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魏秀英被迫害致命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六点左右,辽宁省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辆警车将魏秀英家团团围住,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名警察非法闯入魏秀英家,将魏秀英、赵红、赵冰母女三人及不修炼的父亲非法绑架,并且非法抄家。

围观的人看见六十二岁的魏秀英只穿着线衣、线裤,而且嘴角流着血。魏秀英在警车里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

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参与迫害的恶人用热水浇魏秀英的头,用脚往她的心窝上踢,用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的右耳朵,使右耳失聪,不能行走,心脏衰竭,抽风,高血压,吃啥吐啥,瘦的皮包骨,生命极度危险。

五月初,有人看到警察强行将魏秀英绑架到凌海市中医院,当时魏秀英被打的面部已变形,魏秀英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

五月二十一日,魏秀英在凌海市人民医院三楼(妇产科)遭受迫害,生命出现危险

六月十一日,凌海市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人员为了推脱生死责任,把魏秀英带到凌海市人民医院,同意家属办保外就医。家属认为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没有犯罪就要求放人。家属去接人时,凌海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景山拒绝签字,不让放人。家人说:“人都这样了,咋办”?王答:“没事,送公安医院。”家人又找到相关迫害部门要求立即让魏秀英回家,上上下下都同意放人。王景山说:“你不用找别人,找谁都不好使,就我说了算。”家人问:“人有没有死罪?”王说:“没有死罪,但炼法轮功死了我们也不负责任。”

六月三十日,看守所给家人打电话让送衣服。七月二日,王景山拿钱将魏秀英送到抚顺洗脑班,因身体不行被拒收。当天晚上被押回凌海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见。

目前,魏秀英的家人要找律师打官司。

金城大法弟子魏秀英今年六十二岁,修炼前她浑身是病,腿有残疾,冠心病,肺气肿,颈椎坏死,人抬不起头来。一年中大部份时间是在医院度过。因为常年治病,使家里生活非常困难,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百般痛苦的她,常常感到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魏秀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满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性格暴躁的她一下子改变了,时时按照“真、善、忍”去做,善待他人,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中国大地顿时天昏地暗。看到师父被恶毒的谎言攻击,大法被谎言诬陷,魏秀英说;是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要上北京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魏秀英毅然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去北京的路上被恶警劫持,面对穷凶极恶的恶警,她喊出了心底的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之后在凌海拘留所,她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魏秀英和几个同修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当时金城地区警察威胁,便衣监视,大法弟子上访被警告,被跟踪,被追堵。火车上不了,汽车上不了,她们步行。整整走了一个星期,脚上的鞋磨烂了,磨破了脚板,仍继续前行。快到北京的时候,被恶警追上劫持。在凌海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里,魏秀英遭受了各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被迫害得人都不行了,最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魏秀英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至今,生命垂危。七月初,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景山(主管迫害法轮功)执意强行将身体极度虚弱的魏秀英从凌海市看守所劫持到抚顺洗脑班,因为身体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洗脑班怕承担责任,又将魏秀英转到凌海市看守所。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天理不爽。在此,奉劝那些被中共表面假相迷惑,目光短浅,为眼前小利继续为中共卖命迫害善良百姓的所谓“法官”、“检察官”、中共党官,认清中共即将灭亡的必然,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将功补过,摆脱与中共陪葬的命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王辉、李亚洲:办0416--2572018,宅0416——2388888,手机:13897886666

凌海公安局副局长王景山(原凌海市金城公安分局局长)住址:金城镇北街103栋6单元301室,单位电话0416—8191011

凌海市金城公安分局局长,刘红军单位电话8285999

参与迫害的还有刘义、刘海旺、张波、何连捷等恶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