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坟——河南省第三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河南省许昌第三劳教所(下面简称三所)是一座地道的大活坟,主体建筑完工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之际,只要稍有天阴,整个院内及周遭就阴风嚎叫,似有千万小鬼吹哨似的,阴森恐怖异常,而表现在人间的恶警更是心黑手狠。

下面,就用点名的方式,叙说恶警之恶行。

一、恶警徐水旺

这是一个典型的集诸恶于一身的坏人,心狠手毒。只要碰到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他就出手迫害。迫害之后,走路脚尖都是一翘一翘的,炫耀之意,淋漓尽致。数年来,他酷刑折磨了多少大法弟子,恐怕他自己也数不清了。

对待大法弟子,徐水旺只要一说就骂,一骂就眼跳嘴抖。一次他自己这样说:“你们知道吗?你们法轮功要翻了案,第一个要枪毙的就是我们!是我们哪!”他手指着自己的头,作手枪扣扳机状!吃奶的力气使尽了,声音完全嘶哑了,人僵硬在那里,不会动了。

为多捞外快,在许昌市档发厂活供不上给劳教人员干时,徐水旺亲自开着警车到处找,把人家积压不干的东西都要来,让劳教人员干。为防止三所内部检查是否有哪个中队开夜车干活,他大冬天亲自坐在中队门口站岗放哨。只要他一发信号,所有劳教人员必须在两分钟内跑回宿舍,穿着鞋钻进被筒。

二、恶警师宝龙

三大队大队长师宝龙,内心阴毒,是恶警徐水旺的上司,据说是原教育科长,后调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三大队任大队长。听说在迫害最严重时期,有至少三名大法弟子死于他的迫害之下。因害怕担责任的原三所赵姓所长走后,由闫振业继任,而师宝龙在闫的手下因凶狠有功而稳坐三大队头把交椅。此人方面大耳,衣冠楚楚,一副假相,对大法弟子咆哮时,完全是一副恶煞模样。他不象姓徐的张嘴吐脏话开口就骂人,但其仇视大法的程度却决不输给徐水旺,常常吼叫:“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你来干什么?”一次在给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训话时,恼怒异常,手指窗外:“这南边就是刑场,是杀人的地方,你不转化就是××党的敌人,杀你成千上万,也要保住××党的政权!”

他设立宣誓牌,攻击大法,言辞恶毒。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各中队列队举手对着邪牌宣恶誓。对于拒绝宣誓的大法弟子,他让包夹彻夜轮流折磨,打伤致残,概不追究。在他阴狠操纵下,三大队两个中队折磨法轮功学员花样翻新,包夹几天一换,导致周边数省、甚至全国迫害法轮功的劳教所都到三所参观模仿。在他的包庇纵容下,三大队随意延长劳动时间,随意取消节假日,没日没夜做奴工。

林州市大法弟子赵建全,在长期遭迫害被打骂奴役下,呈现肺结核症状。徐水旺等人不仅不给他诊病,连奴工也不准他停下,导致他病情急剧恶化。很快,长葛坡胡镇东坡胡村人胡志永(因盗窃被劳教)出现肺结核症状,奴工都不准停,住宿全不隔离。胡志永高烧不退,在车间大口吐痰,一个月内又有数人出现此恶疾。不管徐水旺怎么无人性操作,师宝龙始终是不管不问,草菅人命至此,令人发指。

现在,师宝龙的忧惧大于嚣张,常常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急速踱步,来回转圈,满脸急相,一副气急败坏而又无可奈何之态。

三、群凶助恶

闫振业、姜青太、姚朋、马华亭(音)、谭军林、教转办主任李某,群凶助恶。闫、姜开大会,攻击大法。有大法弟子当场喊“法轮大法好”,被打昏死过去,加期长达一年左右。此前听说有数次十人喊“法轮大法好”,闫、姜率群凶逞恶,血流满场,致使参与行恶者数年后忆及此事,身上发冷。一次群凶搭台,要第二天诬蔑大法,美化邪悟,上天震怒,一夜大风将台子掀翻。只可惜群凶一味行恶,不识警戒。这里略点其人其事,以供世人明晓这帮恶人质地。

