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证实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得法前我长年失眠,患神经性胃病,胃疼时常用手指顶住胃部,内衣都被顶出好几个大窟窿,每年都要顶坏好几件,一天要在床上躺多半天,连饭都做不了,全家人都伺候我。二十多年来,饭没吃多少,药可没少吃,人瘦的皮包骨头,整天想活着不如死了好。

得法顽疾除 师恩难报

听说法轮功治病有奇效,九三年我参加师父在临清的面授班,我要给师尊磕头,求师父治好我的病。师父不让磕,让我坐到椅子上,递给我一个橘子,说:“以后你就知道身体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了。”顿时,我出了一身汗,感到全身通透,非常轻松。

第二天肚子感到饿,这是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跑到大街上,一口气吃了四个大包子,真是高兴极了!以后每天大便都拉粘沫,一连拉了十五天,就这样我的病奇迹般的好了。我的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知道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全家人都很支持我炼功。

提高心性 神迹出

师父要我们提高心性,在日常生活中,我严格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两个儿子已分家,上班都很忙,我给这家做了饭再给那家做。一家人生活哪有勺子不碰锅的,丈夫生气打我时,我仍给他做饭吃。邻居们都说我炼功炼的象换了个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四大全,就是:剩饭全吃、气全受、家务活全干、孩子全归我看管。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我在大街上被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撞了。围观的人要帮我给家里打电话,我不让打,我知道孩子来了不会轻易放过人家的。一个卖苹果的大姐走上前来说:“被撞成这个样子也不怨人家,现在这社会哪有你这样的好人,我把你送回家去吧。”这样,我忍着痛,被她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回家了。

到家后躺在床上就一动不能动了,大小便也下不了床,腿肿的连秋裤都脱不下来。丈夫和孩子看我痛成这个样子,要我住医院治疗并要找撞我的人算帐。我坚决不让,整天躺在床上背法。这样,渐渐的我能下地了。

这时,我们地区已有大批同修進京上访证实法,由于警察设卡拦截,很多同修就骑自行车走小道進京。可我连路都走不了,这可怎么办?我很想坐上同修的自行车一同進京证实法,可去北京有一千多里地,又不好意思连累同修。可我的命是大法给的,现在大法蒙难,连我们的师父都被造谣诬陷,我在家里怎能坐的住。我证实法心切,忘了自己的疼痛,忘了自己还不能走路,推着车子和同修一道上路了。神奇的是,一路上我的腿一点也不痛,骑车骑的还挺快,就这样我的腿又好了。

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现和我心性的提高,为以后过家庭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过家庭关

现在是我们救度众生“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光,可很多同修被家人干扰着,不能很好的证实法。特别是有的同修被劳教、判刑回来后被家人干扰,不能象昔日一样勇猛精進。我过家庭关的经历写出来请同修指正。

我认为我们过好家庭关,是家人得救的关键。作为修炼人我们修善,什么是真正的善?怎样才是真正的对家人好?我觉得我们若由着家人变异的思想一味的迁就他们,维护家庭表面的平静就是真正的害了自己的亲人。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被家人干扰着,证实不好法,家人就起到了魔的作用。人生是短暂的,维护家庭一时的宁静,而使家人不得救度,失去这万古机缘,这是对家人最大的不负责任,后果是可怕的。我们过好关,不被家人干扰,堂堂正正的证实法,才能清除掉控制亲人的邪魔烂鬼。不认识的人我们还给他讲真相,何况我们的亲人呢?事关重大,我们必须站在法上正确处理这个问题,真正的对家人好。

我们有的同修被劳教、判刑回来后认为愧对家人,用大量的时间做家务来弥补对家人造成的损失,一味的迁就家人,这是不对的。我们这些年被共产邪党迫害确实给家人带来一定的伤害,但是我们不能承担这个责任。我们炼功是做好人,根本不应该被迫害,给我们家人带来痛苦的是迫害我们的人,把这个责任强加给我们及大法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举个常人中的例子,宋朝的岳飞精忠报国,岳云跟着他一道送了性命,难道这不是秦桧的罪过?谁能让岳飞承担责任呢?

