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周年卡城集会 烛光哀悼(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长达十年。为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注,共同制止中共的人权暴行,加拿大卡尔加里法轮功学员于七月二十日汇聚在市政府门前,举行集会。当晚,又在中领馆门前燃起一支支蜡烛,悼念被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

二十日中午,卡尔加里法轮功学员在市政府门前,拉起了“徹底解体中共,全面结束迫害”和“法轮大法好”横幅,举行反迫害十周年集会。活动期间,市政府广场一片庄严肃穆,数十块介绍大法真相和《九评共产党》的展板,吸引许多行人驻足观看,了解真相,并签名反迫害。


2009年7月20日,卡尔加里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烛光悼念在过去10年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卡尔加里法轮大法学会代表: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迫害

卡尔加里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孙女士表示,中共是人类灾难的祸根,结束迫害和拯救中华的唯一途径就是和平解体中共。


卡尔加里法轮大法学会代表:只有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迫害。

她表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系统迫害,酷刑手段达百余种之多。

“十年迫害至今,仅民间得到证实的已有三千二百九十二人被迫害致死,数十万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数万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遭受药物摧残,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由于中共封锁资讯,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孙女士说。

“十年中,法轮功修炼者以大善大忍的胸怀,用各种方式坚持不懈地向身边的人们讲述真相,告诉人们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面对着的是何等残酷的迫害。十年过去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彻底失败了,但法轮功却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弘传,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修炼者的行列中来。”

清华博士:入狱三年 矢志不移

温斯顿·刘在清华读博士期间,由于上访讲真相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曾遭四次非法拘留、强化洗脑,二零零一年被判入狱三年,二零零三年被释放。二零零五年辗转来到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他的妻子姚悦和他同时入狱,现在仍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


温斯顿·刘:入狱三年,矢志不改。

在发言中温斯顿讲道,十年前的七月二十日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改变他人生命运的日子——从一名清华学子变成了拘留所的常客。二零零一年他和妻子双双被判刑入狱,在狱中的三年更成为他一段不愿回忆的痛苦经历。

他讲述在监狱中遭受的精神折磨远远大于肉体折磨。他虽然常遭受狱警的毒打和电棍,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几乎使他神经崩溃。他曾经连续六个月被关押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狱警告诉他如果不放弃法轮功,他们会折磨他直到精神崩溃。此后他连日被强化洗脑、不准睡觉、强行注射有损中枢神经的药物,并被检查器官等等。到释放前夕,他已满头白发,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

遭受过巨大的痛苦和迫害,但对于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温斯顿仍矢志不渝。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他正在把自己和家人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向西方社会投诉,希望各国政府和机构不要对罪恶保持沉默,要帮助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黄女士:采取有效行动,共同制止迫害

黄女士以自己和家人在中国的亲身经历,揭露了共产党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在“七·二零”反迫害十周年的这个日子,她大声疾呼全世界的正义人士和各国政府,共同起来切实有效地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维护世界的和平、正义、道义和良知。


黄金玲女士谈到中共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惨绝人寰的迫害,泣不成声。

黄女士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久治不愈的多种疾病在炼功后一个月内不治而愈。身心的受益和道德的升华使她心情开朗、精神焕发,以自身脱胎换骨的变化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亲朋好友无不赞美“大法好”。

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黄女士因上访被抓,送劳教所关押一年,受尽非人的折磨。她被打、被奴役、不让睡觉、不许大小便、人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一个健康人被折磨得不能走路,并引发严重心脏病,不得不住院治疗。她的女儿也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遭野蛮灌食致胃出血、出狱时骨瘦如柴,还经常受到警察的监控和骚扰。她们未修炼的家人也受到株连,横遭绑架、辞工、恫吓等身心摧残。

黄女士一家人十年来受尽了苦难,并亲眼见到共产党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惨绝人寰的迫害。

民主促进会主席:不要寄希望于以杀人为本性的共产党

卡尔加里民主促进会主席汤先生在集会上发表演讲,他说:虽然我不修炼法轮功,但是我们崇尚民主、自由和人权,反对酷刑和滥杀无辜。中共的本性就是杀人和制造痛苦,他们没有真正关心过百姓的疾苦。比如众所周知的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和最近发生在新疆和西藏的屠杀。


民主促进会主席汤先生:寄希望于以杀人为本性的共产党?非也!

他还说,中共掠夺和杀人的本性在它建立之前就显露出来了。象这样一个以杀人为本性的政党,我们如何能够把尊重人权、言论出版自由、政治改革等的希望寄托在它身上呢?如此,将如何拯救中国受难的民众,答案是不言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