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市徐天福仍在德阳监狱遭摧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成都报导)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徐天福、胥斌,八年前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邪党法院分别判重刑九年及七年。徐天福至今仍在黑暗的德阳监狱遭受折磨,望外界关注。

徐天福、胥斌八年前被绑架、判刑情况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胥斌、徐天福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一蔡姓坏人恶意告发,被红格派出所警察抓捕绑架到盐边县看守所,因为两人炼功,恶警强行给他们铐上脚镣。

攀枝花国保大队警察张然、赵锋等人将胥斌、徐天福分开,由两批警察审讯,问资料的来源。两人不说,恶警就打耳光、拳击身体,将胥斌用手铐反铐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由于长时间戴脚镣、手铐和邪恶的逼供拷打,胥斌被关进关押室就昏迷不醒休克了,邪恶才把胥斌的脚镣取下。

在盐边县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攀枝花国保大队恶警赵锋将胥斌和徐天福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时间。

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炼功,他们又被恶警殴打、戴脚镣、手铐;胥斌的牙龈肿痛被警察强行铐在刑床(死刑犯处决前专用)上;恶警还用妇科器具扩宫器将胥斌的嘴扩开强行灌药。

二零零二年十月,米易县法院对徐天福、胥斌第一次非法庭审,审判长是唐炬州、公诉人是米易县检察院姓杨,辩护律师吴锡贵是由法庭指派的,徐天福的儿子花钱请了两名律师。庭审时,公诉人胡乱编造污蔑大法和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所谓“证据”,聘请的律师不敢为徐天福正面辩护,指定的律师完全是站在邪党的立场上,为公诉方说话。

胥斌拒绝律师辩护,胥斌和徐天福自己为自己辩护,却遭到法院强行制止,不准胥斌、徐天福发言。当天没有当庭判决。三天后,法院不顾事实真相,昧着良心非法判胥斌七年、徐天福九年的徒刑。被害人对法院的判决不服,上诉到攀枝花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是串通一气的,中院驳回上诉,维持米易县法院对胥斌判刑七年、徐天福九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新年后,徐天福、胥斌被劫持到德阳监狱关押迫害。

徐天福十年遭迫害经历

徐天福,男,五十多岁、撒莲乡人。徐天福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抄家,一九九九年曾被非法拘留并判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又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至今。

德阳监狱目前非法关押着七十几位大法弟子。徐天福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在德阳监狱,不但狱警亲自参与迫害,还利用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包夹”,实行二十四小时的不间断的迫害。恶徒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包括:强行洗脑、强行转化、体罚、跑步、面壁、罚站、带各种刑具、罚跑步数小时不准停留一下,跑不动了就叫犯人拖起跑,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给东西吃、强迫连续在车间劳动三十六小时。徐天福、罗小兴、干劲、杨有润、龚官雷、魏兵等十几位大法弟子,几年中不是被严管就是被禁闭,晚上不准你睡好觉,长期这样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胥斌十年遭迫害经历

胥斌,男,四十岁,家住攀枝花市仁和区,原系四川攀枝花渡口钢铁厂职工。

一九九九年九月,攀枝花市公安局仁和分局政保科在攀枝花市仁和区党校办法轮功学员洗脑班,时间一个星期。政保科恶警胁迫仁和区内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非法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强行洗脑、强行转化。强迫每人交费二百元。法轮功学员共同抵制迫害,恶警恼羞成怒,将大法弟子胥斌、艾泽林绑架到政保科内折磨,逼两人骂大法、骂师父,被严词拒绝后,两人遭到恶警的毒打、体罚五、六个小时。恶徒没有达到目的,将两人非法拘留十五天。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政保科科长张洪太(现任攀枝花市公安局金江派出所所长)、政保科警察崔福利等。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胥斌进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被张洪太、崔福利非法关押三十七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胥斌进京上访护法,遭绑架,被仁和区政保科非法关押三十七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胥斌再次进京护法,遭绑架,遣返途中,恶警崔福利用欺骗的卑鄙手段,将胥斌骗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内,崔福利用空白劳教裁决书私自填写,把胥斌劳教二年,送入劳教所黑窝内遭到非人的迫害。参与迫害的有:劳教所四大队四中队队长邓刚、四大队六中队队长赵强、劳教所戒毒大队管教赵勇。时间是:二零零零年八月至二零零一年六月。

胥斌被送到四川德阳监狱,被关在二监区(俗称入监队),监狱的恶警不但亲自迫害大法弟子,还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监控、迫害。强迫洗脑、强行体罚。逼迫大法弟子背监规、唱吹捧邪党和黑狱歌曲,谁不服从就是一顿毒打。逼迫大法弟子站军姿、跑步和各种各样的体罚。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恶警用转监的手段,把胥斌和另外三名他们认为有“危险影响”的大法弟子,转到四川沐川县五马坪黑狱继续进行迫害。胥斌被五马坪监狱四监区、七监区迫害。

