人不能吃早餐,恶警使阴招想将大法弟子活活饿死。因江泽民有密令:“对法轮功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就意味着对法轮功怎么迫害都不为过头,因此公安县恶警才敢出此下策。一到吃饭的时候杨良富(当时的“六一零”头目)一伙就开车前来吃饭,每餐两大桌大吃大喝。

这时,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绝食绝水(当时是40度高温),并一边站在窗户边向路人讲真相,不少世人流下了同情的泪水。郭恒宏在财校洗脑班坚持向世人讲真相,又被“六一零”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拖延迟迟不放人。请善良的世人想一想,她被非法关押在里面没有人身自由,是如何“扰乱社会治安”的?这不分明是恶警们践踏法律吗?

五、“六一零”草菅人命

郭恒宏由于长期遭受残酷折磨,她所承受的早已超越了人的极限,致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被折磨到了精神恍惚的状态。一天,她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吞了筷子(炼法轮功不会自杀,她是在长期遭受折磨,精神、肉体承受到了超越极限而导致的偏颇行为),“六一零”来人后,将她带到中医院,医生说要做CT检查,可“六一零”恶警视人生命如儿戏,不肯拿钱,竟然没做CT,极不负责地把人推给她哥哥了事。

即使这样,可恶警还是不肯放过她,伺机待她稍微恢复后再抓捕她。郭恒宏无法在安稳的地方住,不敢去任何一家医院检查,甚至不敢去领那极少的一点生活费。为免再遭邪恶的迫害,她只好流离失所,东躲西藏,过着惶恐不安的日子,没有地方炼功,吃饭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因此身体日渐出现严重问题。

有一次,郭恒宏感到万般难受,她知道身体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状态了,就跌跌撞撞找到一位功友家里。那位功友收留了她,又赶紧找来了另外几位功友,有的看护她,有的给她熬稀饭,有的给她洗衣服、洗澡,并想办法将她送到她亲人身边。她的亲人带她到医院诊治,经医院诊断是严重胃化脓,可又不敢公开在医院里住院,怕再遭恶人的绑架,就只好在她亲人家里输液治疗,稍有好转后就离开了亲人家。

一天晚上,郭恒宏在一位女功友家里借宿,以周良清为首的恶警趁夜深人静时撬开了那位功友的铁门,将她和功友两人一起非法抓走,在看守所关押了很长的时间才放人。

由于郭恒宏多次惨遭迫害,因此身体极度虚弱,走路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最后实在支持不下去了,才被几位功友以化名送往沙市一家医院救治,可是已经晚了,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恶魔夺走了。

六、死后仍在抓捕

郭恒宏走了,三十多岁啊,正当人生风华正茂的岁月。她走了,天地同悲啊!一个奇女子就这样被残酷地迫害死了,这真是千古奇冤啊!她的遗骨掩埋在她出生的地方,也是她哥嫂居住的地方,现在的毛家港镇螺丝湾村。只有凄凉的风雨守护着她的遗骨。

可恶的是在她死了几个月后,还有一帮恶警带着一大摞整好的恶材料到螺丝湾村她哥哥家里去抓她,据说这次是直接送劳教所的。这可是螺丝湾村村民人人皆知的大丑闻啊,请问人都死了,她在人世间犯的什么罪?触犯的是哪条法律?她的哥哥悲愤地问恶警:怎么,人都死了你们还不肯放过她吗?恶警们扬长而去,竟然没有愧意,事后惧怕承担责任,又极力造谣说郭恒宏是炼法轮功炼死的。

七、圣洁高贵 正气永在

她走了,走得那么冤
血迹斑斑,带着巨大的伤痛!
她走了,走得那么烈
捍卫真理,带着无限的悲壮!
她走了,走得那么坚
从容圣洁,带着不屈的精神!
她走了,走得那么远
脱离凡尘,带着高贵的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