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文化与盛唐精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唐代是我国历史上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世界上闻名的天朝大国。盛唐时期指的是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这段时间,这个时期政治清明,经济繁荣,文化开明,在社会生活、文学艺术等各个方面所呈现出来的繁盛景象,被后世称为“盛唐气象”。这种局面的开创,是由于始于唐太宗及其后的君王关爱百姓、选贤任能、善于纳谏的结果。唐太宗身居高位而谦恭待人、大度容人,敢用反对过自己的人,励精图治,不仅是唐代盛世伟业的开创者,更为后世树立了治世的典范。

唐文化的特有气质,正是这种“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的精神。孟子说:“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孟子·尽心下》),这种精神造就了唐代的“充实而又光辉”的文化繁荣时代,使我国传统文化进入了一个异彩纷呈、奇峰迭起的时期。

一、文学艺术

从清康熙年间编纂的《全唐诗》来看,作家二千二百多人,作品四万八千多首,诗人之众,诗作之繁,实为中国诗史之奇观。唐诗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艺术精湛、水平极高,《全唐诗》开篇就是唐太宗的《帝京篇十首》,诗作气势宏大,使人感到他“心随朗日高,志与秋霜洁”(《经破薛举战地》)的高尚节操和远大抱负。随后群臣的诗作也展现出阔大的气势和胸襟,如大臣杨师道的“爽气长空净,高吟觉思宽”(《初秋夜坐应诏》)等,刚健质朴的贞观诗风影响着后世。

盛唐时期名家辈出,宛如星汉:“诗仙”李白;“诗圣”杜甫;以写自然风景著称的孟浩然、王维;边塞诗人高适、岑参;“诗家夫子”王昌龄;经历了盛唐的成熟,中晚唐时期众多的诗人代表者白居易等。其诗作博大、雄浑、深远、超逸,无不体现着时代的风格和精神。如李白的“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杜甫的“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王维的“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除诗歌外,唐代散文、小说、传奇等方面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成就。体现了一代文人:“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抱负,反映民生和揭露社会时弊的敏锐洞察力和勇气,对国家的责任感,高瞻远瞩的大眼光、大格局。

二、书法绘画

唐太宗非常重视书法,设置了弘文馆,委任书法名家担任书学博士,专门培养书法人才,并下诏京师五品以上的官员必须到弘文馆学习书法;倡导天下学习王羲之的字体,并称其“尽善尽美”,使书法正统化。在唐太宗的影响下,唐高宗、唐中宗、唐睿宗都十分爱好和提倡书法,唐代书法水平因而达到了历朝历代的巅峰,也是我国书法史上书法家最多的一个朝代,如褚遂良、欧阳询、虞世南、薛稷、李邕、颜真卿、柳公权、张旭等。而颜、柳、欧、褚等名家法帖,至今仍是很多书法研习者们临摹的样本。

唐代的画坛亦显示出蓬勃的活力,题材范围空前地扩大了。如阎立本所画《太宗真容》、《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图绘了开创大唐伟业的唐太宗及众臣,形象逼真传神,时人誉之为“丹青神化”。吴道子曾在长安、洛阳寺观中作佛道壁画四百余间,神态各不相同,展现出神佛的庄严和天国圣境的光辉。他落笔一挥而就,绘画轰动长安,“立笔挥扫,势若风旋,人皆谓之神助”。他被后世尊为“画圣”,被民间画塑匠人尊为“祖师”,足见其影响之大。

唐代的壁画和雕塑也有了高度的发展,以卓绝的造型、丰富的色彩,富丽中不失典雅,鲜明中又有沉着,呈现出一派大气雍容的风度。如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西方净土变》,展现出天国世界的景象,神佛、菩萨、众生,人物众多,画面宏伟,神采生动,令人敬畏与神往。

三、乐舞艺术

唐乐舞荟萃历代歌舞所长,兼收西域众多少数民族及国外之精粹,日臻极境,充份体现了盛唐时百国朝贺、民族交融的景象,是国泰民安的完美写照。唐乐舞气势磅礴,场面壮观,集诗、词、歌、赋于吹奏弹唱;融钟、鼓、琴、瑟于轻歌曼舞;乐曲高亢悠扬,动作舒展流畅,服饰华丽多紫,堪称历代歌舞之最,成为吸收异域优秀文化和传播中华文明的载体。唐乐舞中 :继承前代的传统乐舞并加以发展的,如《九部乐》、《十部乐》中的《清商乐》;以国名、地名、族名为乐部或舞名的,如《十部乐》中的《西凉乐》、《高丽乐》、《龟兹乐》等;唐代新创的乐舞,是音乐、舞蹈 、诗歌三者结合的大型多段体乐舞套曲,如吸收传统武舞的《破阵乐》、《大定乐》等。据《新唐书·礼乐志》记载,唐太宗时设立了十部乐,除了燕乐、清商为中原乐舞,其余四部来自唐朝境内少数民族、四部来自国外,南至印度支那,北到撒马尔罕。当时著名的歌舞大曲有《秦王破阵乐》,以唐太宗统一中国、功定天下为题材,表现了除奸佞、气吞万里的气势和拯民于水火的仁德,此曲当时在国外亦广为流传。西域音乐在唐也非常盛行,长安城内住有大批西域音乐家,著名的乐曲有《龟兹佛曲》等。有关民间乐舞盛况,在唐诗中也多有反映,出现了“《六幺》《水调》家家唱,《白雪》《梅花》处处吹”的局面。

