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陈昌英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重庆市渝北区陈昌英,女,五十岁,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九年来屡遭邪党恶警绑架、监禁、酷刑折磨,她曾二次被劫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饱受摧残。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陈昌英因到北京上访、说真话,被北京恶警绑架,后被渝北区双凤派出所叶正刚等人押回,非法关押在双凤派出所二天一夜,恶警勒索了二千二百元后,将陈昌英放出。但几天后,又把陈昌英抓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陈昌英被邪党人强行拉到石油基地“洗脑班”,迫害了一周多,被迫交“保证金”一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天,渝北区双凤派出所恶警叶正刚等二人突然闯进陈昌英家,将她抓到渝北区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星期。公安一科科长陈大明、游贞凤(音)、恶警李茂海和几个双凤派出所恶警一起轮番对她非法提审,每天十六个小时以上,逼其说出真相资料来源,恶警未得逞,一周后把陈昌英劫持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底一天晚上七点多钟,双凤派出所二个恶警再次闯到陈昌英家,陈昌英不开门。恶警叫来渝北区政法委书记周勇,周勇命令找“开锁大王”强行将陈昌英家的卷帘门用万能钥匙打开,恶警闯入后,疯狂将里间木门砸烂,非法抄家,将许多大法书、法像等一些私人物品也抢劫一空。恶警连打带骂将陈昌英双手反铐欲带走,见围观群众很多,恶徒周勇心虚,说:“还有这么多人,等会儿再走。”陈昌英说:“怕被人看到啊?”一言中的,激怒恶警,就将陈昌英抬上警车拉到双凤派出所。恶警要陈昌英在白纸上签字,被陈拒绝,就将她关进铁笼里,一个多小时后拉到双龙派出所迫害。

在双龙派出所,陈昌英又被关进铁笼里,恶警对她逼供了一个多星期后,把陈昌英关进渝北区看守所。看守所恶警张元莉为不让陈昌英炼功,给她戴上四、五十斤重的脚镣、手铐。陈昌英一直绝食抗议,身体极为虚弱,恶警每天强行野蛮灌食,陈昌英的嘴被撬的鲜血直流,恶警在灌的食物里面都放了不明药物,灌的水又苦又咸,灌进后马上反胃就吐了。恶警张元莉还叫嚣:“首先把她的药戒给她破了。”

陈昌英被关进看守所第二天早上,渝北区公安一科的李茂海带了二个打手,叫了几个犯人把陈昌英抬到恶警张元莉办公室,摔在地上。当时陈昌英已绝食十几天,无力行走,还被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手铐。这时,李茂海及几个打手将陈昌英毒打了一、二个小时,刑讯逼供。下午双凤派出所恶警又刑讯逼供了二个多小时,当日参与刑讯逼供的有李茂海、李云、游珍风等十几个恶警,这样轮番刑讯逼供陈二个多月后,由七、八个恶警强行按住陈昌英的手打手印。陈昌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二个多月中,恶警一直不解铐、不准洗澡、换衣服。后恶警把陈昌英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陈昌英不配合劳教所恶警的邪恶指令,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曾被恶警百般折磨:关小间黑屋、吊铐、不准洗漱、每天只给吃一点饭,连吃饭都不解铐、不准大、小便,等等,恶警还三天二夜将陈昌英手 “苏秦背剑”式铐起,脚被捆起。后又对她长期体罚军蹲、站军姿和随时被吸毒犯毒打辱骂等等。更邪恶的是怕大法弟子喊口号,将臭袜子、擦桌抹布等脏东西塞进大法弟子嘴里,再用宽的黄封口胶将嘴一层一层缠死,有时连鼻子都缠住只剩一丝缝,连呼吸都困难。

一次,陈昌英等大法弟子炼功,恶警刘某将大法弟子铐在储藏室后,唆使犯人王芳、刘学莉、苏文娟、陈永莉等抓住陈昌英的头发使劲往铁窗上撞、拳打脚踢、轮番毒打,陈昌英被打得全身青紫,双腿肿胀,全身发麻,双脚如针扎。陈昌英曾被恶警铐了七天七夜后仍不解铐,晚上只让睡三、四小时,手仍被铐在头顶铁床上。恶警罗川梅、王子涛还叫犯人将陈昌英两脚离地,双手铐在四楼一个角落的风口窗台上,大约一周后恶警见陈昌英生命垂危才将其解铐。

还有一次,陈昌英等全体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被恶警、狱医用胶管从鼻子插进胃里灌食。大法弟子们不配合邪恶,胶管插不进。恶警余某说:“插不进不要紧,插一根管扣二十五元钱。”陈一次就被扣了七十五元钱。

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难书,这里写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8/204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