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悔(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金菊曾是篮坛宿将,现居加拿大多伦多。她挺拔敏捷的身态让人难以置信她已年过花甲,更难想象她当年曾因运动创伤瘫卧在床。

“我经历过贫苦的童年,在拥有成功事业之时又两次瘫痪……可现在回首往事,对于这些人生魔难,我却心存感激,因为它成就了我大法修炼的机缘。”接受专访时,金菊以这样的开场白开始分享她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


金菊在多伦多“世界法轮大法日”集会上

苦涩的梦想

一九四八年的秋天,金菊出生在山东一个贫寒农家,在八个孩子中,排行第七。看着院子里大片凌风傲霜的菊花,爱好书法的父亲给她起名金菊,希望她在苦寒中保持高洁、坚韧的品性。

“一岁时,我出麻疹死了过去。停放两天后,大家把埋我的草都备好了,可第三天我又活了过来。小时候,我穿的裤子是长大一岁接长一圈,象树的年轮一样。九岁那年闹大饥荒,村里一晚要饿死十几个人,为了活命,姐姐带我去东北打工,我成了厂里最小的童工……”

十九岁那年,因体育特长,金菊被部队体工队选中,进入军区和总后勤部篮球队,命运才出现了转机。她在球场上挥汗拼搏了十几年,从球员到教练,获奖无数。尽管收入增多了,金菊在生活上一向节俭,省下的每一分钱都给了妈妈。“我那时只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妈妈不用再借钱过日子。”

折断了风帆

八十年代,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金菊也从部队转业到北京一所院校的教务处,从事管理工作。单纯的她不适应复杂的人际关系,想转行搞专业,靠着那股韧劲,金菊学习了影视编导技术,后来学院成立影视制作公司,她担任主管技术的副总和制作部主任。

“我们拍行业专题片,拍广告、电影和电视,做电视台的媒体代理,生意红火。我个人经济状况也发生了变化,有了大房子、好车子,还有专职司机开车,不仅让我妈妈过上了好日子,还帮助亲人们摆脱了贫困。”金菊觉得自己的人生扬起了风帆。

然而就在她踌躇满志,为事业拼搏之际,厄运再次降临。一九九五年一次出差回家后的第二天早上,金菊起床时,全身动弹不了,瘫痪了!

“人过中年,以前运动创伤的后遗症就找上了我,可我一直玩命工作,各种病痛都强忍着,这下终于倒下了。”当时丈夫出差在外,她孤独无助地躺在床上,“回顾人生,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没为自己活过一天,就成这样了。令人心寒的是,以前‘关心’自己的组织不见了,只有年迈的姐姐忙前忙后地照料自己。与其这样活着,给亲人造成这么大的痛苦和负担,还不如就此了结,我想爬上阳台翻下去,可我当时连这个能力都没有!”

丈夫回京后,亲友们抬着她四处寻医问药,扎针、吃药、用拳头粗的绳索拉扯牵引肢体,吃了无数苦,几个月后她终于能撑着双拐站起来了,但身体已特别脆弱。她疼痛不断,不能吹风、不能拿稍重一点的东西、得僵直地行走、脱衣服都怕扭了腰……成了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残疾人。

脱胎换骨

九六年有朋友向金菊推荐法轮功,因为周围患严重风湿病、乳腺癌等顽疾绝症的朋友炼功后都康复了。初时金菊并不相信,她认为有病就得吃药、打针、上医院。可当读完《转法轮》,她感到书中谈到的种种社会现象、人的幸福与苦难的根源等等,把自己所有的疑惑全解开了。金菊立即找到炼功点,开始了修炼。

炼了不到一月,她突然又瘫在床上起不来了。家里人都着急上火,可金菊却格外平静:“我想,自己的身体反正用药也医治不了,何况都已得法了,即使就这么死了,下辈子接着修,没什么可遗憾的。我就静静地躺在床上抓紧时间读《转法轮》。就在第七天,我突然能自己翻身了,我试了试,能坐起来了,能下地,能站起来了!身体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比我年轻打球时的巅峰状态还要轻灵,走路轻快得象要飘起来!”

