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辽源市王凤梅零五年遭刑讯逼供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王凤梅,女,四十八岁,原吉林省辽源市二药厂工人。二零零一年三月,王凤梅为躲避警察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王凤梅再次被警察绑架,遭到野蛮的刑讯逼供。以下是她的遭遇。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天晚上九点钟,王凤梅家来了两个人,自称是辽源市西宁派出所的,让王凤梅去派出所一趟,了解情况。到了派出所,就给王凤梅戴上手铐,另一头铐在暖气管子上,开始审问王凤梅:“有人举报你,给你大法资料,大法资料你都送哪去了?”王凤梅没吱声,他们让王凤梅站了一夜。第二天上班,又接着审问王凤梅一上午。到下午一点钟时王凤梅走脱,后流离失所。派出所经常到王凤梅家骚扰,邻居还经常看到有蹲坑的。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上七点钟,王凤梅家来了四个便衣警察,他们在王凤梅家中周旋半个多小时,当时王凤梅的女儿(十六岁)一个人在家。这时王凤梅回到家中,四人中一人名为关伟,另三人有两个中上等个子和一个特别小的个子,年龄三十岁左右,小个子的要看户口本,王凤梅拿给他们。关伟到院子里打电话,不一会儿,四个便衣开着110警车来到王凤梅家,屋里一人说,局长来了,局长自称叫葛建华。

葛建华下令,把王凤梅带走,两个便衣强行把王凤梅绑架上110警车,把王凤梅推到车的最后一排座位,车开了。车上共有八个便衣,有六人对王凤梅拳打脚踢,顿时王凤梅面部和头部都肿起来了,眼冒金星,警察流氓本性毕露。警察葛建华问东西(指真相资料)哪来的,王凤梅不吱声,葛建华开始破口大骂,并扬言,你现在不说,一会儿到分局整死你。

到了辽源市西安区东山公安分局,葛建华下令把王凤梅带到汽车库里刑讯逼供。他们把王凤梅棉袄扒下来,让王只穿一件线衣,车库里来了七、八个便衣,都是110车上的警察。警察关伟和另一名警察把王按在老虎凳上,胳膊和脚脖子用铁夹子和螺丝帽固定住,当时车库里有一桶很浑浊的脏水,警察关伟拿一个矿泉水瓶灌了一瓶脏水倒在王的头上往下流,警察葛建华拿另一个矿泉水瓶灌满脏水倒在王的头上,问“你说不说”,王没吱声,警察葛建华骂一大堆下流话,五、六个警察在旁边看热闹,葛建华表演。

警察葛建华倒四、五瓶水后,瓶在桶里立着灌不满了,警察关伟把桶里的水全泼在王凤梅身上,把王凤梅呛得喘不上来气,冲得王凤梅和老虎凳同时一晃。葛建华又下令让警察大宇接上自来水管子往王凤梅身上浇,葛建华嘴里不停的骂下流话,大概浇了七、八分钟,王凤梅的脸和全身被浇的没了知觉。警察关伟拿一个黑色半米长顶上带刺的东西,开始打王凤梅的两条腿,嘴里还骂下流话,打了七、八下子。另一警察(一米八左右大个,浓眉大眼,很瘦)用撮子和条帚把地上的积水扫到桶里,警察关伟把桶里的水一下子全泼在王凤梅的脸上,呛的王凤梅喘不上气来。

警察葛建华拿一个竹条棍抽王凤梅的脸四下,顿时王凤梅的脸和眼睛就肿起来了,眼睛充血,葛的嘴里还不停的骂。一米八大个警察又把水桶装满水,警察关伟把水全泼在王凤梅的脸上,冲的王凤梅和老虎凳又同时一晃。警察葛建华拿竹条棍抽打王凤梅的两个胳膊和手,王凤梅的手立刻肿的像馒头。这时一米八大个警察又把水桶装满脏水,警察大宇把这桶水全泼在王凤梅的身上,王凤梅的身上有烟头、土、沙子、痰和瓜子皮。大个又把水桶装满,警察大宇拿矿泉水瓶灌脏水,用手拽起王凤梅的线衣领子向前胸倒一瓶,后背倒一瓶,嘴里还说细水长流等,念念有词,共倒六瓶。警察们把王凤梅的棉袄坐在屁股底下,他们要休息了,把老虎凳打开,王凤梅立刻倒在地上,全身不会动了。