家人干扰我们证实法,主要是害怕共产邪党的迫害,我们在家人面前表现的要注意安全,打消家人的顾虑。平时我们提高心性,注意个人形像,同时我们再树立过好家庭关的坚定信念 ,就一定能够过好此关。

我丈夫在公安局当科长,两个儿子在乡政府上班,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公安绑架拘留后,我丈夫感到很丢面子,两个儿子也怕影响自己前程,这就形成了我的家庭关。丈夫把我从拘留所接回家后,黑着脸说:“今后不要再炼了,你被拘留我感到很丢人。”我看着他坚定的说:“你知道我的身体是炼功炼好的,不炼也行,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你每天都得给我熬药,既然不让我学真、善、忍,那我就学坏,我要穿金戴银,光吃饭不干活,你每天都要给我做好饭吃,你要做不到这些我还得炼功。”他听后呆若木鸡,说:“你炼吧,我不管你了。”

两个儿子说他乡长的母亲也炼法轮功,乡长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让他母亲在大会上揭批法轮功了。我就教育儿子,咱不能为了当官就干那坏良心的事,就是让咱当县长,也不能干那缺德事。这样他们就让我在家里炼,不让出门,不让和其他的炼功人来往。我说:“那不行,我得去发传单,我得去救人,若不让我出门,除非你两个都不上班,天天在家里看着我。”从此,他们再也没有干扰我证实法,我天天走街串巷面对面讲真相。有时有人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丈夫还主动告诉人家:“炼,炼,法轮功挺好的,她十几年没吃过药,给我省了一座楼钱。”

儿子的觉醒

有时我把大法传单放到家里,我大儿看到后很害怕,怕因此招来迫害,曾偷偷撕毁传单。他做了这个傻事后胸部长了一个大疙瘩,疼痛难忍,到省城和北京大医院治疗,一点也不见好转。我对他说:“世人看了这些传单会明白大法真相,从而得到救度,我是用这些传单救人,不会因此而招来迫害。你害怕邪党而阻碍我做好事,这是不对的,你胸部的疙瘩是撕传单造成的,写个声明认个错吧,妈不会害你的。”我给他拿来纸和笔,他趴在床上写道:“我以前对大法不敬的事全部作废,今后永远维护大法。”几天后疙瘩没了,病好了。从那以后,他和我孙子经常帮我发光盘、发传单,儿媳也经常做好事帮助别人。

走街串巷讲真相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发表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说:“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怎样更好的讲真相呢,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批发了点小商品,当个小商贩,每天拿上两个馒头蹬着三轮车,走街串巷讲真相。那时还没有发表《九评共产党》,我就只讲大法的美好,《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就帮人退党退团退队。有时一天跑上十几个村,遇到不愿意听真相的也碰了很多钉子,其中有说不尽的酸甜苦辣。有次下村遇到一熟人,是法庭庭长,他说:“又不缺钱花,干这个也不嫌丢人。”我说:“我一不偷二不摸丢什么人,共产党那些头头天天吃喝嫖赌,那才真丢人哩。”

在城南一个小村,我见到一个八十四岁的孤寡老太太,是个老党员,她穷的穿不起袜子吃不起油,成年没有炒过菜,我送给她一双袜子一个裤头,下次再去那村时给她带去了一捆子青菜、一瓶香油,经我耐心说服,她退出了邪党组织。

有一次我给一个正在干活的农村妇女讲真相,她带搭不理,给大法好的护身符也不要,我就一边帮她干活一边给她讲,我说:“共产党腐败透顶,好比那糟透了的船,你坐在这船上是很危险的,赶快退了吧。”我和她越拉越近乎,她要了护身符退了团。

还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我见到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大约有七十多岁,她把三轮车放在路上,下到路边的沟里去捡烂东西。这时过来一辆黑色小轿车,三轮车挡住了轿车的路,轿车停下来,跳出来一个肥头大耳朵的家伙,一看就是共产邪党的小头头,他骂骂咧咧的一脚把老太太的三轮车踹到沟里,然后驾车飞驰而去。老太太使出全身力气也没把三轮车推上来,气的大骂共产党。我跳下沟帮她把三轮车推出来,劝她不要生气,要是气病了咱老百姓住不起医院。她激动的说:“你这人真好,一定是炼法轮功的。”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讲真相出现的新局面,大法已深入人心。

时间一长,城区周围村里的人与我都很熟悉,听我讲真相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人见到我就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几年下来,不知有多少人听我讲过真相,其中退党退团退队的至少有千人以上。

感谢伟大的师尊将我救度,感谢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我们证实法的路不长了,今后我一定按照师父的教导,“越最后越精進”,同广大同修一道,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