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信的作用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六年开始学法的,也算是老弟子,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人心一找一大堆,如:妒嫉心,攀比心,干事心,不慈悲,学人不学法,名利情放不下,人的观念去不掉,不向内找向外找,等等,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被抓了,在强加的邪恶高压下,在长时间的魔难中,人的东西占了上风,失去了理智,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给今后救度众生带来了困难,给家人给单位找了麻烦。一遇到所谓的敏感日,上级压下级,甚至各级都派人来骚扰,因为基层干部与我接触多,我给他讲真相也多,再加上我平时的作为,他对大法很了解,但是为了什么交差,保自己的官和利益,也应声迫害我。特别是我这里的中层干部在阶层干部的会上还点名批评我,说我不配上级领导来访,对我监控不严等。

当时心里虽然不承认他,还是有压力,就叫同修帮我发正念,一方面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一方面加持我,我自己调整心态学法,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最正的,邪恶那一套不成立的,我不在邪恶安排之中,与我无关,全盘否定。我坚定正念,每周照常拿资料发资料,没有停过,但还是有怕心。

后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封劝善信,是一位学生家长给学校领导写的,说服力很强,我就叫另一位同修把这封信,根据我这里的情况稍微改动了一下,写给了中层领导。我还收集了他们的电话号码,同修给他们打电话,另外几个本地区的同修也给我这里的中层干部、局级干部写了劝善信。后来我发现他们的态度都不一样了,特别是那个点我的中层干部,以前都不愿理我,这次也有笑脸了,也主动给我说话了。后来的敏感日,他们也没人管了,只是口头给我家属说一下,又怎么怎么了,叫她别出来等,倒是有人值班,根本就没人管,只不过是为了应付上级,接个电话罢了。一直到奥运前夕到结束,看来劝善信的作用是相当大的哎,一定要重视起来,还有通过国外学员打电话讲是相当不错的。当然我们大陆学员要提供基本情况,搜集什么 电话号码了,了解其他亲信的一切情况也是非常必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