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张会双长期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辽宁省本溪市张会双女士因坚持信仰法轮功,遭恶党人员长期迫害。她多次被绑架折磨,曾被当地看守所恶人野蛮灌食、抻刑折磨、注射不明药物,造成生活无法自理。她还曾两次被劫入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进京上访遭绑架折磨

九九年“七·二零”张会双进京上访被抓回拘留十五天,放回后又去北京上访,这次被抓回送进本溪市大白楼看守所、又转到小市看守所遭到肉体摧残(用大皮带打)。后又转到拘留所、后来又送到威宁营劳动教养院迫害,冬天早六点送到外边冻,手上冻起了大泡变成黑色、上抻床等。张会双被迫害的不能站立、不能走路。给张会双上抻刑的是毛队长和刘绍实。

在马三家集中营遭电击、野蛮灌食

中共邪党人员非法劳教张会双二年,没有任何手续,从威宁营教养院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二所受洗脑转化迫害,每天都有一帮人(邪悟、警察、法官、教授)等逼迫转化。张会双坚决不放弃信仰,她们又把张会双送到一所、继续迫害,因为张会双炼功不配合她们,就关进小号,经常拳打脚踢,队长张燕、大队长姓王用电棍电张会双,在小号里三天一回两天一回电。有一天晚上还没有吃饭就被叫去,两恶警把张会双衣服扒去一起用电棍电,电的张会双在地上打滚。恶警们发完狂,让张会双回小号锁上,一个月后放出来。

张会双不配合恶人的迫害,绝食抗议,不法人员把管子插在她鼻子里按着灌食。到了劳教期满要回家的时候,恶警们又借口跟张会双家人要钱(八千元),家人拿不出来,就多关了半个多月,最后还是要去了一千多元,才把张会双放出来。

在大白楼看守所遭灌食、抻刑

二零零二年九月一天,张会双正在家洗衣服,火连寨派出所所长徐刚为首,张富贵、张永春等七、八个人把张会双绑架到大白楼看守所,后又开始非法抄家。张会双在大白楼看守所受到了残酷的迫害,绝食反迫害。恶党人员们就开始灌食折磨,戴手铐、脚镣,送专点医院灌食迫害。警察、大白楼刘大夫等按着,用腿顶、拿四分管子插,钳子等铁器一堆,把嘴撬开灌食,回大白楼看守所又给张会双上抻刑,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就在床上。

由于抻刑张会双不能走路、不能去医院灌食,就在所里灌,刘大夫说,在号里也不能便宜你,一样狠,就用妇女生小孩的撑子撑嘴,张会双咬牙不让她们灌,她们就用铁器撬,把牙都撬活动了,再把管子插到胃里,用盐水加一点奶粉,玉米面糊往里灌,张会双不配合往出吐,吐出都带有血沫子(胃让她们给插坏了),刘大夫说:吐也给你灌进去,吐的又都灌进肚里去了。

被注射不明药物,不能自理

邪党人员们就这样折磨张会双。有一天中午犯人都睡午觉,刘大夫拿一小瓶走到一个个犯人头上方把小瓶放到犯人枕头边,就看到犯人头一歪什么也不知道了,张会双当时还不明白他在做什么,然后他又拿出两管药互相兑一兑就往张会双的脊椎骨、尾骨各打一针,打完不长时间火连寨派出所来人送张会双去马三家教养院,张会双当时还想站起来,可是往起一站就感觉没有劲,走路打趔趄,因为在那里已经抻了四五天了。送到马三家坐也坐不住,一坐顺势就出溜倒了,这时已经是刘大夫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起作用了(打针时不知道是什么针,打完后出现这样状态才明白)已经晚了,张会双被他们迫害的很严重直到现在腿站不稳,走路坐骨神经疼痛就得蹲下,身体总像没有劲,提重东西提不动。

马三家教养院看张会双病的那样不收,可当地派出所哀求教养院收,那时张会双不能站立、不能走路,紧接着也不能说话,当地派出所一看教养院不收又把张会双送回本溪市啊家岭拘留所,当时张会双已经不能自理了,他们就抓两个老太太,一边一个看着张会双。

过了两天,恶党人员们通知张会双丈夫来领人,张会双丈夫来了后签了字一人背着张会双下楼,当时张会双被迫害的身体僵硬,丈夫背着非常吃力,可是这些人一点人心都没有,他们像看热闹一样没有人帮一下。

回到家时,张会双大小便失禁,不会动、翻身需要人帮,嘴不会进食、嘴里都是血结,每天发烧四十多度(一次灌食灌到气管里,盐水多)丈夫每天一人又喂饭喂水还要接尿接屎,大便用手抠一人实在承受不了,后来来了两位大法弟子帮助。

二十多天后,张会双在恩师的呵护下站起来了,虽然走路很艰难,还是自己能迈步了。

再被劫入马三家

张会双二零零三年和大法弟子出去散资料、挂横幅被恶人举报遭火连寨派出所绑架,送拘留所、又送马三家教养院张会双又绝食闯出。二零零四年张会双去天津同修家电话被窃听,当地恶警到天津绑架了张会双和另两名同修,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张会双不配合恶人、继续绝食,遭到灌食。不穿号服,恶徒们就把张会双衣服扒光,按在地上踩着灌食(冰凉的瓷砖地)灌食灌了三小盆都足了脖。经过了三个多月的绝食,张会双闯出了魔窟。

二零零六年因为张会双和大法弟子出去讲真相又被举报,被石桥子派出所绑架送至啊家岭拘留所,张会双绝食他们又带到医院灌食,又折腾一星期、又送马三家教养院,教养院拒收。他们就又送回拘留所。

又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夜里十二点左右,火连寨派出所恶警翻墙跳进张会双家院,闯进屋子,还准备一副担架,强行把张会双抬上警车,然后非法抄家(把张会双戴上手铐)送至分局。张会双一路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怕人听到把车快开,把张会双送分局、送小市、又拉回拘留所。第二天拉去检查身体,张会双不配合他们就做假证(用他们自己的尿化验,以前他们用水被人揭露过)这些都被看到了、张会双当场揭露,他们没话讲。

在绑架张会双的恶警中,有一个小个子警察表现很恶,一直骂,张会双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没有动气只为他惋惜。三天后,他们又把张会双拉回当地派出所叫她丈夫接回。

这就是张会双几年来受恶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曝光火连寨派出所、本溪市大白楼看守所的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