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部份迫害手段 【明慧网】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部份迫害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这人间地狱里,法轮功学员遭受着警察及警察指使的犯人的惨无人性的折磨,下面只是我亲眼看见的发生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部份迫害手段:

熬大鹰:劳教所恶警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熬鹰”连续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直到把学员折磨的转化后为止。对“熬鹰”不起作用的,转为半熬夜,半熬夜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解教为止。

找茬打人:一大队大队长孙娟、副大队长孙群丽挑唆刑事犯人找茬打法轮功学员,还让这些刑事犯人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谎称劳教所里不让打人,只是犯人与犯人之间闹矛盾,与劳教所无关。

二零零七年三至四月,警察孙娟、孙群丽唆使刑事犯人麻建云(济南人,回族,身高一米六七,又粗又壮)对法轮功学员侯春梅大打出手,用膝盖猛顶侯春梅的两肋和小腹部。侯春梅对她说:“你不能打人。”麻建云说:“我打你谁看见了?谁能为你作证?我麻某从不打人。”边说着边打着侯春梅。侯春梅被她打的起不来了,麻建云又薅起她的头发连续往墙上撞,侯春梅的腿被打成紫黑色。麻建云听从警察的指使打了法轮功学员,警察便免去她的劳动,麻建云打了法轮功学员后便上床睡觉休息。最终侯春梅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才于二零零七年七月放回家。

饿刑: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一大队大队长孙娟用“饿刑”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她规定送饭的不给学员饭吃,饿上两天后再给饭吃。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这段时间里,只给刘延梅一点点饭,刘延梅整天处于饥饿状态。

封嘴: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刘延梅被绑在死人床上。因喊“法轮大法好”,刘延梅被用胶带纸连头加嘴被缠封了三十层至五十层。因刘延梅不穿囚服,犯人、警察等便用绳子把刘延梅捆在一个特大的椅子上,并把刘延梅的口用胶带封上。刘延梅在椅子上被捆绑了九天九夜,脚腿肿胀得很厉害。

限制大小便: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转化,劳教所警察限制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大小便,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有的法轮功学员只能拉在裤子里,身上、小房间里是又臭又难闻。

造假:劳教所警察指使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造假:在不给法轮功学员饭吃的情况下,警察孙娟、孙群丽指使犯人记录没吃饭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吃了多少饭菜;即使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时候,在警察的造假记录里,却有着这样的记录:十点睡觉,六点起床。限制上厕所时,也同样造假记录着上厕所的次数及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