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在工作的法官(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台中采访报导)在司法界工作四十年,在高等法院工作近三十年的古金男先生,是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的法官。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谦和近人的古先生,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但他精神饱满、皮肤细嫩光滑、头发乌黑,未见老态。

然而,八年前的他可不是如此。古先生回忆道,五十出头时,幼小的孙女开始爬在肩上笑拔白发,不多长时间,惊觉白发越来越多,不敢再让孙女来拔。阻挡不住岁月的流逝,后来头发半白了。眼前古金男先生一头黑发,夹杂其中稀疏的白发,不细看还真不明显,很难想象头发半白的他是怎样的容颜。古先生笑说,这样明显的转变,是源自于修炼法轮功


古金男法官(左一)晨曦中在公园炼功

古金男先生自幼身体不佳,上初中二年级即因身体状况辍学,在家协助务农。当兵时,因心脏的问题而获派文书一类轻松的工作。也因此在当兵期间有充份的时间自学,参加国家考试,一路从普检、普考、高检、高考,最后考上司法官。在自律严谨的自学中,工作一路顺遂。然而身体状况并未有所不同,一路伴随自己的家族遗传性支气管毛病,展现的是不论冬夏,经常性的咳嗽、鼻子过敏,虽经过开刀,鼻子仍会不自主地流出带有异味的脓水,未见好转。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转变从这一天开始。朋友亲自送来一本《转法轮》,介绍他学炼法轮功。这位朋友因癌症,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就因为炼了法轮功,身体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从奄奄一息到生龙活虎,他亲身见证了这神奇。朋友离开后,他一口气看完半本书,随即打电话询问炼功点,第二天一早就上炼功点去炼功了。就这样,踏上修炼的路,至今八年,身体状况的改变是每个人都看得见的,同事碰面打招呼总爱从他的身体转变谈起,他总也热心地邀约同事来学炼法轮功。

身体返还年轻,甚至比年轻时的身体还要健康,这是古金男先生现在的写照。不畏艰难,坚持炼功是身体转变的原因之一。刚刚开始学习打坐时,两腿坚硬不听使唤,收起双腿交叉时,重心不稳,止不住身体往后倒,得找个东西垫着才能平衡住。但这并不减弱他学炼的信心,他坚持尽量达到标准,调整姿势,加长盘坐时间。

一年多后,在同修的鼓励下,尝试把双腿盘上。才一秒钟,撕裂般的椎心之痛让他立刻松开腿。但意志坚强的他,严格要求自己“有进不退”,只能往前进,绝不后退。他坚信有一次后退,就会有第二次,所以绝不允许自己有这种机会。不管怎么痛,就是不把腿拿下来。能盘坐五分钟时,就坚持不能少于五分钟,能再多坐一分钟,就不放松这一分钟。就这样两三天后,他能盘坐到四十分钟。后来打坐的音乐改为一小时,他也要求自己坚持到音乐结束。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除了身体的转变,心性的提升也是重要的一环。他谨遵法轮功的教导,处处与人为善,替人着想。这些转变也体现在古金男的工作上。“修炼前后,工作的转变差异太大了!”他有感而发。众所皆知,法官的工作繁重,压力特别大。长时间的工作,常常超过身体的负荷;工作的压力,让精神紧绷,身心俱疲。很多法官就是因为工作的压力,有的生活不如意,有的身体状况不佳,有的心情没办法调适,最后选择退休。

然而,在学炼法轮功之后,古金男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他开心地介绍说:现在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工作时没有压力,工作效率高,审理案子快,工作胜任愉快!现在手上一件“不动产”也没有!“不动产”是法官的戏称,每位法官手上多多少少总有几件棘手的案子,错综复杂,旷日费时且处理不掉,令人头痛。在古金男手上没有积案,他身心状况良好,思绪清晰、头脑清楚,案子一件一件地结,没有处理不掉的,也就没有“不动产”的积存。

在修炼后,古金男先生以“真、善、忍”为处世原则,凡事要求能替别人着想,不与人计较,所以人际关系良好。在法院的分案机制中,麻烦的案件总是不受欢迎,为分案而发生的矛盾难免。然而这些对古先生都没有影响,分到什么案就审什么案,从不计较。

在审理案件时,总能多方为案件的当事人与律师设想。他举例说,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当事人有疑难,希望法官调证据,如向哪里函查、向哪里调资料等等,这样就加长案件审理时间,增加法官的工作量。但他总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理解当事人想要充份证明自己的心态,而尽量符合当事人的要求,尽量做到。而律师有时手上案件多,庭期相近造成互相冲突,他总是予人方便,配合律师的时间。古金男先生秉持“真、善、忍”的原则,工作时的语气、态度,令当事人和律师感受到法官的认真亲和,在开庭时没有压力,审理结果令人信服,所以赢得很多人的信赖。在法院中有一个律师和当事人联合选任法官的机制,古金男先生是高分院中被指名选任的频率最高的法官。

在高分院近三十年的时间,比古金男先生后进的同事纷纷办理退休,这比例非常的高。而他至今还未有退休的念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