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市红一家十年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卢海,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在近一年来,相继遭遇了父亲卢启奇、母亲李市红被非法抓捕,与外婆宋文绣相依为命。一个少年,十年来,一次次目睹自己的父亲、母亲、外婆被绑架,自己也被株连,他为什么遭受到如此的摧残?他生长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我们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着什么?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庭审三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婆婆前去旁听,在法院附近遭江岸公安分局防暴队绑架,非法拘禁到了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至此,卢海连相依为命的外婆也被抓走了。在小卢海的记忆中,十年来很少有一家人团聚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外婆一直在不停的被抓。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的是难以抚平的创伤。

在外婆被绑架后没几天,自称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公安又一次来到卢海就读的学校,说受检察院委托,以诱骗、威逼、恐吓等手段,对还未成年的卢海进行非法取证,迫使卢海在口供上签字、按手印……

绑架和抢劫发生在光天化日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宋文绣婆婆下楼外出时,被守候在楼道外的一群人突然冲上去堵住她的嘴,把她塞到停在楼下的车内,并从宋婆婆口袋里搜走钥匙。拿钥匙的人下了车直奔上楼,把屋子洗劫一空,抢走现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书籍等物品,家被翻得乱七八糟。当日下午,宋婆婆的女儿李市红回家时,也被守候在外面的这群人绑架。

这起绑架案件的制造者是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其中一个是罗姓的队长)与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其中一个是万保珠)。当天晚上六点多钟,宋婆婆被放回家,李市红被非法关押到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家中又一次只剩下宋婆婆和外孙卢海俩人。在清点物品时,宋婆婆发现家中一千二百多元现金没有了,这钱是祖孙二人的生活费。不管怎么交涉,直至今日,派出所所长不承认有人吞没了这笔钱。李市红被抓使全家失去了经济来源。李市红的丈夫卢启奇被关押在千里之外的广东监狱。

为了给李市红定罪,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与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科长李某去卢海的学校,不顾他当时正在期中考试,强行让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逼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逼迫他供认母亲和谁来往、做过什么事。卢海实在受不了,在上厕所时给姨妈打了个电话,这样才被姨妈接回家。

原本幸福的修炼家庭

小卢海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的父母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修炼“真、善、忍”,身心得到升华,成为品德高尚的人。

父亲卢启奇,是国家注册土建工程师,年薪十几万,公司老板对他评价很高,说:别人都来赚公司的钱,只有卢启奇为公司赚钱。母亲李市红为人热情,认识她的人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修炼人的善良和无私。一次李市红外出,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民工腿部受伤倒在路边,骨头都已外露,伤势十分严重,李市红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交纳了诊疗费,悄悄的离开了。

然而,就在卢海来到这个世界才两年,这个家庭的平静幸福的生活被当权者打碎了。

十年苦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华民族又一次遭遇浩劫,无数民众被迫害,无数家庭遭破坏。卢海一家也遭受迫害。就是因为不放弃修炼,十年来卢海的父亲、母亲、外婆不断受到各种绑架、关押、劳教、判刑。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以开人大、政协“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同年年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一伙人强闯入室、非法抄家,将李市红绑架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卢启奇也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等地,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第一次尝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卢海还不满四岁,只能和外婆相依为命。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李市红被绑架,到武汉市百步亭洗脑班,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才让家人从医院里把她背回来。

二零零四年四月卢启奇失踪,同年九月份家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才知道他被劫持到了湖北沙洋,后转到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卢启奇在深圳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枉法判刑四年。

其实,小卢海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只是我们国家正在承受的巨大悲剧的一个缩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多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在风雨中飘摇!从小卢海一家的悲惨遭遇,看到中共的邪恶,真实感受到我们国家的不幸,体会到我们民族的痛苦,人民的苦难。

迫害没有停止,罪恶还在继续,望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人伸出援手,携手制止这场民族浩劫。帮助卢海,帮助李市红,帮助这一苦难中的家庭,帮助千千万万在中国大陆受到迫害的这群善良民众,制止迫害,迎接中华民族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