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起的莲——吴俊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在大法遭到迫害十年之际,不禁使我们想起了我们的好同修吴俊阳,他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回想起这位年轻、正直,并且才华横溢的小伙子,对于他的离去,凡是认识他的人都感到心痛。


吴俊阳

吴俊阳22岁得法,他利用两个通宵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当第二天下班坐公交车时,闻到别人抽烟他就感到恶心,从那以后烟酒就自然戒了。他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对家人说:“我修炼了,就要一修到底,到任何时候都不走回头路!”

99年7月20日中共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他理解不了,他说这么好的功法,修炼后身心受益,为什么不让炼了呢?他四次去了北京信访办,两次被拘留,没有地方让他说话,他失望了,回来后他把全家仅有的一万元钱拿出和同修一起印了大法的真相资料给世人看。他三次被非法拘留后,单位迫于压力,强迫他退职,他没有了经济来源,家里也很困难。他被迫流离失所后,生活十分艰苦。十冬腊月里由于没钱买煤,睡凉炕是常事,有时看到地里的雪化开了,搂点叶子和草维持着。他的全部时间都用在了证实法、救人上,晚上大多时是忙一个通宵,即使晚上睡了,也就是两、三个小时,吃饭就更谈不上热汤热水了,有时连咸菜也没有,只是糊弄着吃点,全身心的忙着讲真相的事,无论怎样艰苦,他都严格的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他手中的那只笔,让邪恶胆寒,经他的手写出了很多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文章,很多时,他都是坐在电脑前,把所思所想的事直接打到电脑上,别人看了还觉得很流畅,很有力度,他的一篇诗歌:“我依然向您讲清真相”还被明慧电台配了音。为了帮助学员走正路,他不辞辛苦的奔波于城乡之间,耐心的帮助同修,切磋、悟道,由于他的付出,带动了很大一方的同修跟了上来。

2004年9月18日半夜12点,本溪的很多警察,跳进了他在一个小镇租的房子的院子里,把锁着的窗户挣开,从前后三个窗户同时跳进了很多警察,把正在发正念的吴俊阳一把捞下,戴上手铐,不由分说的推到等在外面的警车上。恶警把他关在本溪看守所的小黑屋里,对他进行了酷刑折磨,每天都有打手打他,逼他说出大法资料点的事,逼他出卖同修,但是不管怎样酷刑折磨,他就是一个字也不说。

家属多次要求见人,恶警都不让见,54天时让家人给送一套棉衣,57天时通知家属去签字,等家属见到吴俊阳时,是在本溪急救中心医院的走廊的一个活动床上,魁梧健壮的吴俊阳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双目失明,听到家人的声音,赶紧说:“水、水,从进去他们就不给我水喝。”家人见状痛哭失声,等再抬头看时,发现看着吴俊阳的警察跑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了,连狱医也不见了踪影。

吴俊阳知道家里没有钱,对家人说:不用治,咱们回家吧。等家人把他抬回家后,整个过程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吴俊阳就出现了强烈的头疼、发不出声音的症状,后来说话就唔鲁、唔鲁的听不清。他到底遭到了怎样的折磨,就不得而知了。他穿的衣服一件也没有了,只空身穿着三天前送去的棉衣。吴俊阳全身没有拳头大的没有伤的地方,左眼球凸出,耳孔都是黑紫色的,脖子一点也不让碰,两只胳膊、两条大腿内侧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大小的结痂,膝盖骨左侧肿起拳头大的紫色的包,整个人不能动,一阵阵的昏迷,时而清醒,小便失禁。有一次清醒,他很吃力的表达了有件衣服的兜里有十张拾元的钱,不是自己的,让家人给资料点送去。多么好的同修,多么圣洁的心灵,就连知道内情的警察都说:“吴俊阳,好样的,本溪市头号的!”

送葬那天,本溪的警察如临大敌,警察、便衣部满了火葬场内外。警察为什么心虚?为什么害怕?是因为他们把一个只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给活活的迫害死了,所以他们心灵不安。在这里我们奉劝那些参与了迫害吴俊阳的警察,在历史的罪恶榜上已经记下了你们每个人的罪行,如果你们能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负责就赶快帮助和善待在本溪市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为自己赎回这份罪恶!

我们很多同修被警察挡在了火葬场外,没有见到吴俊阳最后一面,只能默默的望着这朵出污泥而不染的圣洁的莲花升起、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