“我第一次瘫痪时,悲伤欲绝的姐姐都不敢在我面前流泪,她只能跪着求告老天爷:‘让妹妹好起来吧,她是好人啊!’这次,见证了法轮功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她觉得我师父的恩情大过天,一定要我给师父磕头谢恩。我们家在北京的亲人们都因此走进了大法修炼。”

生命的礼物

这年新年,外地的亲人来北京团年。听说师父曾去过戒台寺,金菊一家十几口去那里给师父上香、磕谢,然后又打坐炼功,金菊用摄像机把整个过程拍了下来,留作纪念。当全家一起观看录像时,在炼功的那部份画面上,呈现了意想不到的神奇景象:

“在我们炼功场地的上方,有一个巨大的透明罩子,上面是金光闪闪的师父的巨大法身,盘坐在大莲花上,看护着我们;外围是一圈稍小的师父法身,最外面簇拥着其他的神佛、大菩萨……有说不出的壮观、庄严,师父在《转法轮》里所讲是千真万确的!我们都感到无比的震撼,神话传说里的景象,竟真真切切地展现在眼前!”

亲戚们回乡后,带动大家族中几十人也跟着得了法,他们不仅改善了身体,提高了心性,家庭也和睦幸福了。“以前我想的是给他们钱,帮他们脱贫致富,现在我觉得就是给他一坐金山,也不如带给他们大法的福音,大法是给生命的最好礼物!”之后,金菊请了好多大法书,送给周围的同事和朋友,还专程回以前的部队,跟战友和领导分享大法的美好,他们中好多人也都开始修炼并从大法中受益。

“大家就这样口传口、心传心,从九二年大法传出,短短几年,修者上亿,大法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带给生命无尽的祥和与美好。”

迫害和反迫害

然而,这么多人的幸福却被中共的迫害给断送了。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共预谋打压法轮功开始,金菊就和其他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希望能有修炼的自由和做好人的权利。可后来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上访的路都堵死了,他们只好走上天安门广场,澄清大法的真实情况,呼吁停止打压法轮功。

“然而我好多亲人因此被抓,我自己也几次被捕。我跟来‘转化’我的警察说,在我瘫痪最无助的时候,是大法救了我,使我从新站起来。人不是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吗?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怎可能去听信那颠倒黑白的谎言而背叛师父呢?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九八年南方闹大洪水,我一次就捐助了两万块钱,这是我给妈妈而她老人家没舍得花、过世时留下的钱,这是我修炼前做不到的。这样好的大法,当他受到诽谤,我能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吗?”

“令人痛心的是,中共打压法轮功不知毁掉了多少人!象我大哥,他因修炼而无病一身轻,后来却因无力承受连年的迫害,放弃修炼后疾病复发而亡,如果没有迫害,他应该还健康长寿地活着啊!还有那些被‘天安门自焚’之类的谎言欺骗的世人,他们原本也可象我一样从大法中受益啊。而那些被拖入迫害法轮功的人则是最可悲的!我认识一位北京学员,已怀有七个月身孕,被四个警察用门板压在身上踩压、逼迫‘转化’!那些警察也是母亲所生养啊,竟败坏到如此天良尽丧、人性全无的地步。人不难想象,当‘真善忍’被从人心中抹去,这个世界将走向何处?等待人的会是什么?”

面对铁窗、酷刑,甚至很多人一去不返,多少大法弟子前赴后继地走上天安门,向世人喊出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去制止这场对所有人的道义和良知的迫害,他们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

“我接待过一些从外地来为法轮功请愿的同修。其中一位文弱的女孩让我帮她找根绳子,原来她想把准备好的小喇叭绑在自己的脖子上,她说这样警察就不易抢走喇叭,哪怕被打倒在地,也能多喊几声‘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她就那样去了,后来听人讲,当她被警察扑倒在地、狠命踢打,还不住的高喊‘法轮大法好’,她的声音在广场上久久回荡着……”

我们为谁而辛苦?

