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校园大法福音广传 大陆校园中共迫害频生(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明慧记者郑语焉综合报导)发源于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或大法)在印度校园越来越受欢迎。与此同时,大陆校园却频频传来迫害恶讯。



图:印度,百瑞沙瓦拉学校学生集体炼法轮功


图:台湾,近百名台南县卫生局及社会处的研习人员学习法轮功

目前,印度的班加罗尔(Bangalore)的一个地区就有逾八十所学校的师生在体育课炼法轮功。除此之外,在离班加罗尔不远的知塔曼尼镇(Chintamani),尤提学校(Jyothi School)校长维奇(Verkey)在亲自体验法轮功的心灵震撼后,也让该学师生炼功。炼功后,大家发觉不但身体比以前健康,而且昔日的调皮学生也变得听话且上课专心,功课普遍进步。另一所学校,百瑞沙瓦拉(Byreshawara)学校的校长斯里-拉-瑞迪(Sri Ram Reddy)表示,将《转法轮》中《论语》列入该校英文教材,这是印度首创。


图:印度尤提学校(JYOTHI SCHOOL)学生集体炼功


图:印度,英文教材中的《转法轮》〈论语〉


图:二零零九年,印度首都德里(Delhi)警察训练大学的上千学生学炼功法

在台湾,每年一到寒暑假,许多县市纷纷举办“法轮功教师研习营”,向中小学的教职员工介绍法轮功。各大专院校近五十个法轮功社团也相继成立,明慧豆豆园、十几个县市的“明慧班”以及“法轮功夏令营”都普遍受到学生和家长的赞誉好评。

这些活动使很多教育工作者将“真、善、忍”融入日常教学中,广受县市政府教育局、校长、教师们欢迎,并授予登记学习时数的肯定。许多校长、督学、主任、教师们都因此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许多学员也在各自的上班单位成立法轮大法社团,普遍受到欢迎与肯定。


图:中国时报报导:地检署成立法轮功社团


图: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虎尾高中金英馆举办“法轮功教师研习营”,由云林县十七位校长联合推荐并担任引言人,共吸引了约两百位学校教职员工、公务员与民众参加


图: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台湾电力公司运动会,台电职工学炼法轮功

书香之地 罪恶频生

在海峡对岸的中国大陆却是天壤之别的世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中共对于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抄家、罚款、恐吓、绑架、关押、株连、强制洗脑、酷刑、精神病药物摧残等非法手段进行残酷迫害。成千上万遍布全国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被迫害致伤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原是育英才的学园净地也被变成助纣为虐的帮凶。

* 教师被绑架、开除、扣发工资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为人正直善良,品行端正,她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八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梁波热爱教学,时时以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短暂的与学生相处的时光里,她承担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和新闻教学工作,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感动难忘。可是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停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校后勤管理处还要强行收回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曾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人打伤,声称学校已经作出开除决定。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梁波到学院查看校方声称将自己开除的正式文档,校方勾结北京万寿寺派出所员警,在校园内对她进行黑帮式的绑架。

天津市大法弟子张润梅具南开大学硕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南开大学所属学院以其不放弃信仰为由予以开除。

白城铁路第一小学教师李杨波修炼法轮功不久,罹患长达五年的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病消失了。他到单位办事时,将自己的切身感受讲给同事,并发给他们真相传单,被一同事举报给学校的书记樊秀英。樊秀英和校长隋宪红一起胁迫李杨波写所谓“决裂”,并恐吓说“不写就把你报到教育局去。”因未得逞执意扣发李杨波的工资。

* 优秀教师被迫无家可归

山东青年艺术家周宁,一九九四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设计系后,被分配到位于山东济南的山东省特殊教育中专,从事该校聋人工艺美术专业的教学工作,也是该校工艺美术专业的创建者之一,原任该校教务处主任。由于善于发现学生们的潜能,讲课时丰富的手语表达,活跃的课堂氛围,深受学生喜爱。尤其是一九九五年他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他变得更加无私、睿智,教学中思路变的异常开阔,是位学校职工以及师生所敬重的优秀教师。

一九九九年十月,他们夫妇二人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征程。他们到达北京的当天晚上,夫妻二人失散,八天后,周宁在北京信访局被济南市公安非法抓捕,带回济南后非法关押在设在济南市市中区七贤镇招待所内的洗脑班,半个月后才将他放回家。从那时起,该校就停止了周宁的一切工作,限制周宁夫妇俩的行动,连出校门都要请示汇报。

二零零零年春节临近之际,学校个别负责人为自己能过一个“安稳年”,配合济南市中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和公安,再一次绑架了周宁,并进行了非法抄家。就这样,周宁在妻子萧义霞怀孕七个多月时,被非法关进了济南刘长山看守所;学校又非法每天派人到周宁的家中监视萧义霞的举动,给怀孕的萧义霞精神上制造了巨大的压力。周宁从刘长山看守所出来后,回到了潍坊父母的家中,由父母监视居住。从那时起,学校停发了周宁的工资,长达七年之久。

在潍坊监视居住即将期满时,学校看周宁丝毫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紧跟着又配合“六一零”组织抓捕周宁,被周宁识破后走脱。之后,学校多次配合“六一零”组织,出人出车,去潍坊、青岛等地抓捕周宁,迫使周宁离开了父母、妻子、儿子,从此被迫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被断送了,美满家庭也因此而支离破碎,更令人扼腕的是莘莘学子失去了一位优良教师的教导。

