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神不神奇,看看我就知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的朋友付厂山(化名)患酒精肝,胃粘膜烧坏,大脑萎缩,学法轮大法十四天后痊愈。这事震惊了单位上上下下。

由于职业关系,付厂山变成了酒鬼,每天三斤酒一点不能少。早上起来空腹先喝一斤,不喝就干呕得死去活来,亲人只好含泪看着他喝,就这样下来,一个精明能干的他变成了傻子。他只有四十多岁,但医生说他的大脑已是八十多岁。

酒精肝使他走路不稳,两手发抖,别说骑摩托走遍千家万户,就是走路也经常摔的鼻青脸肿。路边、村头是他经常醉倒的地方,看到他的人都说他快死了,吃饭没酒不行,胃粘膜也烧坏了。工作上每片一人替他代管。在家还经常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动作,说出一些无法理解的话,亲人吓得不敢住他家,几次住院无果,我见他时他已经半年没上床睡过觉了,经常喝醉酒往沙发上一躺,睡的半个脸大半个脸小,和我记忆中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发愿一定要救他。我的老伴也是修炼人,我俩面对面教了他一个小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还是记不住,最后我们只好痛苦的走了。心中求师父:师父啊,他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您一定要救他呀!

停了半月,得知他早上洗脸时,平地又摔了一跤,一个耳朵已听不见了,还往外流水,医生说再摔就会有生命危险。祸不单行,单位看他实在没工作能力了,就把他的劳务合同解除了,同时和别人签了劳务合同。由于十几年的合作,工作前几年一直干得很好,最后领导说了一句话,再看你三个月,如果还是这样就彻底解除合同。

什么办法也不行,我住他家不可能,只好连哄带拽把他用车拉到我家。当时我就有一念:只要到我家就会好。我家是楼房,上到二楼他就走不动了,坐下休息一会,很不情愿的上去了。好象真是累了,吃完饭就去睡觉,一觉醒来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多。

刚起来就说:“几年没睡过这么好的觉,真舒服,连个梦都没做,在家时躺着就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早上五点左右就醒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喝酒,今天咋不想喝了呢。”

吃了饭,我安排他学大法,他很认真一天就学了二十页。我问他:“这书写的怎么样?”他说:“好,就是这个理,和电视上宣传的完全不一样。”于是我叫他看师尊的大连讲法。他看的也很认真,晚上我发完零点正念睡觉,刚睡了一会就被他惊醒了,看他又和他在家里时一样,我和我的丈夫就轮流给他念《转法轮》,读了大约两小时他才正常睡觉,早上起来他问我:“在你这还这样(指另外空间的生命)。”当时我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就是承认了邪恶:“这是你生生世世欠下的东西,给它几天时间,如果你真正坚定修炼,师父会清除它们。”

这句话一说不要紧,白天晚上他都乱,搞的我孩子不敢在家住。我夫妻俩轮流给他读《转法轮》,听法时他安静了一会儿,叫他自己读,他不读也不看电视,白天较好些,晚上对着空气(另外空间的生命)又是让烟,又是让饼干,让水(农历正月每晚喝大约两升凉开水)等等,我给他读法时,他说我身边有多少多少人围着我,我餐桌上有牛犊,他被窝里有许多女人不穿衣服,他身上会唱戏等等,都是无法解释的,他还说的非常认真。自己独处时又说他的父亲死了(实际活的好好的)他村上的人到了他家里商量怎么送葬,抬尸体的人都来了准备埋掉,又是他儿子屁股上扎了很多针,等等。晚上我怕他自己跑了,因他妻子说他一出门就迷,所以我把门反锁上。他不停的拉门,第四天晚上硬是把防盗门拉手给拉掉了……

第五天我们夫妻俩实在受不了了,就面对面给他发正念。他先是和我僵持了两分钟,后自己双手合十跪在地上连磕了九个响头,但站起之后还搞乱。于是我想起师父的话:“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用手指他一下,连说了几遍:定住你,定住你。他果然就坐在椅子上不动了,双手合十在眉心,一坐两个小时,这其间我丈夫给他读了两个小时的法。当天晚上睡的很好。早上起来脑子又清醒了很多,第六天晚上睡觉在床上不停的翻来翻去,但不说话。第七天早上我问他:你晚上为什么翻来翻去?他说昨天吃你做的焖面搁到胃里了,好难受,(其实是师父把他以前烧的胃粘膜给调好了)从那以后一个人一顿要吃三四个人的饭量,晚上也不喝凉开水了,以前不喝胃烧的受不了。刚开始教他炼功站十分钟就得坐下休息一会儿。十天以后一炼功就是一小时,也不累,站那儿不停的排气。十四天完全成了一个正常人。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他清除了邪灵,清理了身体,达到了这样一个结果。

在这期间他很认真的看了一遍《转法轮》,还看了《大连讲法》,《风雨天地行》,《医学博士的奇遇》,《二零零九年神韵》,《退党大潮》等,看到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和打大法弟子的镜头,他就不停的流泪,骂江泽民是个坏蛋,说法轮功太好了,一定要修下去。

现在他的工作恢复了,一切都正常了。了解他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给别人讲真相,人家就会说:“哪那么神奇?”他就说:“神不神奇你看看我不就知道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事情,所以很多人都接受了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