二零零四年,金菊来到加拿大这片自由的土地,全身心投入揭露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用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希望他们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

加拿大的冬天天寒地冻,金菊和同修几乎每天都去多伦多电视塔,跟来旅游的中国人讲真相。“那天一辆辆巴士满载着中国人而来,我们不忍落下一个地跟他们讲,直到游客吃饭的空档,才觉又饥又渴,浑身冻僵。我们打开带的食物,发现都成了冰疙瘩,根本吃不了。想到还会有游客又不舍离去,就忍着饥渴找了面避风的墙靠着歇会儿。一抬头,发现跟前站着一个西人男子,手里托着还冒着热气的饭菜,他眼里满是关切,要我们收下……。真不知他从哪来,这周围也没卖吃的,也许是大法弟子救人的诚心,感动了天地。”

有不明真相的人问她,“反华势力”给了多少钱,要来干这个?面对挑衅和误解,金菊平和地问他,“你也知道,在国内学员因坚持修炼和告诉世人真相被抓、被打,几千人失去生命。如不是真心觉得大法好,给你多少钱,你愿去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在这里告诉你真相,不求任何回报,只希望你不被谎言欺骗,是真心为你好。”

对这场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初以为是其不了解法轮功,给他写了无数劝善信;对新任领导人,大家也用各种方式向他们展现真相。“我以前去天安门常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希望遇到中央领导的车队时,舍命也要把它打出来给他们看。这个愿望后来在国外实现了,零五年九月,在×××访加期间,在渥太华机场、多伦多酒店和尼亚加拉大瀑布前,我三次近距离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展现在他面前,向他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

中国人苦难的根源

承受着无名的苦难,大法弟子从最初和平上访请愿,希望中共不要走上以“真善忍”为敌的绝路,一直给它机会,做了善者该做的一切。面对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中共却无意停止作恶,反而变本加厉。

“《九评共产党》让我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其邪恶本性使然,一直以善良为敌的它,就是中国一切苦难的根源。回头看它执政的六十年,运动不断,几乎迫害到所有的中国人,我好多军衔挺高的战友也都说能在晚年安安稳稳退下来,没被整啊,就太幸运了。在它的统治下,中国人没一天能堂堂正正、有尊严地活着,想说真话不敢说,想做好人不能做,生病后连炼功祛病健身的自由都没有,就更别说追求幸福的奢望了。”

金菊他们越来越意识到,只要中共邪灵存活一天,就会不断吞噬、毁坏生命;只有早日彻底解体它,才能从根本上终止它对所有人的迫害,人才有希望和未来。他们用各种形式传播《九评》,不辞辛苦地劝人脱离邪党。

“我给国内民众打电话时,经常感受到他们那种绝望的惨痛,真是喊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的,他们还以为自己的苦难是因为这个县长不好,或是那个省长不好。他们通过《九评》认清了中共祸首,从‘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中找到了自救的出路。明白了真相的民众还口耳相传,帮助更多人走出困境,甚至有人冒着危险,将自己出钱印的《九评》整集装箱地运往国内……。现在已有五千七百多万人退出邪党,它的灭亡已为期不远。”

体味幸福

“我有幸得法十三年了。修炼以前,我觉得自己最幸福的事,是在比赛中拿冠军,是一年拿二个特殊贡献奖,是第一次买好车子、购大房子。以前,我会执著开什么车子、住什么房子、穿什么牌子,会在意人的身份和地位。现在,我住着小房子,以自行车代步,吃着粗茶淡饭,不再穿意大利名牌,用省下的钱去支持敢讲真话的媒体、印真相资料、向国内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去国外参加反迫害活动,有些朋友对此不太理解。”

可金菊心里泰然:两次死去活来、吃了无数苦,从小奋斗要改变命运、实现自己的价值,到中年梦想就要实现的那一刻,两次瘫痪给她上了“人生无常”的一课,将她棒喝唤醒,令她明白了金钱名利全是身外之物。“在生老病死的规律面前,人人平等,当时就是用我全部的家产,也换不回健康的身体,访遍天下的名医,也找不回愉悦宁静的心境。”

她说,“大法不仅把我从苦海中解救,净化了我的身心灵,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洞悉人生的真谛,我知道了自己为何来到人世间,知道了如何在困苦中修好自己,回归生命真正的家园,活得从未有过的明白和怡然;而且,我还能与人分享大法的美好,帮助世人了解真相、脱离邪党、走出绝境,在这过程中,我实现着人生的真正价值。今生能幸遇并修炼法轮大法,我感到无比幸福!”


背景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这不仅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真善忍”信仰,也在试图泯灭所有人的道德原则和精神价值,引发全球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