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位于渝北区大竹林方向的沙堡公交车站“金科十年城”附近。地址为江北区石马河石子山村坪上社。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主要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实行全封闭管理,强行“转化”。

劳教所同时也关有吸食白粉的戒毒人员,称为“药教”。这些人都是从其他戒毒所调来的道德败坏、人格变态、心狠手辣的女人。她们都听命于劳教所的队长指挥,专门从事对大法弟子实行“包夹”迫害,强迫转化。一般是三四个“药教”包夹一名大法弟子,她们在恶警的教唆下,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从大法弟子中强行指使已“转化”的个别人,按恶警的歪理邪说来转化大法弟子,这些人称为“帮教”。

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施以酷刑的种类有:

1、关小间:在黑暗狭窄潮湿的房间内,只能弯曲站立,不能洗脸、用水等,不准合眼睡觉。时间数日、数月不等。

2、暴虐整训:整日暴晒、下蹲、冷冻、罚站军姿,不准斜视。并加以秽语侮骂。

3、拳脚毒打:扇耳光、扯头发、揪脸、脚踢腰部和下身、罚走鸭子步。

4、强制大法弟子看诬陷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光碟。强迫大法弟子每天写思想转化汇报,如有写错字、涂改的,立即被罚吃下白纸数页。有的大法弟子被强迫吞吃了多达一本白纸。

5、限制大小便,不准睡觉,眼睛一闭,就遭毒打。

6、不准用水,不准盥洗有的长达数日以致数星期。

7、长期克扣大法弟子的伙食:开饭时,大法弟子16人一堆,在太阳光下,蹲着共吃很少的半盆素菜和大半盆米饭。每人每餐不足2两,根本不够吃,从未吃饱过。

8、超负荷超时奴役劳动:每日除限制大小便、洗脸、吃饭、睡觉以外,都是奴役劳动。在奴役劳动作业中,每小时要站起来报数一遍,每日奴役劳动时间长达13——14小时。如果完不成生产任务,或者恶警认为有违规的就要扣分,如果扣上了30分,就要加刑一天。

9、强制服药:每个大法弟子进入劳教所时,都要进行身体的检查,有高血压、糖尿病或者其他疾病的,均强制长期服药,每日三次。药品全部由队长去开,大法弟子只能在药发票上签字。至于药是否对症,是否有副作用,本人根本不清楚,恶警也不管。她们如果认为你的病重了,就要去北碚西山坪劳教所医院外诊。外诊一次,检查费约500元,加车费和药费约300元,共要花费800元左右。更无法理喻的是,如只要到所内医务室或者外诊一次,就要强制你长期看病吃药,每次服药时,必须当着“包夹”和队长吞服。否则就要挨打,即使病好了,也必须长期服药直到解除劳教为止。

现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还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约一百余人,正在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受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有岳金华等十余人。岳金华从不服从恶警的转化,不报数、不下蹲、不戴恶警发的胸牌,被关小间又被施以整训、挨打、写汇报等酷刑。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吃下书写的白纸的有陈邦容、杨中琴、胡良吉。“包夹”和恶警还强迫她们趴在地上走青蛙步。尤其是大法弟子李小平(江北区观音桥人),被强迫吃下白纸后,肚子一直出现疼痛,在医务室就诊多次,均无好转。后肚子疼痛加剧,恶警见势不妙,将李小平转至北碚西山坪劳教所医院检查,发现肠道上附有异物,疼痛难忍。这时女子劳教所怕出意外,怕承担责任,就将李小平提前释放回家。回家后的情况不得而知。李小平的丈夫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北碚区西山坪男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另有两名大法弟子在劳教期间,因路滑跌伤、骨裂,不能奴役劳动,为推卸责任,也将她们提前释放回家。

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凶残的恶警是:信××、朱××、赵圆圆(均是队长职务)、王大队长等。在她们的残酷迫害下,能够活着走出这个人间魔窟的大法弟子,个个都是骨瘦如柴,满头白发,牙齿脱落,面目全非了。

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用你们自己适合方式,帮助大法弟子脱离魔窟,早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