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

  • 请同修注意更正已变更的地址、电话

  • 大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已搬迁

  • 建议天津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 加持狱中周向阳

  • 就宝鸡地区的迫害形势和同修交流

  • 请同修注意更正已变更的地址、电话

    最近不断有当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上网,但是对已经变更的相关责任部门的地址和电话没有及时进行更正,给写信、用电话形式讲真相及近距离发正念等带来一定的麻烦。


    大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已搬迁

    开发区公安分局地址已经由开发区依山里37号小区搬迁至保税区北门东300米的新大楼内(详细地址尚不明确,坐开发区7路公交车、开发区至金石滩、金州至金石滩的小客车在保税区北门或公安局下车即到)。至于相关电话是否也变更了也有待于进一步核实。

    望开发区和金州区同修多注意一下新办公大楼的地址和电话情况,及时上网公布。


    建议天津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 加持狱中周向阳

    大法弟子周向阳目前被天津港北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建议天津全体同修发正念解体迫害周向阳的邪恶因素。

    周向阳毕业于中国北方交通大学,九八年进修于天津大学,二十六岁就已经成为工程师。这样一个优秀青年,却因为信仰真善忍,于二零零三年被天津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到天津港北监狱至今,期间挨骂挨打无数,关禁闭无数。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各种折磨,周向阳于二零零八年六月起绝食,原本强壮、阳光的小伙子,目前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前不久,港北监狱通知家属可以给周向阳办“保外就医”,把周向阳的户口从天津市转出去,转到一个和他的家乡(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毫不相干的村子里,当其家人为此事而奔波的时候,监狱又突然告知:“周向阳不符合保外条件。”

    忠告目前还在迫害大法弟子周向阳及其亲属的执法人员:杀人害命必遭天谴。不要再被邪党蒙蔽,当上天的审判来临时,邪党绝不会也不可能救你们;不要被眼前的小利蒙蔽住良心,真正永远的生命才最宝贵的。

    港北监狱恶警名单:

    港北监狱:
    电话:022-63251056, 022-62071156
    咨询电话:022-62071052
    监狱长 郭炜副
    副监狱 长:段继存、陈国儒
    政委 刘基智

    九大队(攻坚队),电话:022-62071215
    大队长 杨中水警号1208055
    宋学森(队长),警号1208219
    李某(队长),警号1208306
    周某 电话022-62071215

    五监区:
    电话:022-62071151
    监区长 张士林 警号1208217
    副监区长 宋学森 警号1208219

    一分监区:
    电话:022—62071158
    分监区长:骆志国,警号1208140
    队长: 黄毅 警号 1208191
    二分监长:
    分监区长:邢承东 警号 1208068
    副分监区长:祖黎明 警号 1208237

    警卫大队:
    大队长: 赵书全,以打人著称,外号叫赵大棍子。
    副大队长:祁书海 警号 1208112

    八监区:
    监区长:杨中水 警号 1208055(曾任五监区监区长,现任九大队攻坚队大队长)

    六监区:
    周淑华 警号 1208056 (曾任副监区长)

    天津监狱局:
    纪检组 022-27347336


    就宝鸡地区的迫害形势和同修交流

    从去年三、四月以来宝鸡地区迫害形势表现比较严重,相继有几十位大法弟子被抓,而且大多被判刑、劳教。有的被酷刑折磨、坐老虎凳等。有的被勒索巨额现金。给本地救度众生的工作带来损失。

    恶党人员的破坏主要针对资料点,继去年四月大资料点被破坏、八、九个大法弟子被抓,损失大量耗材、机器和资金后,又接连发生几起迫害事件,几乎两、三个月就有一起。而且更严重的是邪党把宝鸡地区的迫害经验向陕西省全省推广,广播宣传。

    去年九月宝鸡又在全省带头成立所谓“反××办公室”。今年,有几位去渭南讲真相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宝鸡市又学人家搞起什么“奖励机制”。并且在广播电视、报纸上宣传,还对联通公司的手机用户用短信的形式大肆宣传“举报有奖”。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阻止众生得救,把众生往地狱里拖。

    为什么在正法洪势横扫邪灵烂鬼,世人越来越觉醒的正法形势下,我们宝鸡地区的迫害却愈演愈烈,得不到有效地抑止呢?确实需要我们本地同修引起高度重视,向内找出整体的漏洞和不足,整体升华提高上来,尽快改变本地区迫害的严重形势,彻底清除邪恶因素,邪灵烂鬼,和障碍众生得度的乱神,跟上正法進程。所以借明慧一角,谈谈自己的看法,同时,请大家都来从不同角度谈一谈,共同提高上来。