四个警察拽王凤梅手脖和脚脖把王抬屋里,扔在地上趴着,警察们又去抬老虎凳,把王凤梅拽起来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时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半夜十一点三十分了。

第二天(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警察们上班了。警察葛建华又来问王凤梅东西哪来的,王凤梅没吱声。警察葛建华就骂王凤梅,警察大宇也跟着骂王凤梅一大堆下流话。葛建华下令把王凤梅从新架到车库里,固定在老虎凳上。葛让警察大宇接上自来水管子,往王凤梅身上浇水约十分钟,凉水加上寒风,把王凤梅冻的浑身直打哆嗦。警察大宇还取笑王凤梅说是来神了……,他又拿一个四楞木方子往王凤梅的乳房戳了五、六下子。

警察葛建华拿一个木棒子站到王凤梅背后,开始勒王凤梅的脖子往后使劲,葛的嘴里还骂着下流话,说: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一米八大个用撮子和条帚把水桶装满脏水,葛建华气急败坏的让关伟把桶里的水全泼在王凤梅身上,呛的王凤梅上不来气。警察葛建华出新招折磨王凤梅,他们把一个白钢桶扣在王凤梅头上,一个警察拿三捆香用打火机点燃,放在王凤梅的嘴边冒烟,呛的王凤梅直咳嗽,同时还有警察拿木棒使劲敲打铁桶,发出刺耳的声音,接着又往王凤梅的身上倒一桶脏水,警察关伟又拿矿泉水瓶往王凤梅的两只旅游鞋里灌脏水。

到了中午,警察们休息,警察大宇和另一个不知姓名的看守着王凤梅。下午警察上班了,警察关伟把一桶脏水全泼在王凤梅身上,警察关伟又拿那个带刺的半米多长的东西打王凤梅的两条腿,然后警察关伟单腿立用皮鞋踩王凤梅两只脚的脚趾头,来回拧劲踩。这时来一个自称姓姜的,他说他就是明慧网上登的警察,让王凤梅看清楚他,这个警察黑瘦。还有一个叫白刚的警察说,王凤梅你就跟共产邪党斗,我(白刚)就对你进行无产阶级专政,就这样迫害王凤梅,直到晚上十点半,两个警察关伟和白刚开车架着王凤梅的胳膊把王凤梅送进辽源市看守所迫害。

到看守所王凤梅的一半脸紫色、眼睛充血,两眼皮间只剩一条缝,十个脚趾被踩的地方呈青紫色,脚上布满水泡,两条腿呈黑紫色,两个胳膊和一个脚脖都脱皮了。王凤梅在看守所被强迫每天干活,每天的任务是缠五千只牙签(在牙签上缠花)。每顿饭给一个带眼的而且有异味、发霉的玉米面窝头,一个号给一盆特咸的、里面有几个冻白菜叶清汤。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以警察曹建华为首,辽源市西安东山公安分局一行七名警察,把王凤梅和另外两名女大法弟子、四名男大法弟子送劳教所迫害。女大法弟子被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关押,男大法弟子被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关押。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点多钟,王凤梅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二小队。每天迫害、洗脑,王凤梅被长期恐吓,如不写“五书”就给加期、过电棍、上死人床等刑具。一天二小队王丽娜管教把王凤梅叫到管教室训骂王凤梅,原因是王凤梅写的思想汇报不符合管教标准。王丽娜气急败坏的骂王凤梅,在场的还有六大队一小队管教丁彩红、关大夫,她们一起像疯狗一样骂王凤梅,王凤梅当场晕倒在地,醒后头疼、头上有包,手和腰部呈青紫色,疼痛,在场的还有两个管教。

劳教所每天早上七点开工,晚上八点收工,六大队有一个生产记录本,本上记录着生产人员安排情况,本上从不记录周六、周日开工,而周六、周日从未休息过。如果厂家要货急,晚上得继续加班。在劳教所里,法轮功修炼者所谓思想不好的就是坚定自己信仰的,不能说话,和刑事犯不许大声说话,上厕所必须请假,三个人或四个人为一包,不允许脱包(即不允许单独走),整天被跟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