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众生的新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小凤刚过不惑之年,是2004年才走入大法的一名农村新学员。可是在这短短的四年时间中,她以自己那颗纯净无比的心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成熟为大法中的一株圣洁无比的“净莲”。

全家闻道得法

小凤说:我身体有十多种病,整天浑身疼,没有一点精神。医院不知去了多少家,连北京都去了好几次,打针吃药都不管事儿,每年药费花三、四千元。丈夫在外干活有一天没一天的,一年挣不了几个钱,回来有时,还和我生气打架。婆婆看不起我,两个孩子念书,欠债一万多元。我整天愁眉不展,心想我怎么命就这么苦?真有不想再活下去的念头了。

2004年9月的一天,我想去本村的小红家问问她吃什么药好。没想到,我刚走到街上,就遇见了她,我说完后,她立马就告诉我:“你要问我吃什么药好,我说你就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准管事儿。”

回家后,我就念了几天,也没感觉到什么明显的效果来,其实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儿,没真心念。后来小红送给我一本小册子,我拿回家看看挺好的,才知道法轮功并不象电视上说的那么回事儿。又过几天,小红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我钻在家里用了六、七天时间就看完了,才知道师父教给学员的都是如何做好人、如何修炼的事儿,根本不是电视上说的什么×教,那全是骗老百姓的。

有一天我出门去见街上站着好多人,有一个人说:“小红让我学法轮功。”我马上接过来说:“法轮功挺好的,我也学上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向世人宣布我炼上法轮功了。

在邪恶迫害的形势下,我就那样顺其自然的说出来了,而且纯净得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

我刚学法那阵儿纯粹是抱着为病而来的有求之心。有一次,我正在发正念,就听身后有一个声音说:“沉重如山。”当时我也不会悟,有同修说,那是提醒你不要把病看的太重了,让你放下治病这个心。从此我把病放下了,后来,有一次,病又翻出来了,我的心又不稳了,跑出去买了五十元的药。回来吃了两顿,也不管事儿。我悟到了,既然修炼了,就不能老是把自己当作常人,马上把药停了,从此以后再没吃过一粒药,一身大病不翼而飞。

我女儿得了神经性头疼,怎么也治不好。我和她说:“你看妈学法轮功一身大病都好了,你也和妈一起学功吧。”女儿同意了,看到《转法轮》第二讲时,整整吐了一天,我说那是给你净化身体了,别怕。在我鼓励下,她把九讲都看完了。神经性头疼也消失了,身体也变好了。我儿子也炼上了,上学功课很紧,可他每天坚持看一讲《转法轮》,坚持和我一起炼功。他悟到炼上了,就不能放下,不放下,就是大法弟子。

自从我修炼大法后,丈夫真真实实的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表现,对他触动很大,他说看来这法轮功真是管事儿。2006年夏天,我让他看《转法轮》,他答应了。我让他一气儿看完,他真的连续看完了九讲。

有一次干活,他把手伤了,在家里养伤。他和我说:“可能是让我学功了。”我看他悟到了,就说:“你得法修炼的机缘到了,你要珍惜。”从那天开始,我们全家人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后来我爸和我妹妹也炼了。

去年奥运前,邪党乡政府把我绑架到学习班后,我丈夫几次堂堂正正的去乡政府要人,还和书记、乡长等世人讲真相。有一次,他找到书记家讲真相,他打听到书记在家里,早晨六点多,他就去书记家敲门。书记从门眼中看到是他,不给开,他就在外边等了三个多小时,又打电话把儿子叫来,让儿子去叫门。

书记看见不是他,把门开开了。儿子说:“我是谁谁的儿子,请把我妈放出来。”他乘机也進屋了。书记发火了,说:“你们来家里威胁我,我要报警。”他一听这话就说:“你要是坏了良心,你就报,让警察来把我们抓走!”(他过去和书记熟悉)说着他又给他讲真相,劝他退党。书记说:“不怨人家说你也炼上法轮功了,原来是真的。”书记态度缓和了,要开车回乡里,他要跟书记坐车一起去,书记说你自己坐班车去吧。

