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精進 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借今日交流的机会向师尊汇报我得法的修炼体会,并与同修们交流分享。以前,我也曾经想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但是由于各种人心阻碍,一直没有动笔,今天在同修的提醒下,终于付于行动。

一、对大法不敬遭报

九几年的时候,姐姐就修大法,因受常人社会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对她的一些变化不能理解,时常借机取笑她。九九年后,因受中共媒体宣传的影响,对坚修大法的姐姐更加排斥,每次回老家,她只要跟我一提法轮功,我马上就烦。零五年秋天,好心的姐姐让人从老家捎来了真相护身符,而且还让我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有什么灾难来了能保命。我一听,火就上来了,马上给她打电话,把她好一顿臭骂,捎来的护身符也让来人带走,没要。现在想想那时我对大法是多么的不敬啊。

我丈夫是开车的,时常接触一个带附体的人,她说我丈夫有缘,让我丈夫去买佛像,她给开光(花300多元钱,实际骗钱),在家里供上,保佑平安,发财。可是随后没有两个月,我就病倒了,没几天功夫,浑身无力,身上一点血色没有,嗓子溃烂,咽不下饭,连喝水都从鼻子往外喷。

祸不单行,正是这时,公公从老家打来电话,我丈夫的大嫂得了肺癌,瘤子有鹅蛋大,让我们回老家看望,大嫂是个信了接近二十年的基督徒。回老家后,我在当地医院检查确诊为白血病。这一下,天塌了,好心的姐姐天天在我跟前苦口婆心的讲大法的美好,让我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嫂在我跟前讲信主死后可以上天堂。那时我们麻木了,大脑一片空白,医院也通知我丈夫,做好一切准备人随时有走的可能。

就在我丈夫准备把我转入大医院的前一天傍晚我突然晕过去了,打氧气急救过来了,丈夫联系120车,马上连夜转院,医生说:“准备后事吧,转院也没用。在转院的路上这人还不知能不能挺过去呢!”120司机来了之后,也说让我丈夫好好想想,没用了省省吧!

转入大医院急救后,主治医生找我丈夫谈:“做好一切思想准备,人随时有走的可能。因为白血病不象别的癌有磨合期。而这个病直接是大脑供氧不足,还有这个病得连续化疗三至五年,也没有根治的,随时有复发的可能,得准备三十万至五十万。”

巨额的医药费用,对我这个农民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当时我弟弟在跟前,听后失去了信心,对我丈夫说;“姐夫,你看着做主吧!如果你放弃了,我们也不干涉了,孩子还小,才五岁,为自己和孩子想想,再找一个人吧!”

二、走入大法修炼

当时在医院住院部有一个老人,陪他老伴来看病,他讲他是个大法弟子,以前他身体不好常年吃药,修大法后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他的邻居也得了白血病,修大法后,不吃药不化疗,如今啥事也没有。

听后我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丈夫也帮我念,身体开始好转了,也能吃东西了,嗓子每天不断的有像鼻涕一样的粘乎乎的东西,刚吐完一口又上来一口(师父已经开始帮我清理身体了),两天就得一大卷手纸。刚入院时,血小板才一万八,正常人十八万到三十万,怕内出血,天天吃云南白药,医院两天给病人化验一次血,我血小板两天上升八万,连主治医生都觉得奇怪,血小板为什么上升这么快,本来担心我血象太低,想给我输点血,也不用输了。一个退休返聘的老教授亲自到病房来看我,问我都吃什么食品,告诉我丈夫她接触血液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例这么乐观的。

过年了,大年三十晚上在医院想孩子,想家里的亲人,为了我,亲人们这个年也过不好。经主治医生同意喝了一罐啤酒,喝完一会的功夫,头剧烈疼痛,象裂缝了似的,一个星期后才好。

出院后,我让丈夫把那个附体佛像给摔了,姐姐帮我请来了《转法轮》,但我还是不想走入大法,心里还是有点怀疑。

第二次化疗时,医院里有个打扫卫生的,她信基督教,每天早上到我们病房来打扫卫生时,都一边干活一边唱她们的歌给我们听,她告诉我们这些病人信主吧,信主死后上天堂,不用下地狱。当时自己也不知怎的就说了一句:“我不信主,我要炼法轮功。”她平时对人很和气,那时也不知怎么了,脸拉挺长,冲我语气挺重的说:“人家信法轮功的不上医院,你来干什么?”当时把我噎的一句话也没有了,心想,是啊,我来干什么?

