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昆山市“六一零”对姚荣珍一家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姚荣珍女士和她的盲人儿子王超、儿媳谢红妹遭到当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恶人的野蛮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昆山市“六一零”人员绑架了王超,同日,又绑架了姚荣珍、谢红妹。绑架当晚,姚荣珍、谢红妹被暴力审讯,姚荣珍被打的满嘴流血,谢红妹牙齿被打松二颗。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谢彩娣,她和姚荣珍被非法关押一年后,两人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五年,姚荣珍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后被保外就医,但仍遭到恶党人员的骚扰。

暴力绑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下午二点二十分左右,江苏省昆山市“六一零”人员沈平、昆山市城中派出所朱学明等十多个警察闯到位于昆山市越阁路和谭子街交叉口的阳光盲人按摩推拿中心,沈平、朱学明等四、五个恶徒闯入一楼员工休息室,强行绑架了正在休息的盲人员工──法轮功学员王超。

在这之后的四个多小时,警察对阳光按摩中心的所有合法工作人员进行贴身跟踪,甚至员工去厕所都有警察看守。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左右,并多次威胁、恐吓按摩中心的业主。

当日下午三点左右,沈平、朱学明以及昆山市亭林社区居委会两个女人等六人闯入昆山市亭林新村三十二号楼一零一室王超家和四零三室王超的母亲、法轮功学员姚荣珍家中非法抄家。姚家对门四零四室的居民小组长袁素珍,指引提示恶警具体的搜抄位置,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等大法资料,并强行绑架五十八岁的姚荣珍。

当晚,城中派出所的数名警察再次闯入姚荣珍家,欺骗其丈夫,要他带儿媳谢红妹(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问情况,姚的丈夫坚决不同意。恶警威胁说如不去就抓人,随后就绑架了谢红妹和其十二岁的儿子王振翼。姚荣珍的丈夫到城中派出所要人,直到当晚十一点多才将王振翼接回。

刑讯逼供

盲人法轮功学员王超被非法关押在城中派出所一楼留置室,其妻谢红妹被关在三楼,其母姚荣珍被关在四楼。

七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苏州市“六一零”贺某、周某、昆山市“六一零”管祖兴、沈平、熊纪纪、杨勇林以及昆山市城中派出所时任所长薄志伟、警察朱学明(后升任副所长)等对法轮功学员姚荣珍、谢红妹分别轮番审讯。由于姚荣珍不配合,苏州市“六一零”的周某使劲抽打了姚六个耳光,姚立刻满嘴流血,牙齿被打松六颗。城中派出所前所长薄志伟把法轮功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逼姚荣珍踩,姚回答死也不会踩。

七月四日晚上七点左右,昆山市“六一零”于会星、杨勇林反复抽谢红妹耳光,将谢红妹的牙齿打松二颗,恶警将谢红妹双手背铐并倒吊着往上提,并为此酷刑起名“坐飞机”,威逼谢红妹在“六一零”恶警们编造的假口供上签字,谢红妹正告恶警:终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告上法庭!恶警们大声狞笑说“永远也不可能。”

姚荣珍、王超、谢红妹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期间,派出所恶警没有提供给三人任何食物。

在看守所被虐待

七月五日下午四点半左右,昆山市城中派出所恶警在与“六一零”合谋将姚荣珍、王超、谢红妹非法关入昆山市看守所,其中姚荣珍被关在一监区一零三室,王超被关入一监区一零九室,牢头是抢劫犯王建,谢红妹则被关在二监区一零四室。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姚荣珍被恶警多次非法提审。

由于看守所抓的人太多关不下,恶警于七月下旬将姚荣珍和谢彩娣转送到苏州看守所二楼的第二间监室内非法关押一个多星期,之后又拉回昆山市看守所。

姚荣珍向同室被关押的昆山市花桥镇中年妇女讲述大法的美好,那位妇女就跟她学炼法轮功,同时感受到了功法的神奇感受。此事后被同室犯人告发给女警张某,张某将姚荣珍用手铐吊铐在铁栅栏门的上部,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逼迫姚放弃修炼,其间还用皮鞋使劲踢她的小腿。

非法判刑八年

姚荣珍被昆山市“六一零”、公安局非法超期关押在看守所一年多。二零零二年八月六日,昆山市伪法院在市“六一零”的指使下,对姚荣珍、谢彩娣非法开庭,枉判两位修炼人八年刑期,并于八月底将姚荣珍、谢彩娣劫持到入江苏省南通市女子监狱第十四中队。


姚荣珍被迫害后的照片

南通市女子监狱恶警每天灌输谎言宣传,用各种体罚胁迫她们写“悔过书”。姚荣珍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出狱。

持续骚扰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到今年六月期间,昆山市“六一零”和玉山镇司法办以及昆山市亭林社区居委会人员经常闯到家中威胁骚扰姚荣珍,每次问他们的姓名和职务,都不肯说。其中苏州市“六一零”指使昆山市“六一零”副主任管祖兴、昆山市玉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四十多岁的女人马佑娟到家中来监控、骚扰已病瘫在床的姚荣珍。

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到现在,江苏南通女监每年都会派人到姚荣珍的家中问姚的现状,始终没有放过对她的迫害。其夫受到长期恐吓骚扰,终于忧虑成疾,于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去世。这一切都给姚荣珍的家庭带来了极大的伤害。