邪恶的五马坪监狱四监区、七监区是臭名昭著的黑窝。在四监区,恶警利用在押犯减刑心切的心理,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包夹”(包夹:是指罪犯对大法弟子进行全程监控。邪党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转化”是极其残暴、惨无人道。黑狱恶警利用罪犯对大法弟子的吃、喝、拉、撒,睡觉、劳动、休息等生理需求进行全过程的监控。白天强迫大法弟子超负荷劳动,晚上强迫集体看邪党编造的污蔑、攻击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强迫背黑狱三十八条规范、二十条严禁行为等;强迫穿囚服、剃光头;威逼大法弟子写“三书”等等。如有不服从,马上就是一顿暴打,送黑狱内的集训队进行更残酷的肉体折磨、迫害,延长集训期。同时,强迫大法弟子做苦役,晚上还要加班加点,如果完不成定额,就被弄到“高墙下面壁反省”。如果不配合,就利用黑窝内更邪恶的“集训队”进行迫害。

面对邪恶的迫害,胥斌坚决的拒绝“转化”。一次,犯人从恶警邓学文出拿来一本中共邪党污蔑大法与师父的邪书,把胥斌围在中间的床上,犯人刘荣波、宋安明坐在胥斌的两旁,念邪党的邪书,胥斌大声抗议:“这是污蔑、造谣。”四个罪犯开始骂大法与师父,后四个罪犯一齐动手,将胥斌按在床上,宋犯和唐犯死死的把胥斌压住,刘犯用手使劲掐胥斌大腿内侧,罗犯拳击胥斌的身体。胥斌继续大声抗议:“你们这是迫害!”罗犯说:迫害你又怎样?另外三罪犯也是骂骂咧咧,狂妄之极。由于胥斌坚决抵制,那一天恶徒的阴谋没有得逞。从那一天起,胥斌开始绝食抗议。当天晚上,恶徒就不准胥斌睡觉,不准躺下,四个罪犯轮番监控,两个小时换一班,白天晚上都不准睡觉,这样折磨了三天三夜。

二零零九年上半年,胥斌从四川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被释放。

参与迫害徐天福、胥斌的主要责任单位和人员

盐边县公安局、看守所、红格派出所及其相关警察

攀枝花市公安局及张然、赵锋等人、攀枝花市看守所、仁和国保大队及科长张洪太(现任攀枝花市公安局金江派出所所长)、政保科警察崔福利等。

米易看守所(米易县区号:0812)
所长吴学明
副所长朱成龙 8172367 13982378416

米易县委书记:
1999年至2001年 严文洪 现任攀枝花市政协副主席 13908145066
2002年至2003年 李群林 现任攀枝花市委组织部长 2004年至2005年 沈军 现任攀枝花市副市长) 2005年至2009年 张伟 13982361266

米易县政法委书记
1999年至2000年,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吴天华,现任攀枝花市粮食局长
1999年至2000年,副书记兼“六一零”副主任邝绍明 现退休 住米易稽征所
2001年至2003年,“六一零”主任何洪佩
2004年至2009年,王永祥 8178899、13908145856

米易县公安局历任局长
1999年梁晋川
2000年至2003年,刘太明 现任米易县移民办主任电话 13908145088 2004年至2009年,李国宏兼党委书记、 13908149342
政委张雄 13908146626
副局长王斌 13908145718

国保大队
1999年至2004年向金发任政保科科长2004年退休,现住米易县星河世纪城10栋三单元一楼,
1999年至2001年廖红彬任副科长,现已调攀枝花国安局
2004年至现在,杨梓华任大队长 8176265 13982346598
副大队长李雪松 8176265 13982338731
政保科成员:周林、陶和刚、柴发祥(已遭恶报死亡)、饶显文、徐兴

(七)检察院
检察长 1999年至2003年 亢锋 已调攀枝花盐边县
2003现在 庄严
庄 严 检察长 8171558 13320715766
何世雄 副检察长 8177397 6372688 13908145671
吴 惧 副检察长 8177377 8171709 13547619466
朱正富: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主办迫害法轮功的案件。办公室电话:0812 8177937

法院院长:
1999年至2000年 何洪佩 2001年至2003年“六一零”主任,现已退休,13908145100
2001年至2005年 唐炬州 清b调县安监局,13982327798
2006年至现在 唐良宏
唐良宏 院长 8174807、13508222969
贾易生 副院长 8175392、8172614、13980349786
朱凤光 副院长 8172723、8171008、13908145938
黄尚林 副院长 8170573、8171508、13882376368
周开琼 刑庭副庭长,办公室0812-8171749,主办此案法官

四川省德阳监狱:
对外称四川省德阳市九五厂 邮编618007
电话:0838-3820115、3820224
监狱长:马爱军
狱政科0838-3820225
狱政科科长:王刚
生活科:李凯丽
德阳市九五厂二监区监区长:曾国富
二监区管教:陈平
二监区干警:崔唯刚 张俊

四川沐川五马坪监狱:
恶警陈国顺、夏绍玖、邓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