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讲真相这件事,我经历了一个由着急、带着怕心、亲情、心态不正效果不好,到逐渐成熟起来的一个过程。

首先学法去怕心,怕心已经把我害苦了,邮寄一份真相资料信的前后就浮想联翩,比如:收信人会不会去公安局备案,从字体上会不会查出是我写的。到邮局邮时前顾后盼,怕被人发现,怕被摄像头录到,寄完后也忐忑不安,怕有人找上门来。发放《九评》等真相资料,贴标语,发光碟,开始也是心直跳,不知放到哪好,有点动静还吓一跳。通过学法,我知道那不是我自己,那是后天观念造成的,是必须修去的。再难,证实法的事我也不能停止不做;越怕越是要去做,这样一点点怕心就小了起来,由怕的睡不着觉,到只是具体做时想一想。后来,我学会了针对不正的念头发正念和向内找,查找怕的根源,究竟怕什么?法理清不清,正念强不强。查来查去无非怕失去工职,没了工资,生活没了着落,怕家人受牵连,等等,说白了都是为私的,是不信师信法的表现。查到了,就针对性的铲除它。思想不稳定时,先发正念铲除,然后背诵师父有关铲除怕心的法。怕心不去掉人心重,不仅影响救度众生,心性得不到提高,而且还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我以前的教训还不深刻吗?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脱去人这层壳成为无私无我的大觉者。想明白了,铲除怕的决心坚定了,不断抑制克服它,正念正行,这样师父就会帮我们把压在头上怕的物质去掉,心情也就不压抑了,证实法也就得心应手了。什么邪魔烂鬼也不敢干扰了。当然不怕也不等于不注意安全,也不能象“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转法轮》〈第三讲〉)那种人,那是在破坏法。

由于坚定证实法,怕心不那么重了,所以在发放真相料中没有遇到干扰麻烦。有一次在楼道中遇到一个人盘问我是干什么的,是不是这个楼的,要我不要发放材料。当时我一点也没害怕,并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控制他的邪恶,我说:“你是干啥的?你是管这个的吗?”他马上变了一个腔调,他说随便问问。还有一次正发资料,突然对面门里出来一个人,然而他看也没看转头就下楼去了。我想这些都是师父在保护我,在鼓励我呢,只要按着师父讲的去做,在发真相资料时时修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就没有不可逾越的难关。

我发真相资料的方法、时间、地点、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不断改進的。世人怎么能在最短的时间、最方便看到,我就怎么发。有时我把资料放在楼道的窗台上,各家对联的大福字上,公园的椅子上,用曲别针或铁丝挂大门上、火车上。路旁或公园的小树上,有的放在有人使用的报箱中,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不干胶贴在有石板的人行道旁;有时把“神韵”光碟、《九评》直接送给亲属、朋友、同学、路人、小商贩。

以前发放资料时总好利用晚上时间。后来我发现白天上学上班后,放学下班之前这段时间,虽有保安巡逻,但人员走动较少,也是比较安全的(当然我们也不应该怕人怕保安,他们也是被救度的对象。人多也不是不安全的根本原因)。正好学生放学、职工下班回家就能发现看到真相资料,所以我现在经常白天去发。我发现放在自行车筐里的资料,由于骑车人不是着急去上班,就是着急去办事,他虽看到车筐里有资料,但没时间细看,有的人好随手把资料丢弃;有时自行车几天没人骑,一下雨资料还容易损坏。所以我就尽量把资料发放到楼道里或适当地方。并且要避开清洁工打扫的那段时间,免得让不明真相的人当废纸收去。当然我也经常向清洁工讲真相,让他们不要损坏资料。我还经常注意花草丛、路边以及经常放自行车的地方是否有被世人丢弃的资料,如有我就随手捡起整理好,装入塑料袋再从新发放。

当然在做这些事的同时要不断修去“做事心,不做怕没功德,不能圆满,做还有负担,为了做而做的常人心”。面对面讲真相也是如此,我也经历了一个“为讲而讲,为圆满而讲”到发现这颗心,修去这颗心的过程,同时还修去了不少争斗心,证实自己的显示心。明白了只有真正有一颗抢救世人的慈悲心,救度世人才能产生好的效果,世人才能明真相,被救度。