四、意识形态和信仰

唐代是儒、释、道发展和弘扬的鼎盛时期,三家思想交相辉映,规范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渗透在社会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使社会维持较高的道德水准,使盛唐时期达到举世瞩目的辉煌。唐太宗既尊崇儒学,又扶持道教和佛教。唐代有完善的祭祀天地、神明和宗庙的祭祀制度,人们敬天信神,尊道崇德,读圣贤书,以经世济民为己任。儒家的“仁者爱人”,道家的“悟道证真”,佛家的“慈悲普度”,在这些正统信仰的影响下,人们明了做人的理念,保持质朴、善良、纯真的本性,追求真理,坚定为善。

唐太宗下诏组织学者修撰了《五经正义》,使儒家经典成为唐代科举考试的标准教材,并一直沿用后世,儒家思想成为规范人们思想行为的基本准则。唐代道家思想亦得以广泛弘扬,文人中求道访道的非常多:真率夷旷如贺知章,或翩翩欲仙如李白;在绘画上有“道释人物”一科,画家们的艺术也被人们称为有若神助的艺术;音乐上“玄真道曲”、“大罗天曲”大盛;书法上追求“真率天然”、“禀天而自强”的境界美,看重意象,崇尚自然;名医孙思邈一生以修道和行医济世为务,造福世人不计其数,被后世称为“孙真人”和“药王”。佛家思想传播亦规模空前,佛经翻译、传播数量巨大,人们信奉佛法,敬信神佛,深信因果而修心向善,社会安定,民风淳朴,八方来朝,正如佛经所述:“佛所行处,国邑丘聚,靡不蒙化。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无有冤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高僧玄奘法师以慈悲为怀,立志拜佛取经以济众生,远赴西域印度十七年,取回六百五十七部佛经,并在长安慈恩寺将其全部译成中文。唐太宗赞其壮举,对其翻译、广传佛经给予大力帮助和扶植,并为译经作序《大唐三藏圣教序》。此序文气势开阔,文笔典雅,从天地阴阳、四时变化述及显像与无形,宏观与微观,再述及佛家教化之功能,赞扬玄奘法师拜佛求经之壮举,“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方翼兹经流施,将日明而无穷;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

五、对外文化交流

唐太宗提出“柔怀万国”的睦邻友好政策,贞观之治为邻近列国所仰慕,和中国有使节往来的国家和部落已经超过了三百个,于是朝廷设立鸿胪寺、典客署和礼宾院等外事机构,专门接待外宾。亚洲、非洲许多国家纷派使节,而有“万国遣使”的盛况。唐很多措施许多国家甚至是照搬过去直接来用。许多外国的王侯、使臣、留学生、艺人、僧侣都来到唐朝,长安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际都会,国子监成为世界上最可观的高等学府。仅日本一国先后十九次派出的遣唐使,就有五千人以上。其中随团前来的留唐学生大多被唐朝友好地接纳到唐朝最高学府国子监学习,学习数年毕业后或在唐朝官府工作或返国将汉文化传授于国。僧侣们则入住寺院,潜心钻研佛经。有的国家还礼请中国派人去传授文化,如高僧鉴真携带佛像、佛经六次东渡日本,在日本弘扬佛法与盛唐文化,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综上所述,唐代文化不仅以辉煌的成就使华夏文明璀璨夺目,而且以深刻的内涵、强大的力度远播世界,使唐代文化成为向周边国家和地区辐射的文化源地,在世界文化史上映照古今。它是中华民族史册上一幅亮丽的历史画卷,它是华夏儿女的骄傲和自豪!人们怀念和向往记忆中永远清晰的盛世天朝,无限景仰唐太宗的正义、仁爱和宽广的胸怀。

而今的中国社会,中共自窃取政权以来,吹崇暴力,一直依靠谎言给民众洗脑,用“假、恶、斗”的党文化替代中国的传统文化,破坏传统道德和人们的正信,迫害敢于说真话的人,使社会道德沦丧,把民众带向堕落的深渊。坚信真理,坚持道德和正义,这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