    一、“资料点遍地开花”方面做得不够好

    “七二零”之前,宝鸡地区学法的人很多。迫害开始后,很多人都不出来了,资料点一直是邪恶迫害的重点,虽有许多同修相继被抓,但资料点运行还是比较平稳,这方面协调的同修和资料点同修的付出是巨大的、艰辛的,十分不易。但是,在“资料点遍地开花”这个问题上,还是没有跟上,仍然是依靠大资料点,大资料点的压力大、集中,使邪恶有空可钻,安全方面也有漏洞,学法一跟不上就容易出问题。

    二、出卖同修的问题相当严重

    宝鸡地区一直存在的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那就是在迫害中守不住心性,出卖同修和资料点的问题比较严重。有的一个人供出几十人,牵连许多人受迫害,这次资料点出事就是这样,一个甘肃来的流离失所的同修,被安排到资料点,出事后警察拿照片让其一一指证,供出二十多个认识的人,后来抓到的人中,又有人认为既然警察已经知道了,就说了自己知道的事,这样互相指证,很多资料点同修都被抓了。

    这个问题在宝鸡相当突出。造成的损失很大,使同修之间互不信任、防备,造成很大的间隔,有的学员怕被出卖不敢参加集体活动,单来独往,脱离了集体,慢慢的就不太精進了。这个问题没有及时解决,削弱了整体的力量。同时,学员中“自我保护意识” 又使整体力量分散,隔离。这样,使走出来的一部份学员又相继流失了,不出来了。这个问题相当严重。

    三、需要更多协调

    这些年出来协调的同修做的比较艰难,承担的责任大,具体的事情又复杂,往往是忙于具体的事情,很少有精力去协调整体出现的问题。在学法、做“三件事”、揭露本地邪恶、营救同修等方面互相配合、协调一致、达到整体升华这方面,基本上处于自然状态,一旦出了问题,也不能及时从法上提高认识,及时归正。这种状况,更加重了迫害的程度。因为没有及时曝光、揭露抑制邪恶,使邪恶气焰嚣张,抓去的同修很少放回,不是判刑就是劳教。

    四、学法小组在学法交流方面还做的不够

    以上存在问题的根本是差在学法上,学法小组在组织学法交流方面还没有真正起到作用,基本上是读法,念完走人,也没有定期的法会和心得交流。学法走了形式,心性上的整体升华就慢,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干事心、安逸心、显示心、妒嫉心、证实自我、自我保护、争斗心等人心执著又障碍着整体的升华,一些同修一直不错的,慢慢的也消极起来,不参加集体的学法活动,也不出去讲真相了,有的被病业夺去了生命,有的被病业所缠。在世人急等大法弟子救度的关键时刻,许多事情都需要人做,而这当口上,我们地区却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这不能不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和警觉。

    以上问题的出现暴露出我们地区整体的差距,师尊在《致澳洲法会》中指出:“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会之机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

    学法大家都知道重要,可为什么,师尊讲的法我们做不到,关键时刻就忘了呢?遇到魔难就成了常人,正念出不来呢?我看到有的同修还处于个人修炼状态,对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心性的提高升华,重视不够,表现出常人做事状态,为做事而做事,为圆满而做事,为证实自己而做事等等。由于心态不够纯正,做事的效果差,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心性提高和发正念的制邪作用也不能充份发挥。也容易被邪恶因素干扰;由于学法走形式,不入心,表现出来的人心和执著长期修不去,也认识不到,而被邪恶扩大加强,造成难以逾越的死关,也挫伤了自己精進的信心,也有的被“病业”所缠,也有的被情所缠,所魔,关过不去的时候就容易消沉,失去信心,正念一不足,就容易掉下来,有的甚至失去生命。

    也有的遇事不向内找,怨天尤人,自己什么都正确,修别人不修自己,听到一点不顺耳的就耿耿于怀,气的受不了,完全用常人心、常人的理对待同修之间的矛盾。有的干脆就不能说,不能碰,爱听好听的,对自己以前的得意之事念念不忘,沾沾自喜讲起来没完没了,别的同修看见,想给指出来,没开口就把人家堵回去了,久而久之,也没人说了。造成自己停留在一个层次提高不了。

