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时间地点,佳木斯区法院开庭走过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要在佳木斯看守所对参与用“小喇叭”讲真相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付裕、刘秀芳和吴志刚非法开庭。向阳区法院对外谎称是公开开庭,却不敢把“法庭”设在法院,而是设在了地处郊外的佳木斯看守所。

佳木斯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向阳区公安分局的大小车辆和警察、便衣,早早就聚集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门前的道路两侧,布下一副恐怖阵势。其中市公安局的陈万友、张云龙等人均在其中。而在一周之前(即六月三十日),佳木斯郊区法院也是采取同样的伎俩,将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黄卫中的“法庭”也是设在了佳木斯看守所。

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甚至连开庭的时间都不敢向家属说明,因为惧怕当地法轮功学员汇集到一起形成正义之场;恐惧正义律师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无罪辩护;更担心邪党体制内公检法司部门参与迫害的人员觉醒。在开庭的前一天上午,付裕的母亲及亲友还曾到向阳区法院询问开庭的时间,却遭到办案人刑一庭庭长赵玉斌的蛮横回绝:“(开庭时间)没定,家属没有资格来问。”说完,他还不耐烦的撵家属快走。可就在当天晚上九点多,法院却出其不意的突然通知于云刚、付裕、刘秀芳和吴志刚的家人将于次日(七日)上午九点在佳木斯看守所开庭。

整个开庭过程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时间基本上都被佳木斯向阳区检察院的房宝森和另一个公诉人给占用了。那个不知姓名的公诉人最后竟念的磕磕巴巴,汗流浃背。邪党法官赵玉斌见状还在一旁支招,让其挑主要的念,即走走过场。

非法庭审由于没有正义律师作无罪辩护,过程中只允许被非法审判的学员回答是与不是,有和没有。在庭审结束时,赵玉斌竟然让每位法轮功学员只能说出两句话,称之为“答辩”。起初,法庭里大约能有近二十人旁听,最后只剩下了三名警察。在此期间,有佳木斯政法委的人也曾到庭。直到宣布休庭时,向阳区法院也没有宣布非法审判结果,最后以宣布“改日宣判”而告终。

付裕的母亲当众揭穿了法院隐瞒开庭时间,以防北京律师介入的欺骗行径,令赵玉斌十分惶恐,急忙唆使警察将家属带离法庭。付裕母亲当众揭穿邪恶阴谋的正义之举也给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很大的鼓励。直到休庭后,当家属已经离庭,还能听到付裕、刘秀芳和于云刚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在看守所的走廊久久回荡。

非法开庭前,法院只允许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每位只能进去一名家属入庭旁听。但刘秀芳的家人却被阻拦在门外,最后竟连一个人都未能进去,其理由是人数够了。等刘秀芳的儿媳返回到市里,找到向阳区法院领导评理,并揭露其骗人的伎俩时,向阳区法院的有关领导最后不得不打电话与看守所联系,而看守所这边却回话说,庭审已经结束了。

非法庭审之前及进行的过程中,当有人走到看守所附近,刚一站到那里,就有警察和便衣上前来盘查、翻兜。有两位法轮功女学员曾被恶人强行往车上拉,她们没有配合,而是正视他们,揭露迫害。

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付裕和刘秀芳等人都是因为利用“小喇叭”的形式向世人讲真相,而遭到邪党疯狂的迫害。他们均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被佳木斯市检察院强制批捕,于次日被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逮捕。于云刚和付裕都以绝食的形式抵制邪党的无理迫害,目前他们的身体状况十分虚弱。开庭时,于云刚还被插着鼻饲管。

事件回放

今年二月初,邪党恶首之一周永康以保“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为由,坐镇黑龙江直接操控迫害,邪党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在佳木斯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从参与的部门——国家安全部、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直至佳木斯市安全局、佳木斯市整个公安系统的所有警种以及其它一些相关部门,甚至还从外地调集了警力;到利用的无线电监控等设备;再到采取所谓的喇叭事件不能让当地公安介入、所谓的重点24小时监控和蹲坑;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吊铐、“熬鹰”等酷刑迫害,甚至绑架家人做人质。其参与人员之多、手段之恶劣,可以说自二零零二年电视插播真相之后,在当地还未曾有过。

从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用“小喇叭”讲真相的形式是自电视插播真相之后,对邪恶又一次有力的震慑,令末日到来前的邪党非常惶恐和胆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