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几年致死致残十多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设22个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除被强迫超时奴役劳动外,监狱为求所谓转化率,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折磨。采用的酷刑种类繁多,有电击、毒打、灌食、吊刑、捆绑、开飞机、冷冻、锥子扎、蹲小号、唆使刑事犯打人等。众多学员被迫害致伤残,已知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以下仅举几例:

2004年12月初,狱警李洁志、李玉宏、李伟、董玉江、王和唆使抢劫杀人犯刘立军等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杨晓光被刘犯打得鼻口窜血、面部青肿;刘国来被刘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断三根,躺在地上起不来;五十多岁的孙荣孝四天中两次惨遭毒打,被打得满脸开花,惨不忍睹。

2005年11月10日前后,狱政干事张庆山殴打关连斌,用电棍电击关连斌小便、大腿内侧,折磨长达三个多小时。关连斌被折磨一个多小时后心脏病发作,张庆山将电棍插入关连斌内衣里,直接电击心脏部位,并叫道:“我这专治心脏病。”

2006年3月16日,因王海拒绝“转化”,狱政科长王旭辉、干事侯波、管教宋军林、李亚魁等用各种手段折磨他,一天迫害4、5次。宋军林天天毒打他,拽着镣子在地上拖。狱警调来全狱最恶毒犯人刘立军、李小东、牛淼扒光王海的衣服,用尼龙管毒打其全身。用脚踩、踹铐在脚和手上的脚镣和手铐,致使王海手腕、脚踝部位发黑、化脓,持续迫害了一个多月,导致王海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全身伤痕累累。恶警侯波叫嚣:“我已经把王海整的只剩半条命了”。

2006年3月25日,武学军、宋军飘、姜磊到小号里毒打黄国栋,并恶毒地用电棍电击其生殖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事后很长时间肛门没有收缩力。

2006年5月17日,武学军将刘君打倒,用脚踩着刘君的脖子电击,同时用脚踢,刘君的眼睛被踢肿。

在监狱集训队,哈尔滨朝鲜族中学教师田荣贺被折磨了七天七夜,被犯人用胶带把嘴封上打,牙齿都被打碎了。吴跃荣被狱警用冷水浇全身直至晕过去为止。姚国才被强制灌食生玉米面、辣椒面等。

被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金宥峰(原牡丹江师范学院教师)、潘兴福(31岁,曾任双鸭山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宁军(50多岁,牡丹江市西安区)、魏晓东(34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汪继国(40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李儒清(66岁,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杜世良(50多岁,海林市民)、于军修(浙江人)、张洪权(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孔祥柱(39岁,双鸭山市民)、吴月庆(30多岁,双鸭山市民)。

牡丹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吴国利、贾昌民、孙发、赵建国、牡市第二中学教师宫呈阁、牡丹江监狱警察戴启鸿、侯喜才等大法弟子现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迫害:不让洗漱、强制长时间码铺、剥夺睡眠并不许家属接见,已近3个月。

监狱关押大约4800人,强迫他们每天干12小时活,有些人长时间不能洗手、洗衣服,许多人长了疥疮。出工干活就用那双流着脓,长疥疮的手去挑“卫生筷子”和“雪糕棒”,对消费者健康构成极大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