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孩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今天又是“七·二零”,我流泪了,为师父的不易而流泪,为还不明真相的糊涂人而流泪,为被绑架同修的老人和孩子而流泪,很想写成小段在大街上去唱。

有一个同修被绑架后,丈夫也一走杳无音信,两岁的孩子没人管,八十岁的母亲在文革时因成份高就受过惊吓,现在又因女儿信仰法轮功经常被绑架而担惊受怕。孩子两岁就开始承受歧视、孤独等,想妈妈不敢说,那么小的孩子经常偷着蒙着被子一个人哭,不愿让年迈的姥姥知道着急,平时表现很好从不提妈妈,时间长了孩子心里压抑,落了一个毛病,经常干张嘴喘不上气来,需要到医院抢救。

孩子的心思姥姥什么都知道。有一次老人领着孩子到北京去看女儿,孩子高兴得一夜不睡,当见到妈妈苍老又瘦时却说:你别想我,我一点也不想你。表现的很坚强,可在回家的路上却止不住的哭,老人让孩子放声哭出来痛快,可孩子就是不肯。

孩子很怕警察,一见警察就喊阿姨好。为了生活,老人开始四处找工作,可就是没人要。有一个人看老太太实在太难,托人让她到乡下招生,这都是在放暑假期间,天真是热到了火头,支个桌子一天一天在外面,她还是很珍惜这份工作。孩子也很懂事,看到别的孩子喊妈妈买这个买那个,她从来不说不要,困了就在树底下睡,跟着大人吃小摊上的粗面。一次别人给了一个冰棍,孩子舍不得吃放在头顶用手捂着,高兴的喊好凉快!好凉快!

日子不可长算,尤其是过年过节,孩子实在想妈妈了,就画一个人贴在墙上假当是妈妈,一边还画一个人是姥姥,嘴里吐着气写上妈妈的名字,让妈妈听她弹电子琴儿歌,并问妈妈好不好听。后来她听说妈妈的腿被打断了,为了让妈妈高兴就开始炼功,背师父《洪吟》让人转告妈妈。好不容易熬到妈妈非法劳教到期的日子,姥姥也高兴让她挑最想吃的给买,象过年一样表示庆祝。没想到到劳教所却吃了闭门羹,连人也没见到。门卫给捎口信说延期了,什么手续也没有,延多少不知道,理由是她不写法轮功不好、不写师父不好,一句话打发了。姥姥和孩子心都碎了,两个人只好坐在高墙外边守了两天,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楼上的大法弟子都听到了,给她们摆着手……

这次我们去看孩子时买了点零食,看起来她很想吃,可就是不肯吃,屋里没人了她还在那守着,因为我们和老人在另一个屋说话,孩子兴奋的经常从门缝偷着看我们,直到我们走时两眼还充满留恋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