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了人心,收获的是宽容和慈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2007年11、2月,我想我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学学法了,于是我打算在家呆几天。我坐在一个长方凳上,双盘上腿开始学法。第三天看书看的我想把所有的讲法全都背下来,我觉的法太珍贵了。再往下学,突然我这八年来的证实法的路给我展现出来了,我感受到的是证实自己的路。我突然发现八年来一直在证实自己!八年来同修说我的话也展现出来了,可是我看到我都没有向内找,觉的自己冤的、还委屈的不行;有的说的对的心里也是愤愤不平;还有说话语气不容别人反驳,交流时大谈我们应该怎么做,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承受能力;经常说别人的不是及别人对自己的不公。

我看到自己走了八年的证实自己的路,心中的懊悔无以言表,不停的问自己:听到别人给自己提意见时为什么不向内找?在矛盾中为什么不找自己?如果向内找,哪会走八年证实自己的路。我心里难受的在地上走来走去,走了两天。同时我还感到很害怕,我想:如果现在结束,我上哪去呀?

我理顺了一下自己的思想,首先我要做的就是去掉思想中对任何一个同修的所有看法,发正念清除所有不好的念头。我告诉自己从今以后遇事要无条件的向内找,就找自己。

接下来矛盾真的一个接一个的来了。有一次,被营救的同修出来了,甲同修说开个交流会,主要是向内找,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才造成的同修被绑架。人员很准时的都到齐了。同修乙一坐下就开始说甲这不对那不对,说完甲,就转向丙,又说了丙一通。我想今天应该没有说我的。没想到一会儿,同修乙话锋一转,就说到我头上了:我给你提个意见,你证实自己的心太强,弄个电脑那么显示自己,好象别人都不如你。我说我认识到了,我有证实自己的心,我正在修去它。可是,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委屈的不行。是,那天弄电脑时,我几下就把问题解决了,心里一高兴就开始显示自己,但刚说了两句,我就意识到了那个很强的显示心,我就把它曝光说出来了。我心想,我说出来了倒成了你的把柄了,心里委屈的要哭。回家的路上,委屈的心、不让说的心一个劲的往外返,我的主意识就一个劲的说:这是师父安排的,是让我提高的。打了一路的架,心里还是觉的委屈。我想,我一定得把握好这个机会,回家先谢师父。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对着师父法像合十说:谢谢师父,我一定去掉证实自己的心。合十完毕,那委屈、不让说的心一下子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思想中什么不好的念头也没有了,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还有一次,甲同修非说我说了她坏话,我气的不行,我很难听的说了她一通,也没找自己。过了几天,几个同修在一起商量如何共同提高。甲同修说着说着,就说到我头上了,还是说我背后说了她坏话。我觉的那天已经给她说清楚了,她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我气的脸都变了颜色,真想当场让她把事情说清楚。但是我有个习惯,从来不在众人面前吵架,使劲的忍住了。散会后,本想再和她理论理论,可是一同修把她叫住了,我就自己回家了。路上我仔细找了找我是不是说她坏话了,找了半天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谁说了她坏话,但是我想矛盾不会偶然存在,我还是向内找吧。我问我自己:不管我说她这事存不存在,我是不是那么认为的她?我一找自己满脑子都是那么认为的她。我想:唉,什么也别说了,整天意念里给她加这么多不好的思想、物质,人家能干吗?噢,原来这个矛盾是让我把思想修干净,不应该老用负面的东西想人家。其实负面的东西恰恰是自己不正的思想,是自己该修去的东西。

一个正的生命,他的特点应该是满脑子都是正的思想,不管是对同修,对任何人、任何事发出的都是正的思想,他不会老盯着别人的不足的,甚至老用旧势力迫害的思想想问题,其实这是大问题。想到这,那个气一下子没有了,相反,我真想找到她,握着她的手向她说声谢谢;同时心里对师父充满了感激:师父知道我在众人面前会忍,为了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让她在众人面前说我,再让我向内找,师父真是用心良苦。我更感受到了师父度人的辛苦。我更觉的自己应该珍惜每一个矛盾,在矛盾中向内找,事事用正念看问题。

还有一个同修甲突然冤枉我,还给我制造了间隔。我觉的难简直是从天而降,嘴上虽不说什么,但心里非常不高兴。我也向内找,但是总是在事中论对与错,怎么论都是她不对,我是冤枉的,所以心中一直不平衡,还认为甲同修不实修。同时同修甲与同修乙也产生了矛盾。正好我和乙一块下乡,乙忍不住开始说甲同修的不是,我不想把矛盾扩大化,在同修之间制造间隔,就制止乙。没想到这一正念正行,让我明白了一个理:欠什么还什么,同时也知道了这个难是怎么产生的了。我对乙及其他同修说:“别说了,其实这是业力轮报。去年咱俩伤害了人家,这一次是反过来了。如果咱们心里愤愤不平,甚至还把矛盾扩大化,那下回还得再来一把,找自己吧,一笑了恩怨,至此为止,别再有下一次了。”

我体会到了任何矛盾都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都是有原因的。所以在矛盾中,不要就事论事,那样就陷在了事中,陷在对与错、是与非中不能自拔。

在修心上,我也吃了很大的苦才修出一点忍来。年初,我和一同修产生了很大的间隔,我在修去委屈的心、情和嫉妒心时,曾一度含着眼泪骑自行车多少天,办事时乐哈哈的,办完事一出来眼泪就又止不住的往下流。不管多难受,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忍,不能跟任何人说,因为我觉的一说出来,自己心里是好受了、痛快了,但是业没消,相反又造了业了,还可能在同修间造成间隔,所以我就告诉我自己:使劲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忍不住时,哪怕自己哭也不能给别人说。经历了这件事后,再遇到什么事时,我觉的自己能忍了。

在经历各种魔难考验后,我发现自己变了,再听到别人说自己什么时,很自然的就找自己的不是,也不再是过去那种含泪而忍了。有时执著心出来时,我就想:放下吧,能带走什么呢?放下了人心,收获的是宽容和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