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优秀教师顾志毅一家多年惨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重庆大法弟子顾志毅一家多年来惨遭邪党迫害,她与女儿、女婿均遭邪党非法关押。顾志毅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女儿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女婿张全良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狱中遭多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二零零六年又遭邪党非法判刑五年,现仍被非法关押于重庆永川监狱。

顾志毅遭迫害事实

顾志毅,女,大学文化,现年七十三岁,系重庆市税务学校高级讲师,已退休,曾被评为四川省优秀教师,是深受学生尊敬的老师。顾志毅是原重庆市法轮大法辅导总站站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四点,顾志毅从家中去炼功点的途中被捕,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在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开庭构陷,指控的所谓罪名是:“围攻报社”“到宗教场所弘法”“组织集体炼功”。在庭审过程中,律师、顾志毅本人甚至是控方证人重庆晚报社的保卫科长欧阳敏拿出当时的工作记录本,都以事实证明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在洪法及向报社反映情况的过程中都是秩序井然,根本不存在扰乱公共秩序的问题。下午殷文勇、罗伟两名律师受到法院一名副院长的威胁,殷文勇律师在压力下仍坚持在法庭上为顾做了无罪辩护,其辩护词后被重庆司法局及所在的重庆瑞正律师事务所拿回改得面目全非。两名律师因为顾辩护差点被吊销律师执照,后殷文勇律师被迫离开重庆瑞正律师事务所。

顾志毅被非法关押后,其瘫痪的丈夫刘建华,生活长期不能自理,同患精神分裂症大女儿住一起,二人一年多时间常常是饥一天、饱一顿,就是做好的食物放到面前也不知道吃,更谈不上水电器的关闭。老伴被捕后,刘的身体更加衰弱,经常摔倒在地上,大小便常常拉在裤子中,身体急剧恶化,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刘出现昏迷被送进医院抢救,家人多次向市委、市府、政法委、公安局、法院等反映,要求顾到医院看护;刘也提出希望见顾最后一面,邪党人员竟不让。十九日凌晨,刘出现呼吸衰竭,医院下病危通知书。二十日,家人再次向法院提出“取保”申请,未果。二十一日半夜,在医院护理老丈人的女婿又被非法抓捕,原因是在监护室外树荫下打坐,石油路派出所恶警直到下午才通知家属,致病危的老人身边长达近十小时无亲人护理,置老人生死于不顾。

二零零零年九月四日下午,重庆市渝中区法院以“组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判处原重庆市法轮大法辅导总站站长顾志毅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顾志毅回家后仍多次遭到当地公安、“六一零”人员上门、跟踪等骚扰。

参与迫害人员:
重庆市公安局一处:贺X(处长),李志伟(其人后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曾在洗脑班参与迫害)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检察员郑庆伟、代理检察员朱文静
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审判长熊文新,代理审判员李亚明、胡振宇
非法判决书号:(1999)中区刑初字第1017号

张全良遭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张全良,二零零六年七月被重庆市渝中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上诉后,重庆市五中院于十月非法维持原判。现被非法关押于重庆永川监狱十一监区。

张全良,男,四十三岁,大学文化,原重庆市煤炭设计院工程师,一九八八年毕业于四川大学计算机系。曾获重庆市科技成果三等奖,四川省优秀设计二等奖等,是设计院公认的优秀青年科技人才。

张全良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重庆市渝北区被不法人员用黑色袋子套头绑架,先被劫持在上清寺派出所,后在一处审讯地点被刑讯逼供十天,其间被连续吊铐六天六夜,遭到高音喇叭放在耳边连续播放四十多个小时等手段残酷折磨。于十二月十六日被关到重庆李子坝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在重庆市渝中区法院三十六法庭,非法开庭审理。当时法院调集了大量法警,法庭内外布满警察、便衣。法庭内除张全良妻子一人,其他都是公检法人员及国安便衣特务。庭审中张全良当庭揭露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法官文跃说“要有证据”,张全良伸出胳膊指着手臂上的伤痕问:“这算不算证据?”法官尴尬不语。

