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被迫害离世所感所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听到同修甲被迫害离世(病业形式)的消息,心情沉重,这是我在一年内听到的第五位。就此事,我想在法理上谈谈个人的认识,也就是谈谈同修被邪恶钻空子后我们怎么对待的及应该如何对待的问题。

大伙帮她之前,甲同修还在去医院透析,透析一停下来就憋的出不来气,而且吃了东西就吐。我把她接到一套房子里(她们全家都修炼),让大伙来帮她。停下透析后,她就不行了,我赶紧去找同修,一下子来了好多同修。我让甲同修放下生死,甲同修做到了,马上憋的症状没有了,一下子就好了。可是吃了东西还是吐,特别是大家一发正念就吐。晚上又有同修来了,大家让她吐了也不要停下发正念,没想到坚持了一次就不再吐了,而且吃了东西也不吐了。第二天,她就非常好了。三四天后她看起来象是完全好了,五六天后她就回家了。

过程中我看到了整体的力量,很多同修听说后都放下自己的一切赶来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不可估量,凝聚的正念无所不能。那为什么最后甲同修还是被迫害离世了呢?

一、不向内找

甲同修回家后不吐了也不憋了,可是吃了东西就撑的难受。大家知道了这个情况,我听到的大部份是指责甲同修的话,包括我自己在内,而没有向内找自己的原因。

写到这我想起了一件事:二零零三年我帮助一个邪悟了的悟回来,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吃了很多苦,她才真正明白过来。紧接着又帮助另一个邪悟的同修悟回来,在去见她的路上,我忽然想:我是要帮她去,还是要去修自己?我能帮她吗?没有师父看护,我连自身的安全都不能保,我能帮了她吗?都是师父在做,我就是修自己去了。就这么一个正念,邪悟了很长时间的这个同修,一夜之间就明白过来了。

其实我们干任何事情都是一样,本来做那件事情是让自己修的,可是在做那件事的过程中,思想中就真成了是自己在干成这件事,都超过大法了,就跟帮甲同修一样,就是自己在帮她了,还特别注重自己帮她的结果,没帮过来就一大堆埋怨话、指责话,甚至乱悟去了。

二、做事不主动

甲同修家住农村,离市里也就是骑自行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市里很多人也都知道她身体被迫害,可是她不被推到大家跟前,几乎就没有人主动去帮她。当她好点后回家了,几乎没有人去她家帮她。

自迫害开始,一直以来,对于同修的被迫害,主动帮助同修反迫害的少之又少,好象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一说营救,就说发着呢(意思就是发着正念呢)。其实法理上不升华,很难破除邪恶的迫害。就如同帮助甲同修,法理上认识不上来,虽然大家努了一番力,最后还不是被迫害离世了吗?而要想法理认识上来,不参与,不实修,法就给你展现出来了?如果那样那就不用顶着压力做什么了,那多好啊!可是是这么回事吗?

今年五月份,某县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县里去了三、四十名同修,我和市里一位同修也去了,从上午八点多开始到中午十二点半前,公诉人象小丑一样咆哮公堂,又无计可施。甚至中间休庭时,伪审判长对其中一位同修说:要是放你回家,你还炼吗?十二点半以后,坚持了半天的大法弟子,人心开始浮动,带的孩子开始闹了,有的给家里打电话,有的家里给打来电话,这个时候突然院里来了好多穿便衣的人,也有穿警服的,有人拿着录像机录像,往外走出去的电子门也关上了。后来有了机会,大家才都撤到大街上去。

后来有开天目的同修说:那天发正念,法院里的邪恶被除没了,后来它们从公安局调来了大批邪恶补充力量。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十一点多钟我就想:如果家里的同修能过来接应我们一下就好了。可是邪恶力量不够用时,就从别的地方调,我们大法弟子在关键时刻就从来没有过谁来接应补充。在家发正念的大法弟子,十二点前能持续不断发正念的寥寥无几,十二点后我想就没有人发了。

这里我想提两个同修,每每想起她们,我心里就非常感动:一个家中有上小学的孩子,她经常是放下孩子,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真正的是在一线上做事。孩子一个人在家,有时给孩子做出午饭来,孩子自己吃午饭,有时让孩子中午到别的同修家吃午饭;另一个丈夫开始管的她很紧,她就是不让管,理智智慧且正念坚定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时不时的晚上不能回家,她就用正念对待,家中环境反而越来越稳定宽松。其实她们俩个就是我们所有大法弟子的镜子:有人说我有工作出不去,她们都有工作,都能出去;有人说我有家,出不去,那同修也有家,她怎么就哪儿都能去呢?如果告诉你到北京圆满去,我看哪个都能去。

三、干什么事时不能坚持

记的二零零七年营救被绑架的同修时,有二十多天的时间,找家属、搜集材料、做资料、分发资料、一次次通知大家发正念,当时付出是相当的大,并时时向内找,到同修出来前,听说邪恶要把同修非法劳教,我发出强大一念:不管你邪恶把他弄到哪里,同修一天不出来,我解体你一天不停止。当时我的感觉是生死无惧、正念撼天动地。几天后同修正念闯出。当然同修的能出来还是整体的力量,当时同修们都非常的配合,一次次的近距离发正念,只要接到通知就去发正念,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其实对待病业形式的迫害也是一样,如果我们坚持做下去,时时向内找,邪恶一天不解体,就一天不放弃,邪恶决不会得逞的。所以甲同修被迫害离世,不是干扰问题,恰恰体现出了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的成度问题,修的怎么样的问题。

有从国外回来的大法弟子说,国外大法弟子经常去这个国家、那个国家洪法、讲真相,为了路费经常节衣缩食,吃苦吃的非常大,付出也是很大。从网上交流文章中也能看到,比如活摘器官出来后,美国大法弟子从四面八方涌向白宫;当中共首脑去哪里时,各地方的大法弟子都到那里去抗议、游行等等。我就想我们这里的同修太安逸了,有多少人能走出自己的市区去?太少了!

最后建议大家都走出来,建议大家在干什么事时要知道修自己,要向内找。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