得白血病,每年定期到医院化疗,一个疗程半个月,在家休养期间吃口服药,一天三顿,一顿八片,一片药1元1角钱,一个月的疗程,接近千元。回家后我一片药也没吃,决心修炼法轮功。开始,我丈夫不知道,后来才知道,到了化疗日期,我也不去医院,他哭了,打电话找我妈,我妈说不通我,告诉我丈夫:“随她吧,她自己也清楚,妈也知道这种病没一个好的,就让她炼吧。”我丈夫哭着说:“妈!这是赌命啊!不是赌钱,这把输了,我下把赢回来,这如果赌输了就损失惨重啊!”我妈说:“没有办法,她这病妈清楚,随她吧!当真有那么一天,妈也不埋怨你。”

就这样,我开始读《转法轮》,因悟性太低,心里有时也在怀疑自己能否赌赢,每天在家里还喝着红糖水补血。

在我很小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在疑问,人从何而来,又去向何处,一生生,一代代,为了什么?人死了就死了吗?人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读完了《转法轮》之后,我明白了许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也增加了我修炼的信心,从此我心一放到底,红糖水也不喝了,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了我。

如今,我面色红润,人也胖了十多斤(以前偏瘦),性格也开朗了,走路生风,尿频也好了,生孩子时两肩头受风,腰也疼,都好了。如今真的知道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三、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零七年正月十五,东北地区出现了一场罕见的暴风雨天气,本来说好了,十四晚上,到市内朋友家串门,因白天丈夫的车出了毛病,修车心烦不想去了,儿子从幼儿园回来又哭又闹,非要去不可,没办法我丈夫满心不乐意的开车去了。朋友俩口子在市场做生意,晚上吃饭的时候,朋友说他家有线电视坏了,打电话明天上门来修,家里还没人,让我明日在她家住一天,结果半夜下起了大雨。第二天丈夫一个人开车回家干活去了,中午修完有线电视后,雨仍不见停,还起风了,我着急了,打电话给朋友俩口子,让他俩回来一个我要回家,他妻子买了菜包饺子,让我给丈夫打电话来吃饺子,顺便接我娘俩走。外边风大,坐公交车又远,雨又变成了雪,我打电话时,我丈夫满心不乐意的来了,这时路上已开始结冰,走半路在等红绿灯时,因风大,把我丈夫的车掀到了他并排的车上,丈夫的车碰碎了一个灯罩,对方车刮掉了点油漆,没办法等保险公司来处理(保险公司赔偿),当天因风大路滑,风又越刮越大,根本走不了,只好又在朋友家住上一晚,丈夫冲我直发火。第二天下午才回来,我家停车的位置却被大风刮来的两张大铁板占据着(对面宿舍房顶彩板),我丈夫吓了一大跳,如果我们昨天回来,车肯定被两张大铁板砸的没有模样了,我丈夫自己就说:“昨天是师父不让我们回来呀!感谢师父!”

还有一次,冰雪道开车,我丈夫是主道,旁边支道来了一台面包车,支道让主道,可面包车却没有减速,眼看撞一起的一刹那,我丈夫一脚刹车,车就地一百八十度掉过车头了(冰雪道开车根本刹不住车),车上坐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样的事还有许多。

四、丈夫给李老师磕头

从前我脾气特暴跟家人相处的很僵,结婚时,因公公七十多岁,没有婆婆也没操办,两个大姑姐,两个大伯哥,谁也没有给一分钱。和二伯哥两家住五间房子,想把我们一半卖给他,结果才出两千元钱。大伯哥也帮二伯哥说话,房子也没有卖成,就更恨他们了。得白血病住院期间,只二伯哥来医院看我,其他人不闻不问,出院后回老家也没人看,对他们更是恨之入骨。修大法后,心里还是放不下,每次提起都咬牙切齿,心里也知道不应该这样,可就是放不下。

一天,在同修跟前提起,同修说:“师父说过修炼中遇到的事都是好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怎么不好好悟一悟呢?师父让我们凡事向内找,你找了吗?其它地方你都能放下,为什么你婆家这一头你就放不下呢?那可都是众生啊!”几句话一下敲醒了我,是啊!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是让我来修炼的,不是当人的,我这是干什么呢?这是修炼吗?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能要这个东西吗?我决心不要它,修去它。以后再回老家,跟他们之间也不象以前那样恨之入骨,没有了怨恨,一心只想救人,跟他们讲真相,两个大姑姐全家都退出邪党团队组织,大姑姐夜里失眠,后半夜几乎不睡觉,我让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今也不失眠了。

今年春天有同乡回老家,我让老乡帮忙,把公公领来住几天,我公公不相信,现打电话确认是否是真的,连丈夫都非常吃惊,不相信这是真的,我知道我有做的还不够的地方,我告诉他说:“你感谢我师父吧,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是‘真、善、忍’大法改变了我,丈夫激动的说:“我要给李老师磕头。”以表我对李老师恩德的谢意,说着就跪下了。我把《转法轮》请来,翻开师父的法像,他就碰地有声的磕了三个响头,眼含热泪的连声说:“谢谢李老师,谢谢李老师。”