姚朋在任某大队大队长时,一次某县送去一名劳教者。送人的差吏未及回到当地,电话就追上:“回来吧,人已经给打死了。”其手下至凶至恶,可见一斑。然姚未受其惩,反而升迁,当上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第三把手。

谭军林(师宝龙之妻兄),摇头摆尾,仇恨大法弟子,抓着大法弟子打起来,只恨他力气太小。有天早晨,一大法弟子眼见操场对角有一骷髅头像,揉揉眼睛一看还是,约莫一分钟左右,才慢慢显出人形来,乃谭军林是也。

教转办李主任,歪头、个小如鬼,外号小鬼,在转化班上,他歪着脑袋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而来的,你们知道这三所是什么地方吗?这三所就是专门跟法轮功作对的,我就是专门跟法轮功作对的。”此人出书诬蔑大法。

马华亭(音)任生活卫生科科长,人称“笑面虎”,他那张嘴就合不住似的。过年时他讲,每人几斤肉、一条鱼等等,结果是所有人未见肉在哪里。在他的操持下,所有被关押的人吃的是又老又干巴的菜梗子。关于他的负面传说很多:种花生,为防止劳教人员偷吃,他让人戴上牛笼嘴。怎么戴?用一根筷子让人横噙口中,用两个皮筋分别拴上两边两个耳朵根。让所有各类劳教人员心灵之伤痛远甚之皮肉劳动之苦。而马科长呢?裂开大嘴,笑哇!而对付大法弟子,他捆绳比别人捆得紧,解开了,绳挂在脖子上,不拿下,为什么?他说了:“一会儿还再上呢,这省事!”说这话时,他不象徐水旺龇牙咧嘴,而是仍然笑容满面。

所医张××,不知名字,挂职副院长,人称屠夫,双手凶狠如刀,让人不寒而栗,屠夫之名,是同行所起。

李刚、聂勇,这两个是吸毒犯,惯吸惯住,三所为家,只要一到,即为班长,人称金牌不倒。为什么点到他们呢?因为他们可谓三所十年来迫害大法的帮凶代表。二人均为许昌人,残酷折磨修炼人,手段都是一套一套的,不转化,他们为了邀功减期,敢把人往死里整。在趋炎附势方面,聂勇更是认贼为父,不知怎么巴结才好。警察饿了馋了,一示意,“勤务兵聂勇”马上去劳教人员存放东西的包房里任意摸拿,而无论谁丢了东西,是绝不敢开口说丢了东西的。

四、魔鬼训练营

所有劳教人员及家属将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称为“魔鬼训练营”。我不知多少次,听到多少人对我讲:“我原本不是这号人哪!我已经不行了!”

是的,他们身上尚存的良知、道德底线等等所有美好的本性在这里全被恶警扼杀,被活坟窒息。而培养训练出一批又一批活坟恶鬼迫害大法弟子。而个别良心未完全泯灭的人,在大法弟子高风亮节感召下,在苦口婆心劝说下,常常泪流满面:“兄弟,说心里话,我不是这样的人哪,来三所几次,我早已不是我了。过去我吸我偷,我心里知罪,家人难受时,我也懊悔。可在这里我学会了抢,学会了狠,学会了依强凌弱,见风使舵。当面为人,背后为鬼,打骂良善,麻木而干。我说真话吧,我现在不管做人有什么原则不原则,能谎能骗,弄到手就是本事。”

说这话的人是一个当过兵的,他的妻子坚决与他离婚,甚至他跪下他儿子都不叫一声爸!他的老娘不让他这么个儿子进家门。而像他这样没良心没家的“三所客”何止千儿八百呢?

另一个吸毒犯如是诉说沦落过程:他初学吸毒,被家人送所戒毒,他也有决心戒掉。家人高兴,送来钱物,让他好好补养一下身体。谁想,在他犯了烟瘾时,三所内“红警察”卖的“白包包”送到了面前,不同的只有一点,特别贵。他哪能谢绝哪,就这样他从有错到“有罪”,从无大瘾到无可悔改。不难想见,他们都可能最终死于烟毒,而陪葬他们的只有从三所学到的种种恶行之罪孽。

希望所有曾经零距离接触过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这座活坟的人们,用正义良知揭开这活坟的朽盖,把在里面行凶作恶的邪灵烂鬼统统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让真理之光,来销毁这堆邪恶的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