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个体经营者彭锦屏已被非法监禁七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彭锦屏是贵州省贵阳市个体经营者,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她在贵阳市旭东路,被跟踪而至的邪党贵阳市公安局一处、云岩区公安局等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强行送往贵州省羊艾女子监狱迫害

彭锦屏生于一九五六年,经营个体服装店。修大法前她患有乙肝,修大法后彻底痊愈,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被中共恶党非法投入监狱后,身高约1.54米的彭锦屏已骨瘦如柴,多次出现病状。长期的精神折磨使她变得表情迟缓,原来那个开服装店、精明强干的她已荡然无存。

彭锦屏这七年半在狱中是怎样度过的?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当时同时被绑架的有七位大法弟子赵鄂川、魏丽珠、梅桂南、徐鹏尧及其后被非法绑架的莫琪等。因所在地有大量光碟及真相资料,被贵州省中共邪党人员视为当时的第一大案。二零零二年底七位大法弟子分别被邪党非法判处十一至十五年重刑。

在羊艾监狱三中队里,彭锦屏被强制奴役劳动,打扫厕所卫生,有时还要打扫车间外面的卫生或其它卫生等。同时,恶警指使两名服刑人员(其中一个叫彭芳芳的非常心狠手辣)二十四小时监控(里面把这种服刑人员称为包夹人员),彭锦屏吃饭、睡觉、买东西、打开水、洗澡、洗衣服等日常生活,都得经过这两名包夹人员同意,包夹稍不如意,就在生活上百般刁难。

二零零三年,彭锦屏因坚持炼功,被包夹人员毒打,深夜里听到她被打后痛苦的喊声。由于不能炼功,彭锦屏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指使包夹人员用多层封口胶死死封住彭锦屏的嘴巴,不让出声,出气都困难。包夹人员扯掉封口胶时,故意将其脑后的一把头发同时扯下。由于有狱警撑腰,包夹人员还从经济上压榨彭锦屏,彭用家人送的有限的钱买的吃的、用的等要由包夹人员支配。有一次彭吃饭时忘喊包夹人员,她们就将彭的饭菜打翻在地。

为逼迫彭锦屏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恶警使用了一些阴损下流的手段。如限定彭上厕所只有两分钟,两分钟不见出来,就抡起塑料板凳砸彭锦屏。

有一次彭锦屏在监狱里遇见一相识的大法弟子,合十问好,被当时的三中队后勤队长白菊看见,白菊就将包夹人员叫去谈了一番话后,包夹人员就对彭进行恶毒的谩骂、侮辱并做着手势威胁说:如果你再与她(同修)说话、打招呼或脸上有任何表情、做任何手势,我就搧死你。

一次,彭打扫完厕所卫生及车间外面的卫生后,白菊又强制其去搬一堆砖。彭撞到旁边的一辆小车上,瘫软在地,白菊却冷酷的命令包夹人员将已近昏厥的彭锦屏拎起来罚站。

以上是在羊艾监狱三中队里发生在彭锦屏身上的几个迫害事例。类似这样的事例不会都被人所知,因为狱警们总是封锁、掩盖。当狱警们达到了剥夺大法弟子炼功的自由、与同修交往的自由及强迫奴役劳动等目的时,就会息事宁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接着而来的便是伪善的表演:问问:她们(包夹)为难你没有?打你没有?若说“有”,那么激怒的包夹就会加倍地折磨。狱警既达到了迫害的目的,又推卸了责任、做了好人,让人觉得狱警善待大法弟子、维护大法弟子的利益。这就是白菊这样的狱警们惯用的伎俩。

彭锦屏在人生的苦苦追寻中终于找到了法轮大法,犹如迷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大法告诉她人生的目的在于返本归真――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不断的修去自己不好的思想与行为,做一个越来越好的人,直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这能使自己的生命变得美好,又能对他人对社会有益。

然而,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却千方百计的要迫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二零零四年,羊艾监狱将四号楼(现改为羊艾监狱四大队)用来集中关押迫害大法弟子。一层楼是新收队,二、三、四层楼每间号室关一名法轮功学员及两个(有的三个或四个)包夹。

二零零五年初,彭锦屏被转到四号楼。开始一段时间让她和包夹人员一起各拿一个很小的桶出来提水浇花草,自己去食堂打饭,给人一种春风化雨的感觉;不久她就被关在四号楼的一个监室里,吃、喝、拉全在里面,长期照不到阳光,整天面对的是监控她的包夹,想炼功炼不了,想看的书看不到,想说的话无人说。这种被剥夺信仰、生不如死的精神摧残一直持续到现在,并仍在持续着……。

为了使包夹人员(狱警们叫作帮教人员)尽心尽力的充当打手,狱警们经常组织包夹人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及材料,使许多包夹对大法产生敌视心理。在这种状况下,狱警们一方面嘱咐包夹不要打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开脱责任(或许个别有良知的是出于关心,但她们清楚这样的嘱咐等于零),同时又将包夹的监管与减刑挂钩,于是,在大法弟子炼功或不配合它们的迫害时,这些包夹在利益的驱使下,就会充当打手或使出阴毒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因此,有时从号室中传出大法弟子被殴打的声音或有大法弟子未上完厕所就被拖起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为使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狱警们还会叫大法弟子的家属和大法弟子离婚来威胁大法弟子等。去动员家属来时,狱警们非常热情,事后,无论是转化还是没转化,家属再去看望大法弟子时,狱警便一改当初的笑脸,冷冰冰的不让接见。

然而,这种以摧毁大法弟子精神信仰为目的的毫无人性的迫害却很少被外界知道,就连其他中队的狱警及犯人都以为监狱里善待大法弟子。因为四号楼的狱警们时常组织包夹们举行一些歌舞活动,特别是夜深人静时,歌声、琴声传得很远,给人一种歌舞升平、春风化雨的感觉。恶党监狱的阴险与邪恶可见一斑。

自从彭锦屏被非法抓捕后,她二十来岁的儿子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整日沉默寡言,不愿与外界交往。彭锦屏家人承受着经济上的损失与精神上的痛苦。

一个按真、善、忍做的的好人、向世人讲真相、履行宪法所赋予的信仰自由、新闻自由的合法公民却在中共的监狱里被狱警指使人渣管着、折磨。而这一迫害大法弟子的普遍现象在羊艾已经持续了近十年。在这期间,许多大法弟子曾在这里被迫害,大法弟子杨红艳、魏亚兰等被迫害致死。这就是中共监狱所谓的“春风化雨”的结果。

请不要以为这仅仅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在中共的淫威下,中国整个公、检、法系统跟着中共上演着一幕幕指鹿为马、黑白颠倒、违反法律基本常识的人间丑剧,历次政治运动迫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谁还愿意为它卖力做它的陪葬呢?羊艾监狱的狱警们,也许你们许多人本质并不坏,只是被恶党欺骗利用。希望你们及家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为自己及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许那“迫不得已”正是神在考问你的良知,检验着你的生命,给你选择未来的机会。当你选择善的时候,自会得到神力相助。


贵州省羊艾女子监狱(位于贵阳市花溪区, 详细邮编不清,贵阳市邮编550000)
监狱长 王洪(女)
副监狱长 宋建华
四大队队长 肖银辉 13608517561
羊艾监狱医院电话 0851-3380422
迫害彭锦屏的狱警办公室电话 0851-338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