五、公公得福报 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

公公八十岁了,是信基督教的,来我家之后,我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讲大法是蒙冤的,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问他:“大法好不好?”“好。”“您不感谢我师父呀!”他说:“感谢李大师。”就这几句话,他得福报了。

他岁数大,一天晚上起夜,站着从炕上栽下去了,只有头碰墙上了,头上正好戴着帽子没事。他起夜,不好意思打灯,怕影响我们睡觉,穿衣服时,衣服和帽子挂在一起,衣服穿上去了,帽子却怎么也挂不回去了,他当时就扣头上了,结果有帽子保护头,啥事也没有。当我把灯打开时,老人自己已从地上爬起来了,我给他戴真相护身符,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诚心的念,一会忘了咋念,又问我一遍,早晨起来啥事也没有,我说:“爸,这都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您呢!感谢我们师父吧!”此后,老人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后来我给他看《九评》光碟,他看了之后,说:“哎,说的全是实话,我经历过,全是真的。”看完一遍他还要看。

公公是老寒腿,膝盖处长骨刺,多年盘不了腿,一天我给他包饺子吃,他突然高兴的喊:“姑娘(叫我),你看我能盘上腿了!我能盘上腿了!”我丈夫回来也盘给他看,高兴的就象小孩一样。第二天我跟他讲:“爸,今天的一切,你自己见证了,以前我脾气不好,如果没有师父讲的‘真、善、忍’大法我不会这样对您,也不会大老远把您接来。您知道我们在外花费高,如果不是学大法我不会这样的。”公公点头。“您以前信主,常年药不断,这几天,您只诚心的念了几遍大法好,您多年缠身的老病好了,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不管信什么,都得心诚,不能脚踩两只船。师父也告诉我们不二法门。”公公一本正经的说:“姑娘,这几天我自己也想了许多,我信主这么长时间了,腿也照疼不误,药也常年不断,你大嫂信主快二十年了,也照样得癌症死了,你大哥也是血压高,说迷糊就迷糊,你二哥,信主这么多年,说抽风就抽风(小时候脑炎留下后遗症),抽得都口吐白沫,你二嫂也是,得个感冒就得打吊瓶,我想好了,再也不‘阿门’了。我只信大法师父了,我回家后,天天念大法好。”回老家后,他还告诉我姑婆婆念。每次往家打电话,他都高兴的说:“姑娘,我天天念‘大法好’,感谢李大师。你给我的护身符还带着,放心吧!念大法好,我的身体好着呢!”

六、讲真相、证实法

我病好了之后,亲朋好友都怀疑,得白血病还有好的?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告诉我周围的人,告诉以前的同事,告诉我能说上话的过路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是被迫害的”……退党、团、队保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得福报。他们有的因此而走入了大法,有的退出了党团队,有的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

刚开始时,我周围没有同修,后来才联系上,因我是新学员,每次拿周刊时,几乎给我没几份真相资料,看到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有用不干胶自己写去贴的,我就去买回来写:有用记号笔直接往墙上,水泥电线杆上写的。我就去买记号笔;有用蜡笔写的,我就去买蜡笔,还有写真相信的、发短信的我也做;又有直接往人民币上写的,我就往人上币上写。我每天花的钱几乎每张都写,除非太旧,不管一次花几张钱,几乎全写,写字的面朝下,提前发正念,让收钱的人当时看不见,过后看完尽快传出去。一次买菜,人家找我一张崭新的10元钱,东西还没买完,兜里又没有零钱,我没舍得花,回家写完后,再回来买。

一次买东西收银员发现后拒收,让我换钱,我不慌不忙问她怎么了,她说他们有规定,不收写法轮功的钱,因人太多,没讲真相,退货后,我从入口从新進入超市,边走边发正念,让师父加持,拿完我要买的东西,换一个收费口,还是刚才的几张钱,收银员连看都没看,只数了一数,全收下了。还有一次买东西,夹了三张真相币,卖货的发现了,冲我直喊:“不知道人民币上不让写字呀!”我也不慌的说:“写了字也是人民币呀!”她又喊:“人民币写字没人要”,我笑着说:“咋没人要,我就要。”卖货的没办法,只好收下了。

每天我丈夫的兜里也带着几张真相币,有时花完了,他自己写,有时经常给人家,人家就问他:“你哪来这些钱。”他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每天啥人不接触。”

