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11740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07年8月31日早晨5~6点,公安处国保科一帮警察强迫我上班的丈夫回来打开家门,闯進屋里像土匪那样翻箱倒柜,抄走大法书、真相资料和两个MP3,并把我绑架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狱警把我的手脚铐在固定的板上18天不能动,吃喝拉撒都不能下来。我18天没洗脸、刷牙、洗澡,造成一个多月没解大便,两天才解一次小便,体重从84斤降到66斤。56天后,我又被送到劳教所严管队,面对的是一群吸毒犯,每天都是下半夜两点才让睡觉,白天就是罚站和坐小板凳,不准走、不准动,违反的话监控的吸毒犯就打人。后来我从严管队下到生产队,环境变了,我天天只能跟几个邪悟者在一起。她们每天都给我灌输她们的那套歪理邪说,结果我被她们骗了,稀里糊涂写了“三书”。写完后我就很后悔、很痛心,知道错了。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我要每天背法,发正念,坚修大法到底。

张冬梅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今年5月份,我回家办护照的时候,一个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得知我是法轮功弟子的孩子,要求我做一个笔录,说一说对法轮功的看法。我和妈妈是1997年就得法的,但我一直没有妈妈精進,自从1999年法轮功遭到不公正的迫害后,我就因为怕没有炼了,但我妈妈却坚定不移的相信大法,至今还在流离失所。由于我长期没学法,正念不足,当恶警问我支不支持我妈妈炼功时,我说:“不支持”,还说:“我不会炼法轮功”。其实这些我都是为了敷衍一下,并不是我真心的想法。这次我有机会见到我妈妈,在她的带领下我又开始学法、学经文,并看了很多小册子。我意识到,人说过的话或发的誓言都要兑现的,因此,我很后悔那天由于怕心说的那些话。严正声明:我当时回答警察的话统统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抓紧时间学法修炼。

杨镓如 2009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我有很多执着心没去,正念不足,再加上一边是恶人的威逼利诱,一边是邪悟者的误导,致使我犯下了极其严重的错误,以玩文字游戏的方式写了“三书”。之后,我一直正念不足,回到当地后,又在洗脑班上违心的写了一些东西,并被录像。由于怕心和求安逸之心的阻挡,我迟迟没能发“严正声明”。今天我鼓足勇气,彻底曝光我思想中的那些邪恶念头和思想业力,将其彻底清除。严正声明:我过去写的“三书”以及其它违背大法的材料统统作废;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对李老师不敬的话和事统统作废。我要重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孙吉臣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邪恶的种种迫害,加上自己学法不深,追求物欲享受,贪图玩乐,我放弃了修炼,离师父和大法越来越远。二零零七年和零八年,邪恶逼迫我写“不修炼”保证,我自己不想写,却又躲不过邪恶的淫威,于是让儿子和丈夫代写了。过后我好生痛悔,是自己不知道珍惜大法,没有修炼好,还害了儿子和丈夫。严正声明:儿子和丈夫代写的“保证”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大法,弥补过错,跟随师父回家。

田风兰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邪党公安局伙同单位领导以开除工作等手段逼迫我刚刚得法的丈夫写了“保证书”,然后又逼迫我抄写了两遍。后来邪恶又把我抓到公安局审问,在压力下,我说出了同修,后来还被邪党逼迫上了当地电视新闻,在压力下说了自己“不炼功”的话。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些言行是我的污点,是修炼人的耻辱。严正声明:以上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精進修炼,加倍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

周雪琴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这次家人配合邪恶,和邪党“610”设圈套将我强行送進洗脑班。由于平时学法不够精進,我在邪恶利用各种卑鄙手段迫害的关键时刻,抓着人的东西不放,在亲情的带动下和邪恶帮教的威逼下,写了所谓的“三书”。我感到非常的痛心,恳请师父允许我从新修炼,从头做起。严正声明:我写的“三书”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

曾方美 2009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刚刚开始之际,单位逼着大法学员写什么“揭批”之类的文章,搞人人过关。由于我当时刚刚接触大法,还不懂什么,就找了一张报纸随便抄了一小篇“揭批”文章交差。现在我认识到大法修炼是严肃的,特此声明:我当时所写全部作废。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会继续坚定的走下去,完成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

白亚清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奥运前,我因讲真相被人举报,被邪恶两次抄家,并被拘留了十五天。在将要出拘留所之前,邪恶人员命令我写“保证书”,我不从,他们在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一个人代笔。那人写完后,我没认真看,就在上面按了指印。我很后悔,知道错了。严正声明:我按的手印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好有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2009年3月份,派出所恶警進家逼问我还炼不炼功,由于怕心,我说:“不炼”。四月份,镇政府和片警到家让我签字,我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不清醒的签了字。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坚修大法到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损失。

滑本芹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邪党抄了我的家,还逼迫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和诽谤大法的文字,后来又逼迫我上电视表态“不炼功”。几年来,这件事一直是我心里最大的痛苦。严正声明:所有这些诽谤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

张秀翠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被邪恶打压期间,我因得法时间短,学法不精進,随和了邪恶,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并写了“保证书”。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对大法不敬的话和“保证”全部作废。今后要敬师敬法,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赵国玲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因我在外贴真相资料救度世人,邪恶以不让外孙升学相要挟,强制我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我在“保证书”上按的手印作废。坚修大法到底,抓紧时间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孙树桓 2009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家庭矛盾中不能始终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曾经在人心冲动的情况下,对家人说过“不炼了”等气话。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思想、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家。

解运杰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对大法理解不深,我把数码音乐播放器和大法书《转法轮》都用火烧了,这是我最大的错,请师父原谅,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马素芹 2009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时,由于对法不坚定、有怕心,在邪恶逼迫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秀兰、侯本凤 2009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受邪党欺骗和自己的怕心,在别人代写的××书上按了手印。通过学法,彻底明白了自己的执著心。现在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庆珍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怕心,我把大法书《转法轮》和《洪吟》都用火烧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请师父原谅。我要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冯秀英 2009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民警到我家要翻书,我把《美国讲法》书和《普度、济世》磁带交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全部作废。弥补过错。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朱发云 200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以前受恶党蒙骗,所写的文字和签名,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同时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胡喜保 200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迫害中,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以及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曾四玲 2008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