* 校园沦为迫害工具 摧残人性

校园助纣为虐的迫害手段与斑斑劣迹罄竹难书,单看华南理工大学一些官员,特别是负责政法工作的官员及保卫处人员,大搞“假、恶、斗”,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就令人发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华南理工大学至少有六百名以上师生修炼过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修心性提高道德品质,教职工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学生刻苦好学,人人身心受益,为家庭国家节约大笔医疗费用。该校食品学院院长、法轮功学员高大维的领导班子团结协作,科研教学成绩卓著,九七年被评为广东省唯一的一个高校系统的先进单位。惟自校方迎合中共无理迫害法轮功后,一名副校长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失踪一直下落不明,著名化学专家邓颂九、物理系副教授陈干箴,还有多位老教授,都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身心遭严重摧残,相继含冤离世。

可悲的是国家教育也沦为迫害工具,中共教育部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通知并且要求全国各级各类学校组织开展攻击法轮功的签名活动,在全国教育系统首先推行“百万人签名”运动,以此来毒害数以亿计的未成年学生。有的学生不签名,班主任连拉带拽,威逼利诱,逼迫学生签名,否则将开除学籍。

华南理工大学的相关人员还对拒绝参与攻击法轮功和不放弃法轮功修炼的师生进行迫害。有的教职工被开除,被非法监禁,学生被开除学籍、不准升学、不准毕业,将法轮功学员强制送各类“转化班”洗脑。所谓的“转化班”实际上是中共镇压法轮功运动中设立的准集中营。在这里,剥夺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强制甚至暴力洗脑,不“转化”(放弃信仰)即送入劳教所、监狱。单在这波运动中,华南理工大学就至少有近十名在职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广东三水洗脑班进行迫害,此外还有的被劳教、开除公职、学籍。

* 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华南理工大学更以名利诱惑,如提拔当系主任,恢复工作,不再扣发退休金和住房,以此利诱学员放弃修炼,更多的学员遭到恐吓、威胁,逼迫他们上交法轮功书籍。校园生活区、公共场所到处都装有监控器摄像头,保卫处的人透露,每三十米就有一个摄像头,几乎每个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住家附近或门口都装有监控器,实行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此外,还进行电话监听、窃听、录音。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和外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在华工大校园见面,马上就被发现并受到警告。

华工大保卫处甚至利用学员住宅旁的其他邻居住户监控学员,发展了一批所谓的“信息情报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来的客人都受到监视,亲朋好友不敢正常往来。学校各班级都发展了一批学生做所谓的“信息情报员”,监视学生的日常行为。对那些突破网络封锁登陆被中共禁止的海外网站、公开谈论法轮功真相的学生,一经发现随时被举报。

* 连坐与株连迫害 身心俱疲

华工大有相当部份修炼了法轮功的学员由于家人的强烈反对、严密监视,被迫放弃了对“真善忍”的信仰。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婚;年轻未婚的法轮功学员热恋中的朋友,怕受到牵连只好忍痛分手。有些男女青年,为了自己或家庭的政治前程不受这场政治运动的影响,而与父母炼法轮功的朋友断绝往来。

为了生存与利益,有的学员的家人担心受牵累也成为专政的对象,以“不参与政治”为借口主动接受中共灌输各种歪理邪说的洗脑,跨越道德底线而违心表态,甚至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迫害工具,几年来法轮功学员的亲人的背叛、告密、反目、揭发现象,时有发生。学员之间正常交往,打电话也被家人截断,甚至被举报。如学员李金桔的丈夫听信中共谎言,对凡是与李金桔来往的学员,一律举报到派出所、保卫处,还限制李的正常活动,跟踪,贴身监控。华工大迫害者经常制造学员家人之间的矛盾,挑拨是非,给学员造成身心伤害。

沈阳电力学校教师李桂贤,从事教学工作认真负责,被评为优秀教师。并被辽宁工贸学校聘请,成为该校电子专业的外聘教师。她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使李桂贤身心受益,熟悉她的人都说李桂贤变得善良谦和,都愿意和她交往。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李桂贤在辽宁工贸学校课堂上给学生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学生”录影并恶意举报,辽宁工贸学校遂非法解聘了李桂贤。六月八日,沈阳市公安局警察闯入李桂贤家,绑架了李桂贤并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资料等私人财物。目前沈阳市公安局现已将所谓“案卷”转至大东区伪检察院,欲非法起诉、判刑。

一位学生的心声与问号

一名河北省秦皇岛市高级技工学校的学生投书表达心声:

“前一阵本校的化智凯老师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张晓杰老师也因给我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被学校停课了。其实我早就从一些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上知道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与人为善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的,从教师平时的言传身教中我看到了他们确实是在按照这个标准做人,而且他们在课堂上也在教我们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和为坚持真理、坚忍不拔的精神。可是为什么现在做好人会被抓、说真话要被停止工作?为什么现在好坏不分、黑白颠倒、拿着谬误当真理宣说的人会成为人上人?人们善良的本性哪儿去了?”

这位学生在投诉文章中问道:“教师被人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身兼教书育人的责任,父母把我们送到学校是希望我们能学到更多的知识,能够做一个诚实、善良的人。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像技校这样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做好人那我们到这儿来干什么来了?又有多少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来呢?我们一年要交那么多的学费,那些都是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我的父母都下岗了,为了给我攒学费妈妈在给别人看孩子,爸爸每天去摆摊修理自行车非常辛苦。而我在学校又学到了什么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父母。而且我们以后面临就业,要接触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我真不知道我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个复杂的社会。说真话、做好人被打压,不说真话又违背良心、道义,我真的很矛盾,真的很矛盾。”

这样扭曲颠倒的校园教育,又有谁能解开这些个矛盾呢!

为什么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校园中广受师生们热爱,他们可以修炼身心,而同样的好功法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校园中却受到迫害,师生们不能自由的炼功和学习《转法轮》呢?!是因为中共惧怕“真、善、忍”。那么,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我们的师生们才能恭受法轮大法的无边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