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法弟子沈洋被绑架至洪泽湖监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江苏淮安大法弟子沈洋到位于淮阴区的朋友吴元芳家串门时,被淮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同时又是610主要成员的刘同祥与王营派出所片警绑架到王营派出所,当日下午就被送往位于江苏泗洪县的洪泽湖监狱。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沈洋家人到淮安市中级法院要求见法官谢建宁,家人问:“为什么二审(上诉案)还没开庭就把人送走了?”谢称:“上次和沈洋见面就算作是开庭了。”

今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沈洋在淮阴区棉花庄镇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棉花庄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于淮安市看守所,第八天被以“取保候审”回家,家人被勒索两千块钱。

在五月十八日非法开庭前几天,淮阴区中共恶党法院刑四庭庭长郭振祥电话通知沈洋去拿起诉书,沈洋拒绝签字,郭即叫法警强制沈洋戴上手铐送往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只好放沈洋回家。

五月十八日下午,在淮阴区中共恶党法院第二审判庭对沈洋非法开庭,有不明身份的人在现场监控。原定下午三时开庭,邪党淮阴区检察院所谓的“公诉人”却迟迟不到庭。快到四点时“公诉人”到了,郭振祥启动了事先设计好的陷害套路,引诱沈洋入套。沈洋把审判庭当成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场所,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用慈善之心粉碎邪恶的阴谋,力图救度法庭中参与迫害的每一个人。坐在旁听席上一个大约五十多岁身份不明的人,冲到前面,对着审判长郭振祥大叫:“不准他再说了!不准他再说了!”结果,只有个把小时这场闹剧就散场了。 在整个过程中,郭振祥连参与“庭审”的人员名字都未敢公布。

六月十七日上午,郭振祥通知沈洋到淮阴区法院去。沈洋到后,法警即将沈洋绑架至淮安市看守所,看守所再次拒收,郭振祥给了沈洋一份诬判其三年有期徒刑的判决书,并放其回家。

六月二十六日,沈洋向淮安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上诉书。七月十日上午,淮安市中级法院法官谢建宁电话通知去谈话,并说明如不去,则视为放弃上诉权。七月十日下午(上次误报为十一日,在此向编辑和读者致歉。),沈洋依约前往。但谢建宁与门卫串通一气,撒谎说正在开庭,没有时间。沈洋等了一下午,快下班时,沈与谢建宁在电话里联系上了,谢在电话中耍赖说:“我两次派人到大门口找你,都没找到你。”并叫沈洋等通知。

之后,沈洋因一直未等到通知,便自己于七月十六日到淮安市中级法院,亲手将上诉材料和真相材料交给谢建宁。

七月二十日上午,沈洋到朋友吴元芳家串门时,一个王营派出所的片警和淮阴区国保大队头目(也是淮阴区610头目之一)刘同祥,来到吴元芳家,威胁吴元芳在“敏感日”不要乱跑。吴元芳和沈洋耐心的对他们进行劝善,二人当时没有表示异议。随后刘同祥和片警便驾车离开。数分钟后,二人又驾车返回,到吴元芳家非法抄家,抢走了一些大法资料,同时将沈洋绑架到王营派出所。

沈洋家人得知沈洋被绑架的消息后,当日午饭后即赶到王营派出所要人,一警察称已送往看守所。家人随后赶到市看守所了解情况,工作人员在看守所电脑档案中查不到沈洋的记录,但称当日下午有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被戴上手铐脚镣送往江苏省洪泽湖监狱(江苏省专门关押长江以北地区男性大法弟子的黑窝)。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淮安市中级法院法官谢建宁在电话中承认沈洋确被送往洪泽湖监狱,沈洋的家人问:“为什么二审还没开庭就把人送走了?”谢称:“上次和沈洋见面就算作是开庭了。”家人又问:“为什么不给我们判决书?”谢说:“判决书已经给沈洋了。”

从头到尾可以看出:这是一桩典型的淮安市和淮阴区两级610、公检法等有关部门串通一气的阴谋构陷案。


淮安市伪中级法院法官 谢建宁 办公室电话:0517-83579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