    也有的执著神通、本事,一谈起这些事就很兴奋,带着一种显示或崇拜心理滔滔不绝,说话间表现出很强的证实自己,表现自己的心态。有一种显示自己在学员之上的心,说这些话有什么好处呢,没有。

    还有的在个人婚姻家庭方面长期放不下人心,被邪恶钻空子,而自己又爱面子,不能正念对待,造成和整体的间隔,从而消沉下来,被其牵制,虽然,想要摆脱想要精進,却很难做到。

    还有的做事走极端,比如,对于安全问题,要么,满不在乎,怕麻烦,要么,草木皆兵,缩手缩脚,啥也不敢干了,遇到事情,不是按法的要求,衡量自己,向内找,学法、发正念,而是完全从表面现象用人心、人的理,向外找,互相指责,怀疑,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互不信任,邪恶也借机扩大矛盾。比如,有的同修被抓后承受不住,说出了别人,邪恶趁机煽惑,挑拨离间,有的同修就上了当,动了人心,好吧,你说我、我说你,把邪恶要的都说出来了,这些年邪恶利用这个漏,钻了不少空子。然后,邪恶还散布说,大法弟子怎么这么不经诈,抓一个说出几十个。这都是邪恶针对我们的漏在迫害间隔我们,可是,我们却没有识破,关键时刻,被人心带动,把维护法的尊严,揭露邪恶,保护同修,制止迫害,圆容整体,忘到了脑后。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论什么环境下,维护大法是第一位的,大家都知道大法好,怎么能相信邪恶的话干出出卖同修和大法的事,即使有人守不住也要从自己这里堵住这个漏。当然,这是个人平时学法、修炼打下的基础,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还有揭露迫害,主要还是担心和怕心等做怪。

    以上摆出的这些现象,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有很大的局限性,当然说的都是不足之处,不一定正确,只是想把看到的说出来,引起大家重视,我们共同向内找一找,把整体存在的问题、漏洞找出来,也把个人存在的不足找出来共同提高,升华上来。只有我们整体心性提高上来,才能从根本上扭转本地区迫害形势,彻底解体邪恶,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另外,在环境宽松后,放松自己也是存在的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指出:“修炼真的是很严肃。创世以来已经经过了两个地球,这亿万年的历史,就等待着最后今天这一刻。这一刻实际上是转眼之间的事情,在神来看挥手之间的事,可是在人类这个空间就得需要一个时间过程。人的这个空间的时间再长,在神看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在人这里要过好多年,时间一长就容易使一些学员不精進、放松自己。在这一点上要清醒啊,我想大家今后注意就是了。换个角度说吧,你们所走过的路,你们所面对的这一切,你们所经历的这一切,大法的洪传,修炼人的表现,这不会是偶然的。你们所经历的那一切,也都不是普普通通常人能碰到的事情。人类社会绝对不会偶然的出现这么大一件事情。其实想想啊,也真的不是一般的事。那么多年都走过来了,为什么不能够在最后的路上走好哪?其实修炼不只是不精進那么简单,自己一放松就会被常人心带动,就会走弯路,证实法讲真相中互相之间配合也差。”

    其实,师尊在讲法中指出的问题,在我们地区大多都不同程度的存在。大家也都知道是整体的问题,当然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少数协调人身上,需要所有大法弟子人人向内找,共同提高,形成一个金刚不动的整体,握成一个拳头,人人都是协调人,人人心中都把大法、把整体放在首位,都维护整体,都视救度众生为己任,互相圆容,互相补充,邪恶又从哪里下手呢?它不就自灭了吗?

    从我本人来讲,环境宽松了,也放松了自己,安逸心增长起来了,对自己要求也不严格了,学法也不象以前那样精進了,炼功,“三件事”都松懈起来,正象师尊讲的那样::“从现在情况看,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解体了,控制人的能力不行了,整个形势对大法弟子来说越来越宽松了,可是越宽松压力就减小了,减小了压力就容易产生一种安逸心哪,想舒适一点啊,想放松一点啊,想缓解缓解。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师尊要求我们“越最后越精進”,只要邪恶一天不停止迫害,应该救度的世人和众生还没得到救度,正法一天不结束,我们就要精進不止。绝对不能放松自己精進的意志,因为邪恶并没有睡大觉,我们的放松不精進,助长了邪恶,虽然邪恶气数已定,但是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因为,邪恶的本性决定了它只要存在,就会害人,同时大法弟子还有最后的人心要去,稍不注意就会被它钻空子,因此,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再不要给邪恶钻空子了。

    以上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陕西宝鸡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