有一回,他骑摩托车带上我和我姐回老家,正走到山路下坡拐弯处,突然对面过来了一辆大卡车,他情急之中,赶快往右打方向,汽车紧贴我们身边擦过去。摩托车也不知怎么停在了那里,他往前一看,前轱辘正好停在沟沿边,再往前一寸,就下了两三丈深的大沟。他惊得脸色雪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谢谢师父保护。”从此以后,他见了人就说这件事,告诉人们是法轮功师父保佑我们,不然早都没命了。和朋友一起吃饭时,人家劝他喝酒,他就说:“我炼上法轮功了,从此不喝酒不抽烟了。”

自我修炼上以后,我们家的变化可大了,真是一顺百顺,其乐融融。我的身体好了,不用吃药了。丈夫每年揽的装修活干不完,儿子毕业后同他爸爸一起干活,女儿在外地打工,收入多了,债也还完了。我们全家人都沐浴在师父给予的无量慈悲和佛恩浩荡中。”

小凤含着泪花说:“现在我才明白我前半生为什么那么苦,原来是为我步入大法铺路、打基础的。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慈悲救度世人

小凤说,在我刚刚得法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小红便和我说:“你光看书不行,也得出去讲真相救人,身体才变化的快。”不几天,她就给我送来了一大堆真相资料。当时我的心很单纯,也没有什么观念,就知道要治好病,还得出去救人。到了晚上,我提着一大包真相资料出了门,在村子里跑了四个多小时,才把那些资料送完。当时根本不懂的什么怕呀、受迫害呀什么的。

2005年,丈夫在县城干装修房子的活,我们家也随之搬到了县城。在就近,我找到了学法点,通过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交流,使我明白了好多法理,知道了人来在世上的真实意义,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和伟大使命,明白了只有好好修,才能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从此,我便将自己溶入到整体当中,和大家一起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一般我和同修二人一起配合讲真相比较多,到乡下农村去时通常一天三退都在二三十人,最多一次退了四十七人。听真相的就更多了。接着小凤一气儿给我们讲了她在讲真相中亲身经历的几个感人的小故事。

故事1:生命得救后的激动

我和同修桂花姐到一个村子里去讲真相,我们走進一个院子,见屋里炕上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爷。

我们走進屋子,我微笑着说:“大爷,您一个人在家呀?”老大爷见是两个生人,就问:“你们有事吗?”我说:“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来给您讲法轮功的真相来了,您听说过退党保平安的事吗?”大爷回答:“我在县城的大街上听一个人给我讲过。”我又问他:“大爷,您一定是个老党员了?”他回答是。

我接着说:“大爷,您这么大岁数,一定经历了好多运动了。”大爷答是。我说:“大爷,您知道共产党在这些运动中害死了多少好人吗?”大爷两眼看着我等着我说下去,我说八千多万呢!大爷说:“这我相信,光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就逼死人多了。”我又说到:“您再看看八九年在天安门打死了那么多无辜的大学生,九九年又残酷迫害法轮功,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和活摘器官卖高价。这共产党坏事做绝了,激怒了上天,所以天要灭它,凡是加入过它的组织的都要跟着它遭殃,只有声明退出来才能保命保平安啊。大爷您退出来吧?行吗?”大爷很干脆的说:“行,退吧。”

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从心里为大爷高兴、为大爷祝福。我说:“大爷,我们走了。您可要记住我们告诉您的话啊。”大爷点着头说:“我记住了,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正准备转身走,见大爷赶紧走到我面前,用他那饱经辛劳的粗硬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眼含着泪花,连声说:“谢谢!谢谢!”说完又转过身去握住桂花姐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我们俩都只顾激动得流泪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这是一个生命得救后对救度他们的师尊和大法的感恩啊!

