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心态 同种心愿

从中国人听真相后的不同心态看中共末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我同学马华自己开了个公司,多年来一心追逐利益,积累了一点财富,但常给人的表面印象却有点忧郁。当年读书时为声援北京学生绝食请愿而上街游行的慷慨激昂的神情,在他身上现已荡然无存了。

我是在他办公室向他讲真相的。我先从天气谈起,问他注意到最近出现的各种反常天象没有?他说没注意过,太忙了;他反问我天气怎么了?我就从古人观天象知人事说起,并说了当年罗马当权者迫害基督徒后也是天灾人祸不断、最终招致灭顶之灾的历史,最后把话题扯到共产邪党身上。说以史为鉴,现在所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说不定也是共产党惹的祸。但对于我的这种观点,我知道他虽嘴里没说什么,心里一定不大以为然,因他一向只信所谓的“唯物论”。

因怕占用他太多时间影响他的工作,我决定直接进入主题,跟他说起了当前的退党形势;一说到共产党,他忙离座把原本开着门的关上。他说对于共产党他也看不惯,太腐败了,但他却认为共产党不管怎样,毕竟“解放”了中国,代表着现在中国“最先进的阶级”,只有它才能“保证中国的稳定和发展”。

我知道盘踞在他思想里的根深蒂固的党文化毒素开始散发出来了。我没有跟他作这方面的辩论,我知道三言两语很难彻底清除这种毒素,打算过后给他看一些解体这种党文化的资料。当说到法轮功,他倒并无恶感,只说法轮功开始的时候挺不错的,可惜后来走入了政治。

我说现在大多中国人认为“法轮功搞政治”无非是基于这两个依据:一是所谓的“四·二五”“围攻”中南海;二是出去发真相资料。我较详细地跟同学说了所谓“围攻”中南海的起因、始末;至于说到发真相资料是否属于搞政治,我只举了一个前段时间我亲眼看到的某市群众到首府游行的例子,队伍前面拉着横幅:“拥护社会主义法制,打倒腐败”,队伍里的人有的拿着小旗,有的头缠白纸,写着大大的“冤”字。我对同学说,群众被冤枉了,所以上街喊冤,这种行为如果也算是搞政治的话那就太离奇了。当年法轮功学员被无端污蔑为动辄自焚、杀人的×教之徒时,有冤无处申,只能上街悄悄发些资料告诉世人真相,如果这样也被当作是搞政治,我真是没话说了……。

我不知道我的话对同学是否有所触动。但在问他是否愿意表态退党退团时他却毫不犹疑地、爽快地答应了。在一次小型的同学聚会里,马华同学对别的同学说:“我对法轮功很感兴趣。”冲着他这句话,过后我专门送了一本《转法轮》给他看,因为我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直接从法轮功原著了解法轮功究竟是什么。



艳丽原是我爱人的同事,现已辞职在家当“官太太”(她丈夫是某部队军官),她与我们同在一城,却一东一西,相距较远。我原本没有机会见到她,前段时间因她要帮在欧洲的一位女友进些货,与我在生意上有点往来。

有一次要货比较急,约我在市里某处碰头。到达地点,交完货后,我有意跟她扯了一些她感兴趣的话题,与她聊了一会。为尽快切入正题,我问她国外的女友有否告诉过她关于当前退党的形势,她说没有。我让她有空好好向她女友了解一下。我借机跟她说了一些共产党统治下的经济乱象和各地频发警民冲突的事例,而且也跟她说到了目前新疆所谓“打、砸、抢、烧”的新闻。我说对于共产党的新闻我现在是不大敢信的,我举了“六四”和共产党诬蔑、迫害法轮功的事件为例。新闻对于这些事件的歪曲报道,她也早已有所了解,所以很赞同我的看法。

我说现在共产党作恶太多,惹得天怒人怨,中国的许多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假名退党退团,在思想上认清它、远离它,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共产党的唾弃;不过若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角度看,共产党将遭天谴,所以现在还有一个形势是“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呢。艳秋听后问我,你爱人也是党员,退了吗?我说早退了,也是用假名;现在国外有个退党网站,谁都可以用假名表态退。艳秋说她不是党员。我问她是团员吗?她说曾经是现在早已不是了。我说自己表态退出,意义是不一样的,我也用假名帮你表个态吧。她很爽快地说“行!你帮我表态退吧,反正用假名也没关系。”我们分手时,我看到她的神情显得很愉快,说以后有生意再找我。

以下是我到某物流公司取货时与给我发货的某女子的对话——

“你们搞物流的,信息一定都比较灵通吧?”

“是啊,接触面广了知道的信息自然就多一些。”

“象你们常跑广东专线,广东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个较有意思的新闻,你们可知道吗?

“什么新闻?”

“就是广东有线电视播放香港的新闻时镜头里出现了两个敏感镜头,听说该电视台的领导将因此面临处分。”

“有这种事啊?我倒没听说过。”

“就是两个目前共产党最怕中国老百姓看到的镜头,一个是香港人士纪念‘六四’事件的,一个是法轮功的。由于共产党一直对中国人欺瞒‘六四’真相,而且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更见不得光,所以现在共产党遭到了全世界人的谴责。”

“哎,共产党做的恶事太多了,说老实话,现在如果有人要打倒共产党,我也不反对。不过谁敢呢?共产党动不动就出动军队警察镇压,象在奥运会前有人到北京抗议,刚一出来就被抓了。”

“所以现在老百姓抱的心态是惹不起我就离你远一点,象现在的表态退党就是一种方式。而且听说现在的形势是‘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呢。你入过党吗?”

“没有,我连团员都不是。但在我们小区有一个是部队的,他是共产党,而且还以是共产党为荣,我都劝他退党呢。”


通过对以上三种人讲真相,我觉得面对真相,各类人可谓心态各异,但心愿则一,就是:都愿远离共产邪党的罪恶统治。

最近刚看了辛灏年先生《谁是新中国》的巡演视频,并开始读他写的这本书,进一步看清了那段被共产党篡改的历史。我相信,所有曾被虚假历史迷惑的中国人都想了解历史的真相,不管了解真相后是何种心态,有一点愿望应都是相同的:尽快结束这段罪恶的共产党的历史!共产党的所作所为,现在已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正如辛灏年先生所说的:“共产党明天就垮你别奇怪;共产党两年三年不垮你别丧气。”共产党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它的末日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