我每天送孩子上学,路过报警站门口。当地报警站的一个人,他亲戚得了白血病,听别人说我也是得白血病的好了,就上我家找我,以为有什么偏方,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讲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没有偏方,我就给他讲大法的美好,打压前后的媒体宣传,他也点头认同,但让他退出党团队,他却不退,不长时间,听他亲戚说他死了。当我听到消息后心里非常难受,是我没有讲好真相,才使他没有得救。

七、我家的小同修

我得法时,儿子才六岁,每次读《转法轮》都让他坐在我怀里,读给他听,有时他贪玩,每次我都尽量让他听完再去玩。以前他经常感冒发烧,从我得法以后,他也不象以前经常感冒发烧了,偶尔有一次两次,也不用打针吃药,我俩一起发正念,一会就好。有一次拉肚子,拉的全是水,也没吃药,送幼儿园的路上,我俩边走边发正念,结果在幼儿园一天没事,回家后又开始,一连三天,我告诉他师父给他净化身体。

我儿子是个电视迷,动画片、电视剧、连广告也不放过,累的直流眼泪还看,怎么说也不行,一次领他去和同修交流,从那以后再也不看常人电视了,只看大法光碟。奥运的时候,我丈夫想看转播,我说有啥看的,别看了,可他不听。我儿子说:“爸爸,有什么好看的,我都能不看,您还看呀!”我丈夫也就不看了。

每次跟我丈夫说话,都用师父的法理去说,有一次,丈夫生意不太好,不高兴,儿子问:“爸爸,没挣到钱吗?师父说:‘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转法轮》)背着钱你能上天吗?”丈夫笑了。有一次,丈夫问他:“长大了干什么?”儿子说:“我也不知道,师父早就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儿子小时候跟他爸爸讲要住有厕所的房子,一天,我丈夫给人拉货,市中心十九楼,回来就讲如何好,说:“儿子,爸爸一定努力,让儿子也住上在屋里带厕所的房子。”儿子边玩边说:“有用吗?楼再高,你能带到天上去玩吗?你能上云彩上玩吗?你能把楼背天上吗?师父说天上什么都有,想要什么,想吃什么,玩什么,什么都有”。

我丈夫虽然没有修炼,也知道凡事用大法衡量但有时也守不住,一天回来念叨,有人抢他生意,比他便宜,说一看那人就象挨揍的样。儿子说:“爸爸,你不能骂他,不能打他,连恨都不能恨他,恨他你都是给他德,你知道么?”有一期《明慧周刊》上有小同修交流文章,名字记不住了,讲小同修发正念时用自己修出的小宝盒除恶,我读给他听,他哭了。读完后我问他哭什么,他说哭自己没有修好,以后要好好修。有时候领他发资料,贴不干胶,他自动帮我看人,有时他自己也要发贴。有些事让他修口,这是我们修炼人的事,爸爸也不能讲,他从来也不乱讲。有时他不听话,我大声训他。那天读《转法轮》,正好读到:“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他抬头好好看看我,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我知道自己有时守不住心性,以后尽量控制自己不冲他发火。有时候他有做不好的地方,自己也哭。告诉我:“妈妈,我老惹您生气。”他和小朋友在一起玩,从不打骂别人,别人骂他,有时心里过不去就哭,我说师父让我们忍,可不是让我们含着泪去忍,真正地心放下了才是忍,他也就不哭了。有时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和小朋友争玩具,我说他,他也都能忍让,出去和小朋友一起玩,脖子上挂块表,告诉玩多长时间,到时自己就回家。

《洪吟二》他能背下来,《洪吟》也快背完了,有时只教三遍就能背下来,有时一首诗我想不起来,他还提醒我,现在,每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学法,每天十几页,每人读一段,他偶尔有不识字的,我就提醒他。

以前,我和他一起背《洪吟》,读《转法轮》丈夫反对,说孩子太小,又是课本,又是这些,承受不了,我跟他讲大法是超常的,还讲周刊里小同修的超常发挥给他听,可还是不放心。这次期中考试,我儿子英语满分,数学扣1分,语文也九十分以上,丈夫笑了,他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再也不管我们娘俩学法了。

我儿子今年秋天才上小学,他班级里有一个小朋友,调皮,打人,谁也不和他玩,儿子回来跟我切磋:“妈妈,我想用‘真、善、忍’去感化他,又不知怎么办好。”我告诉他:“你跟那小朋友讲,打人骂人,不是好孩子。谁都不跟你做朋友,是因为你爱打人,骂人,如果你再不打人,不骂人我就跟你做朋友,以后也会有更多的人做你的朋友。”以后那个小朋友也改好了许多。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够,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十万八千里,师父还这么鼓励我,师父,弟子一定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跟师父回家。谢谢师尊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唯有精進回报师恩。合十。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