我们抹着泪水离开了大爷的家,大爷一直把我们送到街门外面,我转回身说:“大爷再见!”大爷举起手来和我们挥手致意,直到我们拐進小巷。

故事2:这共产党真的不顶了

有一次,我和桂花姐在农村到一个老大爷家讲真相,我们進屋说明来意后,我便问到:“大爷,您是党员吗?”大爷回答:“我入党都五十多年了。”我问他:“那您说这共产党好不好呢?”大爷突然提高嗓门说:“好什么呀,你看看共产党那些干部,整天贪污腐败、吃喝玩乐,一点也不为咱穷苦老百姓着想了。上边拨下来的钱,他们层层剥皮,等到咱老百姓手里的时候,已经寥寥无几了,跟上它,一点光也沾不上,一点好处也没有。这共产党真的不顶了!”

我说:“是啊,您看看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干了多少坏事,一个接一个的运动,害死了八千多万人哪。你看看‘六四’时被机枪扫坦克压的那些为反腐败而无辜遭难的大学生们。你再看看九九年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迫害,一亿人被扣上‘×教徒’的帽子蒙冤至今,上百万人被非法关押,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成千上万的人被迫害致死和活摘器官。它一开始就宣扬无神论,不让人们信神佛,文革时拆庙砸神,破所谓的‘四旧’,把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伦理道德全破坏了,所以天才要灭它。”说完后我便问他:“大爷,那这个‘党’你退它吗?”大爷高声的说:“退,我叫某某,你把名字给我写上。”

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在心里默默的为大爷祝福。我说:“大爷我们走了,您没事儿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佑您的。”大爷点着头,又说:“你们吃饭没有?别着急啊。”我说我们还要去别的家去讲,大爷把我们送出院目送我们出门,又高声喊到;“你们可再来啊!”

故事3: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在街上讲真相时,遇见了一个中学生,他说正在读高二。我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他说团队都入过,现在正准备入党。我就给他讲了三退保命是怎么回事,讲了《九评共产党》一书和三退大潮,现在已经有4500多万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讲了天灾人祸和预言中的中共灭亡等。他听后当即明白了真相,同意退出邪党组织,并告诉了我们他的名字。

他又说:“为什么你们都是这么好的人?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说:“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这么好的人,是因为我们师父教我们从做好人做起,以至做一个更好的人,达到更高境界的好人。我们对你这么好,是因为我们师父慈悲要普度众生,其中也包括你,让我们来给你讲清真相,使你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从而得到救度。”他听后说我明白了,还说我们学校有几个孩子想学法轮功,我告诉他谁想学可以找法轮功学员联系。

故事4:我喜欢这个名字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一个村子里讲真相时,在街上碰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穿着时髦,嘴里叼根烟卷,我就衣貌取人,想人家不象个好人,就没有给他讲。

过了一会儿,我们到一家去讲真相时,刚和那家的女人讲明白退了,见那个小伙子進来了,他不信神佛,我微笑着和他说:“这位兄弟,神佛肯定有,大法也肯定能救了你,就看你信不信。你相信大法、相信神佛,神佛就能保佑你。你连信都不信,怎么救你呀?”

我看他不言声了,就又问他:“你入过党团队吗?”他摇摇头说:“我什么也没有入过。”我说:“你这么年轻,最起码戴过红领巾。”他说:“红领巾倒是戴过。”我说:“那就是少先队呀,你不退出来,到时候天灭中共时就得和它一块遭殃,快退出来吧?”他不言声,还在犹豫。

这时一边那个女人说话了:“人家都是为你好,快退出来得了,我都退了。”他答应退了。我微笑着说:“这就好了,我给你起个化名,叫‘平安’吧,祝你一生平安!”他高兴的说:“我喜欢这个名字。”看到他那个高兴劲儿,我与同修和在一边帮腔的女人都由衷的笑了。

