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维护法、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经过这么多年的正法修炼,我体会到如果我们正念正行,就是我们的“念”是符合真善忍的,我们的“行”是符合真善忍的,那么在维护法、证实法的过程中就容易突破难关,就容易解体邪恶,就容易使人接受真相。师父在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维护法不等于是暴力。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下面就介绍我的一些体会。

解体凶暴警察背后的邪恶

在迫害开初,我被送進洗脑班,我当时想我们是修炼真善忍,是做好人的,对社会有百益而无一害,怎么可以说是“×教”而镇压呢?他们要求写,我想作为大法修炼者应该按照师父讲的法,抱着善意给他们讲道理,证明大法如何好,不是“×教”。因此就写了一篇,把文章交给了值班警察。有一个警察特别凶暴,常常对同修大吼大叫。这个凶暴的警察看后,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当时我写完认识后心里很坦然,觉的做了一个大法修炼者应该做的事,我想今天无论你怎么吼,我也不动心。進了房间,他叫我坐下后就盯着我,看样子是要发火了。我把眼光对着他,始终露出善意的微笑,一句话也不说。我想当时我的眼光一定是真诚的,因为心里很纯净,他也看着我,竟然也不说话,我看着他的眼神在奇怪的变化。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一分钟,他把眼光移开了,完全没有凶像,只低声地说了两句话,就让我回去了。

后来我从洗脑班被送到派出所,这个警察也来派出所,看到了我,主动与我招呼,并祝贺说你解脱了。我才知道我已经离开洗脑班,在派出所过渡。这个警察当时给我感觉不坏,很正常。我想是那次正念正行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

在监狱证实法

我再次去北京天安门护法,被关進监狱。在监狱里,我想我们大法弟子在哪儿都是好人,都要洪法,给常人展现大法的美好,做到“真、善、忍”。因此我一直抱着善心对待其他杂犯。那些还很小的犯人我就给她们讲故事,讲做人的道理;有人生病了没法洗衣服,我帮她洗;有个少数民族的少女想学汉文我教她写字认字;有人对法轮功有兴趣,想了解想学,我将师父的《洪吟》中〈做人〉等诗写给她们看。

当时监室里有三十几个人,我与她们相处很好,她们中不少人读了师父〈做人〉的诗后都感到很受启发,她们说从来就不知做人有这样的道理。我在里面炼功背法,她们有些还跟着学。有几个小姑娘对我说,在这里看到我很理性,完全改变了她们对法轮功的看法。我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也知道了那些宣传是假的,法轮功是冤枉的。她们不少人把我当成信赖的朋友,诉说她们的烦恼。

管监的警察知道了我在里面的表现,找我去谈话说,有你们法轮功在监室都好管。当然我也被个别人报告给警察说我在里面炼功,警察又找我去谈话,说:有人告你炼功,既然告了就不得不管。我坦然告诉她炼功的好处。我说不炼不行,我长期有神经衰弱,头痛睡不好觉的毛病,吃药也不见好,炼了功就好了。特别是打坐,睡不好觉打打坐睡觉很香。警察说自己也长期睡不好觉,我告诉她回家试试炼功。她笑了,告诉我,你今后不要让她们认为你在炼功就行了。后来有些人就来告诉我,警察叫去问我是不是炼功了,她们有的说没炼,有的说跟她们一样活动活动,警察没有再找我的麻烦。

有一次晚上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已经睡着了,突然我被叫出去。有两个陌生的警察要找我谈话。他们拿出本子,准备记录。我原本是个很内向的人,笔头很好,但不善言辞。在维护法的过程中,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所以我都不知道怎么变的那么能说。他们想了解情况。我就谈了自己是怎么修炼的,引经据典的说了迫害法轮功将会怎么样。当时我看到他们开始想记,可后来就忘记了,很注意的听我说。近两个小时,最后他们说我们原来不了解法轮功,现在了解了,还说了一些话,大概是:我们没有记录,表示对我没有恶意,还受了教育等等一些话。

有一个因为贩毒可能将判重刑的人在里面很暴躁,很多人不敢惹她。她一直默默的观察了我很长时间,然后开始与我接近,这是她告诉我的。她想了解法轮功,我就给她讲“真、善、忍”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她让我把记得的法轮功的有些经文和《洪吟》诗词写到她的本子上,我就尽量的给她写。她常常就拿着本子学。她说我要早知道这些道理,我今天不会走到这一步。她非常懊悔的说自己是害人害己,如果能够出去,一定从新做人,要学法轮功。当时她能够认识到这点,我很高兴,安慰她说只要有向善的心,会有好结果的。可惜她后来因为贩毒数量太大,被判了死刑。我和另一个同修告诉她记住一定发愿来世修炼法轮功,她记住了,并把记录本全部塞進留下给家人的遗物包里。临刑前,她对我说,今生做坏事太大,也无颜面对丈夫和家人,只有以死还债,只是三个孩子放心不下。我告诉她:你放心走吧,我会关照他们。她走时竟然给大家唱了一首歌,显的很坚强。大家都流泪了。我想也许是她记住了法轮功,是大法给与她的力量。后来我解除关押后没有忘记给她的许诺,联系上了她的孩子,把爱和关心带给他们,资助她们学费,让他们记住妈妈的教训,好好读书,一定做好人。他们觉的我比亲妈还关心他们,很感动。来看我时,我问他们是否看到妈妈遗留的笔记本,他们说看到了,我就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也把他们妈妈在狱中的情况特别是临刑前的懊悔告诉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些大法书和大法护身符,让他们常常记住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些孩子很懂道理,也记住了我告诉他们的话,现在已经完全摆脱因为妈妈的事情带给她们的创伤以及还常受歧视在学校挨骂的处境,现在学习成绩好,再也没有听到他们说别人怎么骂他们的话了。他们的亲戚朋友很多都知道法轮功好了。

现在回想自己过去的经历,实际是在旧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中修炼,在考验中做到的正念正行,按照师父的要求,我们是不应该去到监狱、转化班去修炼,应该是同化法,在法中归正。但我们有执著,人心和业力,给旧势力钻空子施加迫害。如果在被迫害中做不到正念正行,旧势力就想毁掉你。所以为了今后的路走稳走好,还必须学好法,向内找,去掉人心,用法归正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主动同化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才能更好地把三件事做好,完成好正法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