二零零五年七月,在当地“六一零”操纵下,法院秘密判张全良五年徒刑,李子坝看守所严密封锁消息,将张全良的家信截留,导致家属、律师九月底才得知判刑的情况。张全良本人上诉到五中院,邪党伪法院不顾事实,维持原判。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张全良被送到永川监狱非法关押。在永川监狱十一监区(原二监区十三分监区),在永川监狱副监狱长王东、教育科张龙剑、王晗威、原二监区分管法轮功的副监区长石永均、十三分监区王强、付本平(现调永川监狱总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八人机构中)、石德兵、张猛(现在永川监狱十监区)等人的直接操控下,劳改犯张敬波(重庆璧山人)、方茂禄等人对张全良大打出手,他公开在犯人中叫嚣,“打法轮功(学员)没有事,干部准许打,打死白打”。张敬波并承认是监狱领导叫他打张全良的。分监区长王强指点“要加强学习”, 张敬波等人就连续一个多星期不准张全良睡觉,强迫通宵“学习”,偶尔睡上一、两小时觉,还要求写欠条(指欠了觉)。王晗威找张全良“谈”一次话,随后张全良就被毒打十多天。王晗威问“身上有伤没有?(指表面)”答“没有”,就暗示继续整。长期挨饿后又突然一次强迫吃很多饭,吃不下就专打胃,长期不准睡觉,强迫吃大便,企图把张全良整疯、整死。张全良曾向有关部门申诉刑讯逼供的事,没有任何人前来调查,只有当时实施迫害的办案人员直接到监狱威胁,二监区还曾收集“材料”企图给张全良加刑。狱方曾多次企图阻止家属会见张全良,并叫来110企图绑架,在家属的正念坚持下,只得让家属接见。即使这样,在快到接见日时,迫害才稍有收敛,接见一过就变本加厉地使劲整。

二零零九年二月底,张全良及其他未转化的大法弟子被转到西山监区,张全良被转到最远的十七监区隔离在一间舍房,张全良到西山后拒穿囚服,五月被转回东山的十一监区,每天仍有四名犯人监控他。

张全良还曾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底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一中队遭受残酷迫害。警察刘华、李其伟、肖兴明、周本忠、王成、李中全等人授意吸毒劳教犯王建鹏、刘小波、沈阳、张振川、刘洪光、陈刚、李洪飞、何卫东、夏先科等人用 “五马分尸”、“饥饿疗法”、“喝辣椒水、洗衣粉水”、“针刺眼睛火烧头发”、“打手脚心”、“坐老虎凳”、“坐钉子板凳”、“野蛮灌食”、“冷冻热渴”、“抽脚筋”“倒拖”、“电击”等酷刑残酷迫害张全良,有时一天受数十种酷刑,张全良无数次昏死过去,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

张全良的妻子刘之兰曾被迫害流离失所多年,二零零五年二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被劫持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当时家中儿子只能靠年迈的岳母顾志毅照顾,而岳母家还有瘫痪在床的岳父及患精神分裂症的妻姐。一家人多年来一直未能团聚。

参与迫害张全良的主要人员:

重庆“六一零”人员:苏邑钊
重庆市渝中区国保支队:董泽东、江益等

重庆市渝中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 邮编400010
法官文跃(023)63905888转2098(办),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
彭东、苏祖川,办公室023-63905087

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解放西路152号 邮编400010
分管刑庭副院长:宫小汀
刑一庭副庭长:王立新63905228
法官:汤伟63905227

重庆市永川监狱:
地址:重庆市永川127永川监狱 邮政编码:402160
副监狱长:杨礼明、王东
教育科:王晗威
原二监区:副监区长石永均,

十三分监区(现十一监区):
电话:13638338224
王强、付本平、石德兵、张猛,此四人现已调离该监区
犯人:方茂禄、张敬波等

重庆市劳教局
政委涂德语

西山坪劳教所:
副所长龙仁舜
教育科长田鑫
七大队:教导员肖兴明、中队长刘华、李其伟、分队长王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