面对面讲真相是一个非常好的修炼过程,只有不断的讲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才能不断的提高心性。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是由于有怕心,怕被人举报,所以有时讲不到位,讲到三退时迟迟开不了口,一半会儿也切入不了主题,讲的拖泥带水;跟亲友讲时,带着对亲情的执著,着急,不够耐心,跟路人及其他人讲时,抢救人的心不够坚定,这样往往效果不理想。

在不断的学法中,再学习《明慧周刊》中,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慢慢学会了讲真相遇到问题向内找的好方法,也掌握了讲真相时也向其发正念。有一次我向一个骑摩托车拉客的小伙子讲真相,没说几句,他凶神恶煞的直向我喊,态度蛮横,不让讲,让我离他远点,再讲他就好象要喊人,要告我的样子。我马上告诫我自己,要沉住气,不要怕,要发正念,清除控制他的邪恶,一定要救他。我说:“我是为你好,你不要想错了”,他马上改变了态度,脸上露出微笑,接受了劝告。有一对夫妇,我向其劝三退几次未果,后来我到他家,先向其发正念,然后再劝退,他俩高兴的答应了。并高兴的接受我送给他们的大法护身符。

讲真相顺利的时候有成就感,好产生欢喜心,不顺利的时候消沉,气馁,自卑,这一思一念,我也时刻注意到,对照法来悟一悟,不符合法的就坚决修去它。

我心里非常清楚,在证实法中做了点事,实质这都是师父在做。在救度众生中,我们是个传递佳音的修炼者。我们通过讲真相能更好的修炼自己,修去人心,修出善心,慈悲心,真心的为众生着想,就能救度众生,就能圆满随师把家还。

在做三件事过程中,我过了一关又一关,我首先遇到的是家庭关,对我来讲最主要的也是家庭关。邪恶公安人员的几次搜家,他们受到了惊吓,所以他们说啥也不让我再炼,更谈不上发资料讲真相。这次看我又炼起来,他们连哭带闹,不是扔书就是撕资料。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非但不听,还要把我告上公安局,要把我撵出家门,跟我断绝父子关系。面对这些问题,怎么办?开始我也很生气,跟他们争,跟他们辩,问题得不到解决,但是我那时首先想到的是,这次我绝不再承认旧势力操控家人的干扰,三件事无论多难,我也要做到底,绝不象上次再回头。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当然也不是一下就想到、做到的。开始时有些怕心,感觉一天天总这样不和谐,不理解,日子怎么过?那时人心多,总想开个家庭会,解决解决,总想说明自己不是干不正的事,而是邪党造谣污蔑大法,心急总想一下子把他们扭转过来,时不时跟他们争、斗,结果迟迟过不了关。

后来通过学法,看同修写的过家庭关的文章,才感到自己的家庭环境不好是和自己的修炼状态有直接关系的,必须认真向内找,修好自己,才能使环境发生改变,再发生冲突时,我首先牢记师父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的法理,我的心绝不再随他们喜和忧,或生气或愤怒,起伏不定,那是不善的表现,是常人的情派生出的各种不好的心,是修炼人一定要去的心。于是我加强发正念,坚决否定旧势力,彻底铲除另外空间控制他们的邪恶。同时我也不断向内找,时时修自己,改变对他们的态度,尽量对他们好,善待他们,理解他们,做事多为他们考虑,多承担家务,多在法上悟,不断用法对照自己让自己尽快升华。这样人的东西,邪恶的因素才不会制约我。

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情况一点点有了转机,首先他们对我学法炼功也不撅嘴了,也不摔摔打打了,不再進行干预了。后来家人也做了三退,有的还参加了学法炼功。再后来,我每次去取真相资料,发放资料,妻子也不再阻挠了,有时散发资料还帮忙。当然家人中还有人不理解,不支持,真相资料也不看,这说明我的修炼状态还不很好,还有许多要去的心,我要進一步向内修好自己,不断提高,改变自身, 才能使他们发生变化。以前我总想改变他们,没有真正向内找找自己。今后我一定时时向内找自己、修自己,这样才能发生根本的改变。

初次写稿,由于修炼层次有限,悟性不高,就写到这里。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