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老母救子 公检法知法犯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是申全会被绑架的第十个月零两天,也是申全会年近八十的老母第三十四次由吉林省延吉市去和龙市要求无条件释放儿子的一天,在这十个多月里,申母同和龙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多次交涉讲明申全会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无罪,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无论申母怎么说,这些部门的执法者就是不放人。


法轮功学员申全会

在法院超期拘押未作决定又讲不出什么理由的情况下,申母和她的朋友万般无奈又去了政法委,见了政法委的人后他们又推给了“六一零”的人,“六一零”的人听说案子在法院,就说只能再去找法院。这一天又白忙了,眼看又到了中午了,到底上哪找才能救出儿子呢。最后她们决定还是去检察院了解一下到底谁能管这事,她们坐上了出租车。

身心憔悴的申母年近八十岁,在出租车上又同司机一起议论生活的艰辛,天灭中共,怎样辨别灾难远离当陪葬的恶运……。可这司机被邪党毒害的太深了,不但不感谢还举报了老人家,而且在老人已经坐车离开了和龙的情况下,和龙公安局的警察半路堵截,老人说我没做坏事,你们凭什么抓我,我不下车。可是他们上来六个小伙子,硬是把老人家从车上拖下去,老人不跟她们走,她们就拖着老人走。老人瘦弱的身体哪能抗得住这么折腾(几天来老人的肩膀一直疼痛)。

同时在另一处还绑架了陪老人家一块要儿子的另一位年近六十的老人,而且对该老人大打出手,张保华先上来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张保华”。老人说我不想说,张保华上来就用反掌打了她两个耳光,过了一会儿,又一个警察来审问时又打了她两个耳光,还有一个年轻的警察拿着个竹椅子垫“咣,咣”的打了老人的肩。还给老人戴上了手铐,不许坐下、罚站、罚跪。站的如不达到他们的要求就踢,踢的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还采用离间的手段对申母说,“是那个同来的人把你说出来的”;而对六十多岁的老人说,“你不说,我们会叫你说的,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就是干这个的,我们累了就换人,看你怎么办……。”(申母和她的朋友分别被关在两个屋子里)。

就这样一直从上午十一点多钟折磨到晚上大约六-七点钟,直到年轻一点的老人出现心脏病,他们才吓的把这人送出大楼后,借故离开,就这样警察把两人折磨了六-七个小时。

申全会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和龙市看守所。申全会的母亲决定要一直找下去,直到儿子回家。

吉林延吉市大法弟子申全会遭迫害真相

申全会,男,四十多岁,吉林省延吉市人,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在和龙市头道镇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中共邪党长期洗脑灌输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和龙市头道镇派出所的四名恶警强行绑架到头道派出所。

在和龙市头道派出所期间,派出所的恶警对申全会进行残酷的酷刑迫害。派出所的几名恶警对申全会连续毒打几天几夜,猛踢他的头部、身体要害部位,差点把申全会当场打死。后来恶警怕承担后果给申全会灌了一种药物,才让他活过来。后来申全会被劫持到和龙西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提审时又遭到严重而野蛮的刑讯逼供,几个流氓恶警将他铐上手铐脚镣,然后坐在他后背上使劲往后掰他的四肢,然后用脚踩他的后背,使他极其痛苦,使用的手段极其残酷没有一点人性。

申全会被几个恶警折磨得三个月不能下地行走、不能吃东西,吃了就吐,小腿没知觉,至今全身及胸腔内仍然很疼痛。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申全会的老母亲和亲属找到和龙市公安局长申格华理论;“申全会做好人无罪,到现在还不让看,我们非常担心申全会是不是被害死了!”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申格华无奈地允许,并亲自带领申全会亲属去和龙西城看守所见申全会。

这是自申全会被抓五个月以来,第一次与家属见面。申全会在由几名恶警的现场监视下,义正辞严地揭露自己遭受的酷刑。恶警害怕罪行被曝光,没让申全会说上几句话,就马上将他强行带走。

据申全会家属描述,申全会被绑架前身体健康,体重一百七十多斤,现在被迫害得几乎骨瘦如柴,脸色如白纸一般,身体极度虚弱.申全会对家人说:自己有被酷刑折磨的危险也要揭露他们。

四月七日,申全会的家人去和龙检察院要求给申全会检查身体,检察院的人说,根据“两会指示”现在不许办取保,让家人去请律师。不知道这个“两会指示”是什么超级法律,能够干扰司法人员实施法律。

从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到现在,申全会被和龙看守所非法关押已有九个多月了,所谓的案子也已经所谓的“审理”了有八个多月。在这八个多月中,申全会的七十六岁的老母亲和家属多次到头道镇派出所、到和龙市检察院、法院等部门要人,但是他们总是以各种借口互相推责任拖延时间,他们把申全会的案子从派出所到检察院,从检察院到法院来回整了好几次,找不到什么罪名可戴上。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和龙市伪法院对申全会在和龙市头道镇被绑架一案开庭审理,和龙市伪法院如临大敌。申全会的亲属进场时都要查看身份证及问明亲属关系,没带身份证的都被拒之门外。每个被允许旁听的亲属在进场前和离去前都被搜身,连电话也不许带,而且旁听的亲属周围坐的都是便衣警察。

法官们自知理亏,在公布他们审理人员的名字的时候,声音很低,致使旁听席上的人都没听清他们都叫什么名字。在非法庭审时,根本不允许任何人为申全会辩护,申全会的哥哥申全义申请为自己的弟弟辩护,结果被几个手持电棍的恶警连拖带拽的逐出会场,并禁闭在一个小屋里,直到审判结束后亲人查找才给放出来。

非法庭审时,伪法院宣布了一些申全会自己不承认的伪证。申全会声明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无罪,自己发的真相资料都是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和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根本没有违法,伪法官马上制止申全会讲真相

申全会还当众揭露头道镇派出所恶警酷刑逼供的行为,法官无言以对,最后宣布下周五经合议后公布结果。在庭审过程中,审判员当众吃药,审判长看上去像睁不开眼睛。

时至今日,申全会仍被关押在和龙市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后依然慈悲宽容的对待迫害者,希望唤醒他们沉睡的良知而不再被利用来犯罪。这宽广的胸怀和伟大的举动,感动了一批有道德良知和有正义感的律师,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还有更多官员和正义之士站出来也在为法轮功鸣冤。国际社会和国际媒体也开始高度而广泛的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那么与迫害法轮功有关的人们该如何给自己留后路呢?中共倒了,杀人凶手要不要追究?肆意妄为践踏法律的要不要追究?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常人谁也不能预测自己的将来,但今天,我们可以告诉你,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过去老人们讲:“上一辈做多了坏事下一辈要受牵连”,此言不差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善恶有报是天理,人都应该明明白白的活着。

吉林省和龙市法院参与人员及电话:邮编:133500;区号:0433;
庭长:赵刚德13844715625;书记员:崔克龙13843349009;书记员:高红梅13894320288;金星:15843360770;林承德:13843391805等人。

涉案相关责任人:
和龙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张宝华,手机:13904468610,
办公室电话:0433—4806518
李副局长,手机:13904463666
申格华(局长),办公室:0433—4806051
蔡副局长,手机:1390446353
头道派出所主要参与迫害者:顾廷毅、付铁鑫、
胡宗礼(指导员)的手机:1394336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