故事5: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道德高尚的人

数九后的一天,我和同修英姐来到大街上讲真相,见对面走过来一位老大爷,我和英姐会心的一笑迎了上去。

我微笑着和大爷说:“大爷,您老也上街来了?”大爷回到:“今天是集日,我也逛逛街。”英姐问:“大爷,您老今年多大岁数了?”“我今年八十有一啦。”大爷有点自豪的说。我不失时机的问到:“大爷,看您这岁数,您一定是个老党员了。”大爷说:“我是入过党,可是我在四十多年前就和它们退了。”

听了大爷的回答,我心里有点纳闷在四十多年前他是怎么退的呢?我就问他:“大爷,在四十多年前,您是怎么退的党呢?”这一问,把大爷带到了四十多年前的回忆中,大爷喃喃的说到:“说来话长啊,那还是闹大饥荒的年代,老百姓饿的受不了,那个罪可受大了。当时有个县长是个好人啊,就让老百姓刨点小片地,种点粮食好充饥过冬。‘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件事成了县长的一条罪状,转眼间为老百姓着想的好县长变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整天挨批斗。我一看这共产党是非、好坏、善恶不分了,联想到它成立以来搞那些运动,越想越觉得它不是个东西,跟上它肯定要倒大霉。就把我的儿子叫到跟前说:‘你去和他们说,我不想当那个党员了,从今天开始退出来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过它们那组织生活。”

我听完大爷的叙述便说:“大爷,在那个年代您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可真不简单。可是您入党时和它发过毒誓,要为它奋斗终身献出生命,那个印记还在那儿,到天灭中共时,还得跟它倒霉。您现在和它声明退出来,您就没事儿了,神就保佑您了。”大爷爽快的说:“那好,你再给我退它一次。”我又说:“大爷,您可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大爷点头表示记住了。

这时英姐高兴的说:“大爷,您真是个明白人,我们衷心祝愿您老人家身体健康、吉祥如意!”大爷随着说出了一语道破现实,又发人深思的话:“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道德高尚的人啊,现在的人不讲道德了,现在的社会也不讲道德了。”

那天在街上我们还退了一位八十多岁的处级老党员和其他四个有缘人。

故事6: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

记得第一次我们三个同修出去到乡下讲真相,碰到了一个小伙子,自称是派出所的。说你们跟我来吧。当时两位同修在前边走,听到这话,我的第一念就想跑,又一想不对,我意识到这是一颗多么自私的心呀,我马上把自己摆到为同修负责、为众生负责的基点上,默默的发正念,心中求师父慈悲加持。

两位同修也没有动心,一直在给那个人讲真相,最后同修说,给你这些真相资料和光盘,你回去好好看看,保证对你有好处。那人高兴的接了过来,答应回去看。事情就这样化险为夷了。在经常讲真相的同修们来说,这真是一件平常事,可是对我这个新学员来说,真是对我触动很大,从中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怕心、私心等不好的人心,也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

接着小凤讲了她在讲真相过程中的几点体悟:一是不能动人心。有一回我和同修在一个村子里,一连讲了四、五户 ,都讲不通,没有一个退的,我都有点灰心了。赶紧向内找自己,发现了好多的人心,比如求数量的心、求结果的心、急躁心、分别心和看人脸面的心等。见人家热情、态度好、愿意听的,心里就舒服,就特别想讲,话也多了。碰到态度不好的、不听真相的,就一句也不想说了,甚至怕心、怨恨心、争斗心都出来了。

二是同修间不要有间隔。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在一个村子里讲真相,同修当着世人的面就指责我不能讲灾难。我认为她不能一上来就讲天灭中共,世人一下接受不了。我心里就有点怨,心想我平时和谁都配合的挺好的,就是和你配合不好。那天我们在那个村子里一个也没退了,还有一个世人跳着要向派出所告我们,幸好另一位同修赶到,给我们解了围。这次教训告诉我们,出去讲真相时,同修间遇到矛盾和不同意见要首先做到各自向内找自己,互相弥补圆容。一出现间隔就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

三是信师信法。每次出去讲真相时我都想,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打开我的记忆,开启我的智慧,所以每次都很顺利。有时候也出现怕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等人心,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不承认它,立刻归正过来。

用正念面对迫害

小凤说,奥运前,邪党对法轮功怕的要死,要把我们集中到乡里看起来。一天乡长和派出所长突然闯進我家,乡长和我丈夫熟悉,就说:“你签个字,就说不炼了,你在家该炼还炼,我们就不往乡里弄你了。”我说不签,他们四个人把我架到车上就走。拉到加油站加油时,他们又问我:“你现在签还不晚,我们还把你送回家去。”我说这个字我始终不能签,他们就把我拉到乡政府。

在路上,我不断的和车上的人讲着真相,我说:“我们炼功人有什么错啊,无缘无故的就绑架我们?开个奥运就把共产党吓成这样?可见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杀人太多了。”这时有个人问杀了多少人?我说仅历次运动就害死了八千多万人呢。他笑着说才八千多万人呢!我听后真的心里很难过,这邪党把人都毒害蒙蔽到了这个程度,连一点善念都没有了。

到了乡政府,邪党书记又和我说:“你现在签还不晚,骂你师父三句,我们还把你送回家去。”我听后有点激动地说:“我告诉你,我不能签,我不能背叛我师父,更不能骂我师父。我一身大病,师父都给我去掉了,我不感恩图报,还恩将仇报,那还算个人吗?比如说,有个医生把你的大病治好了,你不但不感谢人家,反过来还骂人家,你算个什么人?”那书记听到这扭身就走了。

我们十多个人都被关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没有床,没有被褥,晚上就躺在大条椅上。静下心来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是什么心导致被邪恶迫害呢?我找到了是在奥运开幕前的两三个月我就产生了怕心,整天想如果他们来找我怎么办?应该这么说,应该那么做,是我的怕心把邪恶给求来了、引来了。

在洗脑班上,他们给放诽谤污蔑大法的光盘,我们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其另外空间操控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后来电视也放不出来了。不管是市里、县里来的人还是乡里的人,只要一来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特别是那个书记表现的比较邪恶,对学员又打又骂,(还打了我耳光)今天说要送这个到看守所,明天说要送那个去劳教。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怕心、争斗心、妒嫉心、看不惯同修等各种人心都反映出来了。我就按照师父在法中要求的,不断的坚定自己,坚定正念,从行为上去抑制它。修去了好多心,怕心也少了,念也坚定了。

有一天,我正在睡觉,梦中有人给我打电话,好象是我儿子的声音:“妈,没事儿,大道无形,没有封闭。”醒来我悟到是让我们突破出去。大家决定用绝食来要求放人,解体邪恶的洗脑班。

第二天下午,有五位同修经不住邪恶的吓唬吃上饭了。到第三天,我们剩下的五位同修中,有的也有点撑不住了,有同修提醒我们,既然要绝食就要站正基点、达到目地,一切有师父安排,是师父说了算。到绝食的第五天时,邪恶的洗脑班彻底解体了,我们十名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又回到了同修们中间。

小凤最后不无感慨的说到,通过这段时间,使我找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与同修的差距,也使我真正认识到了修炼比常人中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当你真正能做到正念正行的时候,就能展现出大法的威严,一切邪恶的干扰和迫害都会烟消云散、消失遁形。当你真正能做到信师信法、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按法去做的时候,大法的威力就能在自身体现出来。而暴露出来的那些肮脏的思想和执着,正是要归正和清除的,没有任何存在的余地和理由,能从人中走出来的才是神。我们唯一应该做好的,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修好自己那颗心,去掉名、利、情,同化真、善、忍,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虽然小凤得法只有四年时间,她却在践行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历史责任和使命,她通体散发出的纯真、纯净、纯正的场,在圆容着家庭社会,救度着芸芸众生。愿这朵圣洁的法中净莲慈悲常在、香风永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